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英国:奢侈的罢工与NHS危机

2002-12-25 11:48 作者:李孟苏
英国火车工人罢工与铁路私有化

英国火车司机的罢工,使布莱尔出行很尴尬

讲英法两国人谁也瞧不起谁,英国人总是讽刺法国人是世界上最喜欢罢工的人。常常因为法国铁路工人罢工,让往返法国度假的英国人滞留在海底隧道的一端。这回,该轮到法国人嘲笑英国人了——刚迈进2002年,英国英格兰和苏格兰的铁路工人就开始大规模罢工。罢工从1月3日开始,持续至今仍然没有停止的兆头。

1月28日星期一,我准备去格拉斯哥一家杂志社,开始为期一周的学习。早上到火车站,看到黑压压的等车人群,这种场景在罢工前是看不到的。这个时间坐火车的基本上都是上班族。

爱丁堡到格拉斯哥是苏格兰最重要的两个城市,位于苏格兰东西两端,前者是政治文化中心,后者是工业基地和购物天堂。两城市之间的地带人口密度很大,还是90年代发展起来的英国硅谷,聚集了大量高科技公司和跨国集团。连接两地的城际铁路成为苏格兰最繁忙的交通线,火车几乎每10分钟一班。但目前随着罢工的持续和深入,这条线上的火车已经减少到1小时一班。等车的英国人虽然有秩序地排着队,默默地互不交谈,各看各的报纸,但还能看出他们的不耐烦。这一天风暴袭击苏格兰,后来才知道风速每小时达180公里,苏格兰有3人在风暴中丧生。接下来的一周里,天气格外坏,风暴、大雨、洪水,使火车更加不正常。

英国的罢工没有波澜壮阔的场面,拿英国人自己的说法,这和他们的传统有关。英国人惧怕革命,即便是工人阶级,也不愿意进行血腥的斗争,他们认为工会和议会能更好帮助他们实现目标。

这次英格兰和苏格兰铁路工人大规模罢工,劳资双方争议的主要问题是加薪。火车司机要求把薪水从平均2.3万英镑(年薪)涨到2.8万英镑。工会还要求所有铁路员工获得与火车司机同样高的加薪幅度。

领导这次罢工的是英国的铁路、航海和运输工会(RMT)。工会在领导、组织罢工方面显然富有经验。罢工分阶段、逐步进行。1月3日,苏格兰铁路司机开始罢工。接着,英格兰西南地区的铁路工人开始罢工。在1月5日和6日,RMT与西南火车公司进行15个小时的谈判,但最终破裂。罢工在1月7日起进行,英格兰北部的铁路工人也加入罢工,使英国大部分铁路客运系统陷入瘫痪。仅西南地区,就有2000名工会成员参与罢工,90%的列车无法运行,受到影响的乘客多达20万人。

就在2月3日,报上登出一条消息,说有的工人仍然上班,工会给这些违规的工人写信表达对他们的失望之情。报纸评论说,这些信实际上是工会对工人们的威胁。西南火车公司的工人宣布他们在2月11、12日两天还将举行罢工。

革命也好,改革也罢,都需要有人作出牺牲。最初牺牲利益的总是众多无辜的乘客。英国人抱怨他们的铁路状况是全欧洲最糟糕的,只有31%的线路实现了电气化;火车票价却是欧洲最贵的。新年后,各铁路公司还纷纷上涨票价,涨幅最高达23%。

英国火车司机是个舒服差事,1996年,他们的年薪平均还只是1.2万英镑。几年来薪水翻了一番,涨得最快,远远高于护士、警察、消防队员。而蓝领的平均年薪只有2万镑。

“他们为什么不等到春天来了再罢工?他们又不知道站在寒冷的月台上等车的滋味!”一位格拉斯哥的乘客说。

一位公司白领则投书报端,忿忿地说,他花了6年时间拿到博士学位,上周工作了88小时,其中56小时在连续工作,可年薪也只有2.6万英镑。“谁能告诉我怎样才能谋到一份火车司机的工作?薪水又高,干活时还坐着!”

公众对铁路已经灰心。虽然政府承诺将对2500座火车站在未来两年之内进行整修,乘客将享有更好的候车室和公共厕所。但是乘客讥讽说,这只是让他们在面对更多火车误点的同时,有比较舒适的等候环境罢了。

工会的执行秘书长欣斯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说,混乱局面是因为英国铁路由不同的私营公司经营造成,铁路工人希望由一个公营机构统一经营铁路。铁路专家克里斯汀·沃尔马也指出,问题的根源是“铁路系统的私有化”。

上世纪80年代保守党执政期间,英国经济衰退,很多国有企业被私有化,铁路也分由30家私人铁路公司经营。1997年,工党的布莱尔竞选首相时信誓旦旦地说,要建立一个民享、民有的铁路。实际上他执政以来,铁路系统的弊病暴露得越来越多。

新年后,布莱尔春风得意地出访南亚,调停印巴关系。英国上下对其“美国总统”的作派冷嘲热讽,要求他放弃担当国际政治家的角色,集中精力解决国内问题。在野的保守党更是抓住铁路问题对布莱尔死追猛打。

几乎所有的舆论都认为,是铁路系统多年来的投资不足造成了现在情况。因此,1月13日,布莱尔表示,政府将在10年内拨600多亿英镑用于铁路建设。伦敦经济学院交通经济学教授斯蒂芬·格莱斯特表示对布莱尔的许诺不乐观。他分析,这笔投资中,有340亿英镑需要从私人投资者那里筹集。“1993年以来,火车乘客已经增加了50%,今后10年还会不会增加这么多?我很怀疑。如果私人投资者看不到旅客的大幅增长,他们是不会把钱投进去的。”

英国最大的私有铁路运营公司西北铁路公司的老板彼迪·沃特曼也没领政府的情。他说,政府必须停止干涉铁路经营,应该把钱交由各私营公司自己支配。

工党政府闭口不谈铁路的重新国有化。交通大臣斯蒂芬·拜尔斯只说,政府不会对铁路劳资纠纷进行干预。实际上,在去年英国铁轨公司破产问题上,就能看出政府的态度。

去年此时,专营英国铁路基础建设的铁轨公司因为欠债高达33亿英镑,宣告破产。当时,英国运输业工会发言人克罗批评说,政府长期给铁轨公司拨款,但铁轨公司只是增加股息,而不是把利润再投资在铁路基础建设上。为了避免再犯同样的错误,应以公有的形式把铁轨公司的经营交还政府。但交通大臣拜尔斯宣布,英国铁轨公司由破产管理官处理,政府不会再注资挽救这家公司。

铁路问题似乎都是私有化惹的祸。这让我联想起一直让工党政府闹心的NHS问题。NHS全称是英国国民医疗保健系统,建立于1948年,类似于我国的公费医疗。

我曾因为要做体检和英国的医院打过交道。在我看来,我去的那家医院环境整洁、舒适,医生和护士的态度都非常和蔼,真可以称为白衣天使。所以我很难相信英国现在有3138名病人躺在病房里没有人管(在1998年8月,这个数字仅仅只有1516人);很难相信病人要等上6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做成手术;很难相信医生们值夜班时没有淋浴,只能在自己车里休息……

但那都是事实。最近的一项民意测验表明,公众对NHS的满意度一直很低,40%的人说,如果可能他们宁愿去私人医院看病。英国政府长期以来都因为病人治疗需要等待很久直到治疗被延误受到批评,因此工党政府在2001年大选中,把医疗服务放在改革的首位。

1月中旬,英国皇家基金会组织健康专家们作了一项调查,发表了一份名为《NHS的未来》的报告。报告说,如果没有一任任首相的干预,如果不是政客们想当然地制定目标(如到2005年,在医疗系统改革下,NHS的病人排队等候在英国医院接受手术的平均时间降到七个星期),NHS也许会更好地服务于大众。专家们警告,不仅要在对待病人还是在整个NHS的运转上,都要反对政府的干预,取而代之建立独立运作的NHS联盟。

2000年8月,麦当娜生下第二个小孩的前一天,在美国一家电台以“古老”及“维多利亚时代”来形容英国医院。麦当娜虽然赶时髦跑到英国居住,交英国男友,说话时带上英国口音,但她说她不信任英国的NHS和医院;她不想冒险,不想因为在外地生孩子引起并发症,她喜欢有效率。

英国皇家助产士学院顾问艾伦纳克为英国的全国免费医疗制度辩护说,英国医院的素质需要改善,但最重要的是每一个英国人都可以享用医疗服务,而美国的医疗服务是收费的。免费和质量,很难说哪一个最重要。不过,忍受了几十年效率和质量都低下的全国免费医疗的英国人,现在宁愿自费去私人医院那里寻求高质高效。

在2001年,有超过10万的NHS病人到私人医院接受外科手术,因为他们如果按NHS的手术患者名单排队等候手术,就实在来不及了。

2001年8月26日,由于欧洲法院裁定,病人如果在自己国家面对“过度的延误”,可以到其他欧盟国家治病。NHS不得不同意让等候诊治的病人出国接受治疗,以缩短等候时间。那些等着做髋骨和膝盖、心脏、白内障等手术的病人终于可以提前数个月甚至数年解除痛苦了。

63岁的斯特奇思是首批去欧盟国家治病的病人之一。她在法国做了膝部手术。她患严重关节炎已有6年,在英国等了1年都没轮到手术。她说法国医院的护理质量堪称楷模,特别是止痛方面。“我不想贬低英国的医疗质量,但法国的医疗的确不一样。”她说。

2001年12月,有4万门诊患者因为治疗延误病情恶化,不得不改看急诊。这也使得普通医生(通看各科的医生)们工作负担陡增。

1月,400名普通医生接受了一项调查,他们多数认为自工党上台后,到私人诊所看病的人数有所上升。4/5的医生说,他们会劝说病人去私人医院看病。80%的医生则批评医院为了尽早腾出病床,让病人早早出院。

最近,一个94岁的老太太罗丝·阿迪斯被保守党当成了一枚攻击工党政府NHS政策的重磅炸弹。阿迪斯因头部受伤住进了伦敦威廷顿医院。她不许医院里的黑人护士为她洗澡、换衣。英国医院有规定,如果病人拒绝护理,医生护士就必须尊重其意愿。所以,阿迪斯穿着糊有血块的脏衣服在一间临时病房里躺了三天没人管。她的外孙是个摄影记者,他拍下了外婆的惨象,把照片和线索无偿提供给了一家报纸,随后又把这些照片交给了保守党领袖艾恩·邓肯·史密斯。邓肯·史密斯在议会的“首相问题质询时间”上,举着照片对布莱尔说,如果阿迪斯是条狗,人们对她可能还好点。

人们批评政府在最近的20年,投放于NHS的资金相比欧洲其他国家下降了2%,即每年少了200亿英镑,20年就是4000亿英镑。财政大臣布朗立刻保证NHS将获得10亿英镑额外拨款。但他暗示,让英国拥有“世界一流”的卫生医疗服务系统的前提条件是增加税收,这打破了工党不谈增税的禁忌,让人难以接受。

2月3日,在卡迪夫召开的工党春季大会上,布莱尔说,工党必须准备使用所有资源来改善铁路、NHS等公共服务,必须有勇气改革公共服务。报告《NHS的未来》上说应该把病人当作消费者和顾客,给予他们选择医院和医生的权利,如此才能提高NHS的服务质量。一项民意测验表明,80%的英国人认为工党执政以来没有提高公共服务的质量。

在沸沸扬扬的铁路、NHS问题中,我看到电视台播了一条消息:一个男人杀死了老婆,他写了一张纸条,上书:“你是最薄弱的一环。”

没准儿邓肯·史密斯也在抽屉里为布莱尔准备了这样一张纸条。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