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兔子

2002-12-25 11:30 作者:阿萝 2002年第17期
前两天心情不好,总念着“茕茕白兔,东走西顾”。后来有个朋友对我说,那是个怨妇写的,你别信它。以前一直记得这句话出自嵇康,引用的时候颇觉自己哀而不伤大有魏晋风流,结果一查,居然最可靠的出处是窦玄妻。从晋名士变成汉怨妇,这个夫子自况况得露了马脚。

前两天心情不好,总念着“茕茕白兔,东走西顾”。后来有个朋友对我说,那是个怨妇写的,你别信它。以前一直记得这句话出自嵇康,引用的时候颇觉自己哀而不伤大有魏晋风流,结果一查,居然最可靠的出处是窦玄妻。从晋名士变成汉怨妇,这个夫子自况况得露了马脚。

不过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件事情也将我对兔子这种动物最后的一点脉脉温情彻底清除。我不喜兔子由来已久。我曾经奇怪过:像我这样一个看着电视上“可爱的小白兔”之类动画片、用小白兔儿童牙膏长大的人,为什么反而会对这种至少在国内一直被定义为活泼可爱之楷模的动物抱有如此深的成见。后来我想起了那些千篇一律甜腻腻的女声配音,弱智的兔子一家,粗糙的动画形象;还想起了拿起小白兔牙膏就意味着不能再吃米花糖,并且要带着满嘴好像永远都冲洗不干净的石灰粉一样的摩擦剂味道上床睡觉。想起了这些,与兔子有关的童年回忆就全都成了负数。

小时候,某一年姥姥不知受了谁的蛊惑,说是养兔能“发家致富”,就在院子里养了两对。结果很快这种动物的疯狂繁殖能力让姥姥家变成了兔子的天下。一次去姥姥家,刚走到院子中,就被一群兔子团团包围,个个龇着大牙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我,吓得小孩儿立时哇哇大哭,慌乱中摔了一跤,惨被无数兔子脚践踏。某年我参加数学奥赛,试卷B面第一道题就是经典的“鸡兔同笼”,童年惨痛回忆顿时跳将出来,使我该次考试成绩一塌糊涂。

大学时住在我上铺的姐姐有个很宠她的男朋友,常常给她买些小玩意儿。不过某次鲜花糖果毛绒玩具不知为何竟变成了一对活蹦乱跳的大兔子,那一对兔子伉俪情深,夫唱妇随,上床上桌子上架子,绝不后人,而且极具开拓者圈地精神,跳到哪里,尿就撒到哪里。偏巧我是个过敏性鼻炎患者,没过半天,兔毛加尿臊就让我面红耳赤鼻塞流泪,难过得什么似的。我的几个养猫的同事中午常常会互相控诉猫毛肆虐之苦,然而同兔子比起来,电影中的话实为至理名言:一只小猫,有啥可怕。

后来那对兔子因为吃了太多的胡萝卜圆白菜双双做了饱死鬼,从此我总算不用听着它们咬箱子磨牙夜夜不能寐,虽然它们临终时死不瞑目口吐白沫满身恶臭,让我做了一个多星期的噩梦。

我惟一喜欢的一个兔子形象,就是《龙珠》里面那个胖乎乎穿着长袍马褂的兔子团首领。面对自己不喜欢又无计可施的人的时候,我常常会希望自己像它一样,“呼”的一下把面前的人变成一根大胡萝卜,然后三口两口,吃个干净。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