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英雄无用武之地?

2002-12-23 16:09 作者:王晓峰 2002年第51期
不是艺术片,而是商业片;不是奖项,而是市场;不是好莱坞,而是华人;不是华人圈,而是全球。《英雄》之所以吊起观众的胃口,不仅仅是在演员的阵容或者出色的武打,3100万美元到底能打造出一个什么样的英雄?他不是影片中料事如神、胸怀天下的秦王,也不是执著的刺客无名,这部商业片能否成为市场英雄才是问题的关键

不是艺术片,而是商业片;不是奖项,而是市场;不是好莱坞,而是华人;不是华人圈,而是全球。

《英雄》之所以吊起观众的胃口,不仅仅是在演员的阵容或者出色的武打,3100万美元到底能打造出一个什么样的英雄?他不是影片中料事如神、胸怀天下的秦王,也不是执著的刺客无名,这部商业片能否成为市场英雄才是问题的关键。

对中国电影在海外的市场并不乐观。大陆尚无真正的大片问世,在出口方面无甚优势可言。《英雄》是另一块全力以赴的试金石,从拍摄前的构思,到宣传的方式,或者遵从国际流行标准,或者自创新招,几乎是大陆影片中对国内外市场准备得最充分的一次了。

《英雄》是很风光的,而在人民大会堂首映之前,人们对《英雄》方方面面的猜测和渲染为它涂抹出更多的神秘色彩,制片主任张震燕说:“在影片制作完成之前,我们不愿意让大家看到影像,有些导演希望影片开拍之前就开始宣传,以增加导演的知名度,但是张艺谋已经不需要这个了。他的习惯是电影制作完以前都希望是冷处理。另外还有一点是我们不希望影片的故事传出去。我们想尽可能地瞒住更多的东西,不愿意让大家知道。比如选择的场景地、人物造型等等。影片剪定之前,我们不想透露任何影片的故事情节和人物造型。影片基本剪定以后,向媒体透露一些,但是我们仍然不接受采访。从一个月以前网上出现《英雄》的网站起,实际上宣传就开始了。”所以,这种躲躲藏藏的做法,让《英雄》又增添了不少魅力。

尽管张艺谋解释说《英雄》根本不是冲着奥斯卡去的,它只不过是一部投资巨大的商业片而已,但是,当你走进人民大会堂的首映式新闻发布会现场,会发现,《英雄》、张艺谋被神化了,“为中国电影进军奥斯卡助威”的醒目横幅挂在现场的显著位置。

的确,《英雄》之所以吊起观众的胃口,还不仅仅是演员的阵容,3100万美元到底能砸出一个什么样的英雄?他不是影片中料事如神、胸怀天下的秦王,也不是执著的刺客无名,这部商业片能否成为市场英雄才是问题的关键。

根据此前的报道分析,不难发现,《英雄》在未公映之前,便以2000万美元把欧美版权卖给了美国的米拉麦克斯公司,随后韩国的版权卖掉200万美元,国内的音像制品版权甚至也被拍卖到1780万元人民币。照此下去,《英雄》收回投资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张艺谋实现拍商业大片的设想也会一步步实现。
但是,如果更进一步分析,张艺谋的“英雄”之路却布满坎坷。米拉麦克斯公司究竟是花多少钱购得《英雄》的版权?我们都是从制作方听到的。假设这2000万美元属实,那么米拉麦克斯公司为此片在国外市场投入的广告宣传费用至少要在1000万美元,这3000万美元的投入意味着《英雄》的票房至少要超过6000万美元才能回本,6000万是什么意思?要么《英雄》像《哈里·波特》一样在全美国热映,在极短的时间内收回投资;要么像《卧虎藏龙》一样慢热,一年内把投资收回。假如是后者,那么它跟明年3月的奥斯卡就没有任何关系了,如果不在奥斯卡上风光一回,那么欧美的市场就无法保证。而且《英雄》能否像《卧虎藏龙》一样打动美国人,这非常难说。李连杰和在影片中可有可无的章子怡是否能像周润发和杨紫琼那样有票房号召力,也是个未知数。对米拉麦克斯公司来说,推广这么一部非英语影片,难度的确很大。

国内的市场同样不被看好,张震燕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1780万的音像制品版权拍卖对于这部片子的整个投资来说,只是收回来一个芝麻粒。”那么收入最大的一块——票房前景又如何呢?假设《英雄》的票房奇好,可以达到1亿元,那么制作方可以收回近4000万元,约合400多万美元。这和前期的投入成本还差几百万美元,如果再加上东南亚地区和卖给电视台的播映权收入,《英雄》在一年内能收回成本。
《英雄》的投入情况又是怎样的呢?张震燕向记者介绍说:“在这3100万美元中,演员片酬占的比例最高,占整个投资的1/4,李连杰虽然压低了片酬,但是他的片酬仍是最高。特技方面占了1/3,特技我们做了大概17分钟。比如秦王大殿的一场戏,就花了很多钱,本来2000块钱就能拿下来,最后200万美元没拿下。这场戏中,纱的颜色我们染了一个色标,当时大家都觉得没问题,拍出来一看,发现影像不行,没有办法挽救,在正常的配光情况下配不出来了,只能用电脑一帧一帧修,20多块纱我们都要改颜色,十几个人改了40天。其实当初要是染对了,这批纱也不过2000块钱。”

这次新画面公司在发行《英雄》时,一改以往的宣传方式,做了很大的投入,张震燕说:“其实套路全一样,不一样的是影片的前期投入、拍摄投入和后期投入的比例。以往电影发行从来没有用过电视媒体做宣传。《英雄》的宣传,比如海报、报纸、路牌、灯箱以及各种炒作,都要花钱。我们从15日开始要连续5天在全国的5家电视台每天播5次我们的预告片,这5天的广告就500万元。知道的人越多,看的人也就越多,也许他去电影院的可能性就越大。新画面做电视广告要投入500万元,就要考虑投入的钱能不能回来。投入500万元可能就有5000万观众,如果不投入可能就会失去1000万观众,是不是能回来500万,宣传就像下赌注一样。”

从表面上看,新画面这次投巨资做宣传有点充冤大头的嫌疑,因为谁都知道,盗版会让新画面的计划落空,但实际上,新画面在从票房中收回他们的宣传投资之前,就已经收回相当可观的一笔资金了。新画面此次拉到了8个贴片广告,观众在进电影院看《英雄》时,前3分钟看到的都是广告。同样,广州的三家公司在拍卖会上拿到的音像制品版权也无法靠销售音像制品挣回投资,因为影片上映至少3个月之后他们才能出版音像制品,即便没有盗版的影响,也不可能顺利地把1780万元收回来,所以,他们和新画面一样,只能通过别的方式收回成本。张震燕说:“虽然版权合同签了,但是片子不会给他们,对他们来说回本是很难的,但是他们可以通过其他方面挣回来,比如他们再去拉广告,做在DVD上面。”

张震燕认为:“新画面在后期宣传上投入很大,首先是值得投入,其次是在操作上想打一个品牌,可能利用这次宣传达到自己公司形象推广的目的。”

同样,《英雄》也要面临盗版的冲击。还好,在影片公映之前,《英雄》的盗版没有出现,似乎在防盗版方面有一套,张震燕告诉记者,其实《英雄》在防盗版方面也没有什么有力措施:“在防盗版方面我们只是想怎么能不让这些盗版商得到,针对现在的盗版手段,我们采取了相应的措施,如果没有对方的套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防。盗版有几种方式,比如从内部打入,有人找过我:你给我一个盗版,我给你500万元。首先我们从这个方面先把它杜绝。另外,盗版可能来自电影院,我们可以去防电影院的放映,把放映厅这块卡死。我们找自己的人去放映。”

但这种做法只能维持在公映之前。“公开发行后就防不住了,我们在深圳的发行还不是公开发行,只是一个小范围的发行。只选择深圳一个电影院就放7场。《英雄》会在12月20日早上9点全国院线放映,快的话10个小时之内盗版就会出现。我要是盗版商的话,我一定会选择一家电影院,然后工厂里的光盘和封面都准备好,只要影像部分一进工厂,就立刻加工。”张震燕说。

谈到《英雄》如何收回投资,张震燕说:“投资收回来,至少一年以上。国内投资能收回多少,现在不好估计,因为是头一次做这么大,过去的电影投入都在千万左右,张艺谋以前没有拍过商业影片,一般影片的回报,票房超过千万的就很少了。”

被炒得热火朝天的《英雄》,要面临市场和盗版的考验,张艺谋的这个商业大片将探测我们日渐荒芜的电影市场。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