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个人问题 > 正文

多少钱算有钱?

2002-12-16 14:06 作者:白小丁 2002年第49期
大学毕业第一个月,我的工资是221块零5毛,拿着工资卡的当日,我飞奔到银行取钱,新立的折子,留下11块5毛看守户头,我实际握在手里的是210块钱,薄薄的一叠,这就是最初。

大学毕业第一个月,我的工资是221块零5毛,拿着工资卡的当日,我飞奔到银行取钱,新立的折子,留下11块5毛看守户头,我实际握在手里的是210块钱,薄薄的一叠,这就是最初。

工作第三个月时,分配至深圳的同窗写信来汇报情况,都是没见过什么钱的小孩子,欣欣然把自己的收入一项一项仔细罗列一并寄来让看,平均月收入竟有2300块之巨,看得我们在京谋食的一群绿了眼睛。

然后,谈恋爱了,男友也是刚工作不久、了无积蓄的。

下雪的星期天,两人相约去逛王府井,那时“世都”好像开张并不多久,锃亮的橱窗,耀得两个穷孩子直觉晃眼。

就是在“世都”看到那些水晶制品的,晶莹剔透地各自坐落着,完全看不出岁月或尘埃的痕迹,价钱自然也贵得令人咋舌——动辄就是数万!看至灰心,转过头去,迎面的货架上,一群彩色的水晶鱼安详地静止着,很精致,小小的,每条只有三四厘米长,下面的标签清晰地写着1400。这么……便宜?辛苦攒几个月若能买下这十几条水晶鱼,放在书桌上,夜夜灯光下泻时看它们流转着熠熠的光辉,何其……那什么啊!赞叹着走近细看,却陡然发现那标签上注明的数量不是群而是……条,条?条!那是记忆中比较受刺激的一次。

从那之后,我和男友都勤勉了许多,每每懈怠之时,想到那鱼,周身便激荡起无限力量。过了一年,我买了电脑,1997年较好的配置,花了一万多元。

电脑搬进宿舍不多久,同事来串门儿,说及与公公婆婆小姑子同住的不便,这温婉的女子咬牙道:“如果我有10万块,要先给自己买套房,路远点儿也行啊!”

我迟钝而茫然地听着,10万块?好像是很遥远的事呢!

后来,彩票发行了,消息传来身边的每个人都是激动不已,想想啊,放那么短的线就有可能钓一鲸鱼上钩儿,不劳而获,一获就是500万,500万,完全有可能让我这么一普通人迎头撞上。那时候,有钱的极限是——500万。

去年,去海南旅游,一在当地开旅行社的朋友开着他的“奔驰”陪我去一处火山遗址公园观光,走在南国的黄昏斜阳里,朋友指点着遗址公园的高大建筑说:“这是私人投资开发的,投了2000万呢!”2000万?我紧着又张望了一下四周。

虽然我对钱一贯有野心,但委实没有见过什么大钱,我既想象不出2000万摞到一起是多么大的一堆,总该看看2000万能铺展成多大一片建筑吧,也算有一直观的认识。于是和朋友又有了话题:“有多少钱算有钱?”

朋友说:“有2000万……就差不多了。”

好大的口气啊!我无限景仰地看着身边这有钱人,一边深刻地自我批评:“你看我,要不说我胸无大志呢,我一直觉得当个百万富翁都挺不容易的,祖上得积多大的德啊?”

朋友耻笑道:“百万?现在有100万的多了去了,有100万哪配叫富翁啊?”

这下我知道了,原来有2000万才叫有钱!靠,那我得攒到哪辈子啊?

今年年初,有一天下班回家,刚刚开门,老妈迎上来问了我一让我莫名其妙的问题:“王军霞老公是干什么的?”

“王军霞……老公?我哪儿知道啊?”

其实,我妈说话的重点是下面这句:“王军霞的老公要给她挣一个亿呢!”

“啊?您哪儿道听途说来得啊?”

“电视,正演着呢……”

我扔下包赶紧扑过去观摩学习:幸福的王军霞穿着直轮旱冰鞋推着婴儿车在一个一看就是高尚社区的通幽曲径上溜着;幸福的王军霞在别墅前草坪的秋千架上搂着孩子坐着……可是,我最终没有机会再和其他观众一起分享那一个亿的理想。这以后,有钱的概念自然又被修订了。

回想幸福的小时候,上世纪的70年代末,学校的大门前总有着几个贩卖零碎儿的无证摊贩,布口袋里是糖爆的大米粒儿,两分钱一茶盅;盖着盖帘儿的脸盆里是糖稀,两根高粱秸缠着卷出一坨,5分钱。那时候极乐意帮家里买回酱油打回醋,剩余的三五分钱就成了跑腿费,无需上交了。于是转过天来,就可以在别人艳羡的目光中买点儿现在想想一点儿也不干净当时却怎么吃都觉得好吃的零食。

再后来爱上了连环画,家的近旁有一小新华书店,新上的连环画还要摆在橱窗里卖,惦记上了一本,三毛二分钱的,于是,使劲的攒钱,更勤快的跑腿儿,为了多买几回甚至不惜就着醋瓶子喝醋,瞅机会还要当小贼翻父母衣兜儿里的钢蹦儿,结果攒到两毛七时放弃了,买了另一本比较便宜的。因为得来不易,看了很久。

上了五六年级后,家里开始象征性地给点儿零花钱了,最多时是在过年时,开始两块,后来五块十块。攥着这些钱就像攥着无限多的财富,虽然过完年后不久所有压岁钱都会被父母以代为保管的名义变相没收回去,但还是会因为有钱(甭管多与少)而忍不住幸福一阵子,即使什么也不曾买。

读书十年,上了大学,开始每月的生活费是80块,加上学校的补助,只觉自己俨然就是有钱人了,想想,除了吃饭和生活必需品外其他开销甚少,可不月月有节余么?
为提高生活质量当然也去打工,最初做家教,一小时3块钱,后来逐渐涨到每小时5块10块,每月发了课时费,都要小小犒劳自己一下,冬天是转炉瓜子,4块钱一斤,夏天是冰激凌,两块钱一袋。一宿舍的同学围坐在一起且吃且聊,开心不已。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