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兔 子

2002-12-25 11:32 作者:包包 2002年第8期
兔子坐火车从宁波过来,6:40才到杭州。我事先帮她买好了9:40到北京的T32次硬卧。兔子在杭州只有三个小时,我便邀她来家里吃顿饭。从反复跳槽、到玉柱峰雪崩、到就要起程的法国留学,席间无疑都是兔子绘声绘色的声音。到她想起同寝室的其他人时,才总算轮到我。

兔子坐火车从宁波过来,6:40才到杭州。我事先帮她买好了9:40到北京的T32次硬卧。兔子在杭州只有三个小时,我便邀她来家里吃顿饭。从反复跳槽、到玉柱峰雪崩、到就要起程的法国留学,席间无疑都是兔子绘声绘色的声音。到她想起同寝室的其他人时,才总算轮到我。

四五年过去了,昔日12幢514室的女孩们或成人妻,或成人母。只有兔子除外。

其实兔子的爱情来得比514的任何一个女孩都早。在大家的爱恋展开之前,兔子的爱情几乎成了全寝室的爱情。她与小林之间的爱情被她浪漫优美的措词与一惊一乍的表情描绘到完美与极致,几乎被我们认定为是一场有关理想爱情的启蒙教育。

虽然瘦小颓废的小林第二年自费上了杭州某学院,自以为是地出现在我们面前时,这场理想主义的爱情被彻底证明了有太多水分,但我们还是喜欢在卧谈时候,听兔子讲一些似真似假的故事以及她的强盗逻辑,有时啼笑皆非却又不得不承认她的话的确有道理。如兔子曾在宣告生生世世爱小林的同时,写数万字的情书给同班一男生,遭到拒绝后辩解说:“我的心是十个馒头,偶尔会有分配不合理的时候。”兔子曾坦白地告诉我们她打掉了肚子里的孩子,骄傲地说:“我比你们抢先一步证明了我有生育能力。”兔子总是提前一个月花完父母寄来的生活费,欠债累累却始终瞒着小林,她说,“这叫经济独立”。

毕业时候,在兔子嘴里,他们的爱情仍然一如既往地甜蜜。而且当时的兔子对结婚有让人费解的热情。

毕业后,兔子极少与大家联系。我固定地生活在杭州这个中转城市,兔子只在需要火车票时,才会与我取得联系。我也因此知道她从杭州到宁波,又从宁波到北京;也知道她不断辞职是因为她不断地爱上不同的时尚运动,从拓展到滑雪到登山;还知道小林最终花去父母半辈子的积蓄但还是未完成学业,去了北京,又回到宁波。

我把T32次的车票交到兔子手中时,兔子开始显得依依不舍。她说,这一别,恐怕要三五年。其实我去法国的真正目的不是读书,而是参加法国阿尔卑斯登山组织,那组织可是全世界最棒的。登山这玩意儿,一旦碰上,我就爱上它了。

我还是挺八婆地关心起她与小林之间的将来。兔子一脸疑惑,说,我们分手了,你居然不知道?兔子笑得得意非凡,唱着雪村的《湖南MARY》,乐颤颤地离开我的家。歌词我听得不是很清楚,好像有一句:“……中国人何必用取外国人的名哪哈,我怕和你的孩子长了一对蓝眼睛。”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