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传奇》和网络游戏的传奇

2002-12-16 14:30 作者:邹剑宇
盛大公司与游戏开发商的博弈

被激活的游戏市场年销售额呈上升趋势

11月30日,中国最大的网络运营商上海盛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将完成一轮数目可观的私募活动。“盛大”从2001年11月28日开始运营网络游戏《传奇》,2002年7月28日又推出另外一款网络休闲游戏《疯狂坦克》。目前占据中国网络游戏市场65%份额,据估算一年营业收入超过4亿元人民币。

“盛大”因此成为2002年中国信息产业的一个传奇,《传奇》也成功地激活了游戏市场。赛迪资讯认为中国2002游戏产业中游戏运营商的收入有8500万美元的规模,2003年将达到1.63亿美元的规模,到2004年将接近4亿美元。

为什么是网络游戏?

网络游戏出现后,游戏业革命性的变化是需要中央服务器认证,盗版问题到中央服务器基本上被制止。

与此同时,游戏从原来单向卖产品变成了甚至免费赠送游戏软件,用户交纳使用费的“服务业”。产业重心也从单纯的产品开发转移到了对用户的跟踪服务。这也是为什么像“盛大”这样自己不拥有游戏产权而拥有巨大的用户数据库的运营商可以成为网络游戏的龙头。

什么样的产业链?

游戏市场被激活后,首先是游戏的运营商冲上了浪尖。盛大公司除了从韩国引进《传奇》和《疯狂坦克》之外,又从韩国的TAEWOOL引进了3D游戏《新英雄门》,从韩国NEXON引进了《泡泡堂》、《破碎银河系》。版权费从《传奇》的代理费30万美元/3年,上涨到现在一款游戏最高的代理权达100万美元/两年。

除代理费之外,《传奇》开发商每个月从“盛大”拿走的分成是销售收入的27%,基本上目前每个月可拿到150万美元,最高达到过200万美元。而这个分成比例有的已经高到了35%。

软件渠道商因此受益,过去在流通渠道里只有一种软件——杀毒软件是长期赚钱的,现在增加了网络游戏,而且网络游戏赚的钱比杀毒软件还要多。赛迪资讯的数据是,2000年中国传统渠道网络游戏的销售额是460万美元,2001年是3440万美元,2002年上半年是3930万美元。

同时,网络公司大量倒闭后,原来为它们服务的IDC也受到影响,他们建设的机房大量空置浪费。《传奇》游戏最高峰时候,“盛大”在上海一个机房的网络客户使用流量,占所有上海用户流量的1/3。

更惊人的数据是,目前《传奇》游戏每日最高同时有63万人、平均40万人在虚拟的《传奇》国度里练功、寻宝和搏杀。中国电信规定网吧的每小时接入费是2~4元,在上海则要6元,按照全国平均3元计算,40万用户每小时给电信公司贡献120万元,每天2880万元,一年约有105亿左右的直接收入。

中国网络游戏的产业链就这么形成了:它是一个以运营商为核心的五角型产业链,运营商的上游是游戏开发商,下游是销售商,旁边是电信供应商和设备供应商,最核心的是运营商面对的用户。CNNIC的统计数字说,2002年中国在线游戏用户达到930万人,2003年可能上涨到1430万人,2004年则是3150万人。
中国游戏业的上升跟世界游戏业的上升势头同步,Datamonitor预测到2004年欧美网络游戏市场规模将扩大到49亿美元。微软中国研究院的数据说,微软预计到2005年包括网络游戏在内的娱乐产业将达到800亿美元。比尔·盖茨认为在线游戏是他最好的一项投资,他要求微软研究院把在线娱乐的研究放在四大研究方向之首。在网络游戏发达的韩国,2002年韩国国内游戏市场规模将达4.1万亿韩元(约36.7亿美元),其中在线游戏商收入为3745亿韩元(约3.2亿美元)。

“盛大”的销售模式

“盛大”目前主要经营的两款游戏都是自己在做销售。

“盛大”总裁陈天桥说:“这里有一个笑话,有人说‘盛大’一上来就想把运营和销售都通吃。实际上我们2001年11月开始经营的时候,没有人看好《传奇》,觉得游戏很烂。我们只能把各地的网吧统一起来做代理。想不到《传奇》起来后,代理商又找过来了。”过去一年间“盛大”给代理商的折扣是7折,2002年11月上涨到7.5折。

在网吧里玩网络游戏的人数占总人数的80%~90%,因此“盛大”自己做了一个线上销售系统,把销售渠道铺进网吧中,使网吧从消费场所变成了销售场所。

传统游戏销售渠道是:运营商→总经销商→省经销商→经销商→网吧→用户,它们之间通过印刷一个游戏充值卡进行销售。“盛大”不做卡,卖的只是一个代号名和密码,就跟手机一样只有一个充值号。网吧只需要把游戏时间告诉当地经销商,经销商只需在网络销售系统各自的电子购物栏里填上时间,再把时间销售出去。一个用户在“盛大”系统的网吧里,无论什么时候,网吧老板可以在两分钟内把时间打到用户的账号里。这个销售过程在“盛大”的管理和计费系统之间完成,风险比传统卖卡小很多。而且每个省经销商拿到的都是独特的代码。

至今为止,加入“盛大”零售系统的网吧已经增长到了25万家。每月“盛大”通过这个系统完成整个业务的60%以上,每天在这里滚动的资金上千万,实际上这是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系统。而这样的一个无物流的销售网络,正是过去几年网络业鼓吹的电子商务的现实版。

经销商从“盛大”批发游戏时间是没有账期的,统一现款现货。可能存在的一些风险是在网吧和经销商之间。而且在“盛大”剩下的不到40%的游戏卡销售中,经销商也是现款现货。盛大实际上拿到了垄断利润。陈天桥说:“《传奇》可以明天倒闭,但‘盛大’照样可以活得很好。因为‘盛大’有很好现金储备,而且我们有巨大的用户群、自己的销售体系,根本没有任何风险。”

盛大与游戏开发商的博弈

中国游戏业的上升势头与世界游戏业同步

11月1日韩国一媒体登出报道,标题说:“对中方合作伙伴‘盛大’的霸道行为,国内(韩国)游戏公司无可柰何”。与中国最大网络娱乐媒体公司“盛大”合作运行《传奇》的Wemade Entertainment的代表人说:“‘盛大’总是要求合同以外的东西,经常不按时交付收入,对从去年开始的经营利润部分,到现在还没交付。”报道说,“运营《新英雄门》的Taewool说,‘盛大’在自己修改游戏,并曾经表示过要购买《新英雄门》的源代码.这些举动不由让我们怀疑他们是不是在想自己要开发游戏。与‘盛大’一起运行《疯狂坦克2》的CCR对近日中国玩家的数量急剧上升表示惊讶,但同时表示出对‘盛大’的不信任。对此番情况,国内(韩国)游戏公司表示应设法修改合作方案,但因为‘盛大’在中国网络娱乐媒体市场的龙头老大地位,又表示出无可奈何。”

针对以上新闻内容,盛大公司表示:“TAEWOOL 和CCR公司给本公司发函表示,这些新闻内容不是他们公司人员对记者说的,而是记者听外面的谣言来写的根本没有任何依据的绯闻。”

“盛大”与韩国游戏开发商存在着微妙关系。2001年11月“盛大”进入网络游戏时,中国网络游戏80%以上的份额都在台湾地区的游戏运营商华义(经营日本JSS公司的《石器时代》、智冠(经营台湾中华游戏网的《金庸群侠传》)等手中。大陆只有一个亚联做韩国Actoz的网络游戏《千年》(联众由于它不收费,不在统计之列)。

在目前搜狐网络的关键词搜索排行中,游戏类《传奇》排第一,“盛大”的另外一款休闲类游戏《疯狂坦克》排第二,《反恐精英》(CS)排行第三。“每天在网上玩4~5个小时的用户已经被我们挖光了,现在我们争取的是上班的,每天只能玩1~2个小时的用户。”陈天桥介绍说。

10月3日,“盛大”发出公告:“近日发现从海外流入网络游戏《传奇》的英文版服务器端程序,并在被大肆传播,甚至在部分地区已经出现了所谓的私设《传奇》服务器。……我们要正告那些蠢蠢欲动,希望借用这个版本来为自己谋取私利的任何个人、公司和其他团体:如果你已经或即将实施架设侵权服务器的行为,你就已经或将要触犯中国法律……”上海市正瀚律师事务所葛永彬律师经韩国Wemade和Actoz Soft授权也发表了类似公告。有业内人士分析这类私设服务器并不能根本打击网络游戏的运营,因为合法的服务商才能提供稳定、容量足够(目前盛大在全国有2300台服务器,总共合计6000兆主干网络带宽)的游戏环境。

但就在此时,“盛大”与Wemade和Actoz Soft的关系开始有了新的插曲:一方面,两个韩国公司公开指责“盛大”;另一方面,陈天桥说至2002年9月的收入分成早已付给对方,一年下来对方收入超过1亿元人民币,反倒是韩国公司没能完成保护“盛大”在中国独家经营的权益。从10月始,“盛大”就此事开始与对方交涉。因此发生本文开始的一幕。

这也是游戏业在网络时代遇到的新问题——游戏业的核心从原来的开发商转移到了运营商手中,双方实力和利益都在重新划分当中,“私设服务器”事件不过是一个触发的契机。其实,所有用户上网的数据,包括账号、密码和游戏进程、玩家在游戏中辛苦练就的宝贝、功夫都在“盛大”的数据库中。盛大与Wemade和Actoz Soft合同期刚满一年,到2004年11月合同期满之时,不知道什么样的状况会出现。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