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儿子对两性知识的科学探索

2002-12-23 16:34 作者:多美 2002年第50期
我的儿子虽然只有6岁,但是本着对科学上下求索的研究精神和知无不言的诚实品质,我相信他对这个两性世界的精辟见解和准确判断都已经在许多成年人之上,不信,有他的成长记录为证。

我的儿子虽然只有6岁,但是本着对科学上下求索的研究精神和知无不言的诚实品质,我相信他对这个两性世界的精辟见解和准确判断都已经在许多成年人之上,不信,有他的成长记录为证。

儿子两岁时,看了《狮子王》,告诉我他自己是一只母狮子。我问为什么,他说雄狮子脖子上有一圈毛毛,而他没有,所以只能当母狮子。这是他对两性世界的启蒙认识,一切还算正常。

儿子3岁时,被蚊子咬了小包,我气愤地说“蚊子真坏”,他科学地指出:“是雌蚊子坏,雄蚊子不会叮人,它们只吸草汁和露水。”听得我不由得对雄蚊子肃然起敬,简直想替它申请成为绿色和平组织成员。31年以来,我一直以为所有的蚊子都是咬人皮、吸人血的,但出世仅36个月的儿子就让我对他的精细认识刮目相看了。

儿子4岁时,有了一本图文并茂的科普读物《多姿多彩的鱼儿》,在让我们给他念了无数遍鱼儿的生长过程后,他对生殖、受精、产卵、卵子、卵黄、卵胎、胎生、孵化等科学名词已经精通到张口就来的地步。从此我们家对此类事物再不能含糊地统称。比如春节回杭州过年,吃鱼时他外婆说:“多吃点鱼子,鱼子营养好。”儿子立刻纠正说应该叫“鱼的卵”营养好。他那思想保守的外婆深受非一般的刺激,连声问我们是怎么为人父母教育孩子的?

儿子5岁时,有一天我们照例开玩笑说他可能是从垃圾箱捡来的,因为他长得既不像爸爸也不像妈妈。奇怪的是这次儿子并不着急,他慢悠悠地说,他才不是垃圾箱捡来的,而是爸爸的精子跑到妈妈的卵子那里,并且强调说:“爸爸的精子必须跑得很快才行,因为精子有很多,卵子很少。”他还很内行而且充满理解精神地拍拍他老爸的肚子说:“爸爸,在你这里还有很多很多精子,是吧?”这次即使是尊重科学的我们也目瞪口呆,互相翻着白眼埋怨:儿子是否太接近真理了?

儿子6岁时,全家人同食大闸蟹,他想知道怎样区分公螃蟹和母螃蟹,我只好把几十年前父母告诉我的经验传授给儿子:母螃蟹肚子上的盖子是圆的,而公螃蟹的盖子是尖的三角形。儿子继续问为什么母螃蟹的盖子是圆的而公的是尖的?他爸爸形而上地回答说:“因为母螃蟹有许多小宝宝,所以那块盖子要大一些,小宝宝好躲在里面。”然后就发生了令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事情——儿子立即揭开一只公螃蟹的盖子示范说:“我知道了,那么公螃蟹不用生小宝宝,所以他有一根细管子,是产精子的,你看它是不是像一根大炮?”

至此,他那可怜的老爸彻底对儿子甘拜下风,要知道他是在16岁进入大学以后才知道什么叫做配偶!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