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成人卡通的成人问题!

2002-12-12 13:27 作者:王晓峰 2002年第6-7期
记者就成人卡通这个话题采访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门市部,负责人指着一个正在看卡通图书的读者对记者说:“你看到这个人了吗?他看了一天,一动不动,他是日本人。”记者在门市部逗留了约一小时时间,离开时,那个读者仍像雕塑一样定在那里。负责人说:“每天都有几个读者来这里看卡通漫画,一看就是一天,绝大部分是日本人。”

《菜鸟闯天下》

记者就成人卡通这个话题采访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门市部,负责人指着一个正在看卡通图书的读者对记者说:“你看到这个人了吗?他看了一天,一动不动,他是日本人。”记者在门市部逗留了约一小时时间,离开时,那个读者仍像雕塑一样定在那里。负责人说:“每天都有几个读者来这里看卡通漫画,一看就是一天,绝大部分是日本人。”

卡通漫画作为一种艺术表现形式,如今已无处不在,但像日本这样把卡通当成一项产业来发展的国家还很少见。目前,日本出版的卡通期刊有338种,仅今年1月出版的卡通书就有558种,而2月份则将出版608种。日本顶级卡通漫画家有近千人,有些卡通漫画家有相当高的社会地位和收入。在十大高收入排行榜上,总能看到卡通漫画家的名字。甚至,日本曾一度因卡通漫画书导致文字读物滞销。

大约在80年代后期,日本卡通漫画读物开始随着卡通片进入我国,当时《城市猎人》、《机器猫》、《阿拉雷》、《圣斗士》等普遍受到中小学生欢迎。如今,日本卡通漫画在我国中小学生中已成了非常重要的消费品。一位在北京生活的日本作家温子告诉记者:“我就是看卡通漫画成长起来的一代。70年代是日本经济飞速发展的10年,那时父母有钱,孩子也有零花钱,这促使卡通在日本成了一个行业。现在中国的情况和当时的日本比较类似,孩子的消费能力越来越强。”

但具体到成人卡通读物这个问题上,中国还几乎是一片空白。虽然目前在国内有很多适合成人阅读的漫画,比如蔡志忠、朱德庸,但有影响的本土原创卡通读物还没有出现。

最近,在一本叫做《菜鸟闯天下》卡通读物上,第一次标出“中国第一部为成年人创作的休闲漫画”字样,似乎国内漫画创作界已经意识到开始往成人卡通市场发展了。

被误读的成人卡通

在和很多喜欢看卡通漫画的人聊天时,他们几乎都有一个共同观点,即我国不可能有适合成人看的原创卡通读物,原因是成人卡通必须要有色情、性方面内容。还有一种观点认为,目前我国25岁以上的成年人,在青少年期没有养成阅读卡通的习惯,因此,卡通读物对他们吸引力并不大,惟一能让他们产生兴趣的就是带点色情或性方面内容的卡通。而日本和港台地区成人卡通在前几年以盗版形式的大量涌入,曾对培养成人阅读卡通起到一定作用,但同时其中大量有色情内容的卡通也对成人了解卡通起到一定误导作用。

今天,“成人”这个词已不完全代表是享有全部民事行为能力、拥有公民权或法定年龄的法律概念或成家立业的标志,当它与文化产品联系在一起时,似乎又多了一层暧昧和敏感的含义。虽然我国在很多文化产品上没有设分级制度,但国外电影、图书、音乐产品的分级制度似乎早已深入人心。在国人的潜意识中,对很多内容的判断基本上是以是否“成人”为分水岭。一旦这些产品被贴上“成人”标签,则意味着内容可能有点问题。

负责创作《菜鸟闯天下》的北京无花果图书创作公司经理冯俏冰认为:“色情卡通是日本漫画制造畅销的方式之一,大家对成人卡通的误解是把非本土化文化以本土化概念理解了,把非必然性的东西理解成必然性的东西。”

《北京卡通》杂志副主编闫宝华女士则认为:“成人卡通可以涉及到性这个话题,这是和儿童卡通不同的地方,只要能以一种健康的方式表现,就可以。但表现方式和我们的传统及文化背景有关,有些卡通在我们看来是低级不健康的,在日本就很正常。”

漫画家姚非拉认为:“把成人理解成色情,认识太片面,不能说不是儿童看的就是色情。”另一位漫画家聂峻认为:“成人卡通不能代表色情这方面的含义,因为大家的心态还没有国际化,很多国家都有成人卡通,什么主题的都有。”

英雄门数码影像公司总经理晋向慧女士则认为:“卡通走到商业运作模式后就不可避免要满足人们的需求,这是一种社会现象。国内把色情当作黄色的,国外则当作是一种很人性化的东西。但国外的限制性很强,到一定的年龄才可以接触。国内在性方面教育也不够,让人们决定这些很自然的人性的需求是很神秘的,因此是不正常的。”

本来,成人卡通读物与色情卡通读物之间不该划上等号的,但由于人们对“成人”的误读导致对成人卡通的误读,这些被采访者基本上认同这样一个观点:即色情卡通读物仅是成人卡通读物领域里的一部分,被片面夸大是错误的。

什么是成人卡通读物?

如果我们随便翻一本现在比较权威的词典,会发现词典里对卡通的解释基本分两种,一种解释是卡通就是漫画;另一种解释是指动画片。但在卡通创作者眼里,卡通和漫画有着本质区别。他们认为,漫画是指以幽默、讽刺和搞笑为主题,有一定寓意,在表现形式上,以等边一格或多格画面来反映主题。而卡通实际上是把小说、剧本等文学作品通过类似电影分镜头的手法体现的一种表现形式,它与动画片十分类似。动画片以时间顺序表现情节,卡通读物以空间位置方式表现故事情节。相比之下,卡通更注重视觉艺术。因此,在很多卡通画家眼中,蔡志忠和朱德庸的作品就不算卡通,只能算漫画。

可以理解这些从事卡通创作的人想把漫画区分开来的原因,他们希望卡通是一种与众不同的艺术表现形式,不同于以往的漫画和连环画,是一个独立的品种。

具体到成人卡通读物,晋向慧认为:“成人卡通意味着卡通本身要符合成人的生活的七情六欲以及价值观。”冯俏冰认为:“故事脚本能符合成人心理,成人阅读之后需要总结,能和自己的生活产生共鸣并能带来快乐。”正如人们常说的:卡通是成人的童话。

成人卡通在中国

《城市猎人》温子说:“在70年代上小学时看卡通书,那时候很多家长都反对自己的孩子看卡通书。但是今天日本的孩子看卡通书,反对的父母不多了,因为这些孩子的父母也是看卡通书长大的。”其实现在中国也面临这样一个问题,很多家长、老师或专家一方面担心卡通中的不良内容对孩子成长产生负面影响,另一方面也担心读图时代的孩子对文字理解能力的丧失。

1995年以后,国家新闻出版署强化引进卡通读物的审批程序,其目的就是净化少儿卡通市场,扶植民族卡通业,但实际效果并不好,盗版卡通读物仍然占据最大市场。比如,哈尔滨市有关部门在一所中学附近,一次就查处非法色情卡通读物3000余册。记者在采访时发现,在北京的一些书摊、杂货市场随处都能看到盗版日本卡通读物,品种十分丰富。由于卡通读物体积小,一个小摊就能摆上上百种。在与摊主攀谈时,他们都十分警觉,尤其是当你提出要买色情卡通时,他们会矢口否认有色情卡通出售,但如果你能具体说出某一本色情卡通读物的名字,并告诉他们出到第几集时,他们才会把你当成真正的读者来对待,把这些“压箱子底”的存货拿出来。

从目前市场情况来看,卡通读物基本上以盗版为主,盗版中基本上以日本卡通为主,惟一正版的就是少得可怜的国内卡通漫画期刊和丛书。

而属成人阅读的卡通漫画也大都被日本卡通所占据,记者在北京安定门附近的一家书店看到,这里的成人卡通漫画读物除了朱德庸的漫画系列和加菲猫系列,剩下的都是日本成人卡通,而且都是盗版。

由于卡通书籍市场长期被盗版占据,因此正规出版物在市场上根本打不过这些粗制滥造的盗版。《北京卡通》杂志就是当年国家启动“5155工程"时创办的,最初的目的是想夺回被日本卡通抢走的读者,但几年过去,读者非但没有抢回来几个,盗版市场倒是越来越大。

在成人卡通市场方面,不仅品种单调,而且市场本身就不大,这让很多出版社在出版成人题材的卡通读物时都非常谨慎。与日本不同的是,中国卡通历史只有5年多,而日本有50多年。所以今天的成人与青少年读者在对待卡通读物这个问题上可谓泾渭分明,25岁以上的成人基本上没有阅读卡通的习惯。漫画家谢峰说:“中国人在卡通这个问题上,总拉不下面子,觉得是给小孩子看的。”闫宝华认为:“中国成人骨子里对漫画卡通的理解有种严肃的偏见,天性不是很幽默、开朗。”冯俏冰说:“我们想打出一个口号:卡通让文化走开。我们的目的就是想让卡通在读者中树立一种休闲观念,它就是消费品。”温子说:“我小时候(70年代)看卡通书时,我妈妈也会跟着看,因为她小时候就看过卡通书,有这个习惯。”所以,中国成人卡通读者数量少的原因基本上都是在少儿时期没有养成阅读卡通的习惯,后天再培养这个习惯会有很多障碍。

原创成人卡通,你走了几步?

中国原创成人卡通领域,几乎是一片空白。在我们告别连环画时代之后,几乎就再也没有看到一本像样的成人卡通读物。《菜鸟闯天下》所以敢称自己“第一”。

几年前,漫画家陈西林和作家王朔合作出版了一本卡通书《狗眼看世界》,虽然王朔的作品拿到市场上一卖就是几十万册,但他偏偏折在这本书上。究其原因,消费者不习惯阅读“看图识字”这类图书是一个原因,另外陈西林的卡通风格也两边不讨好。

此后,一本真正国内原创卡通丛书《都市传真卡通100》出现,虽然该丛书还是以杂志形式发行,并且只出版了3期,但在定位上、题材上都比较符合成人阅读习惯,当时的销量最高达到30万册。《都市传真卡通100》的成功说明了几个问题:第一,证明成人卡通读者群还是很大;第二,只要找准定位,不愁没有市场,比如当时“吴妈.com”系列就很受读者欢迎。

冯俏冰一直负责《菜鸟闯天下》的创作和出版工作,他向记者介绍说,这本书花了3个月时间,投入近8万元。之所以要做,还是考虑到成人市场有这个需求,只是没有人做。这本书在题材上描写的是一个刚刚从大学走向社会,不谙世事、没有工作经验的菜鸟的“坎坷”经历。从题材上完全符合成人阅读,但这是否能带动“成人卡通文化现象”出现还是未知数。从目前记者了解到的信息来看,像无花果这样专攻成人卡通题材的公司并不多,据冯经理介绍,他们马上投入下两部成人卡通书的创作,其中的《网上江湖》将制作成卡通片。

闫宝华认为:“现在不是发展成人卡通的好时机,对整个卡通读物市场来说没有什么意义,现在应该着重抓青少年卡通读物市场。由于原创卡通本身不成熟,现在这个市场火起来的可能性不大。”而姚非拉却认为:“现在该提出‘原创成人卡通’这个概念。当年《狮子王》上映时有很多大人都去看,因为有宣传,大家就会关注,所以就会有效果。只要有商业操作,人们就回去琢磨它,接受它。小孩能看懂的卡通漫画成人一定能看懂,他们为什么不去看,是因为不喜欢。假如有足够的宣传,把卡通读物与电视、电影结合起来,成人就一定能够接受。”

年龄、作坊和散兵游勇

其实中国原创成人卡通之所以发展不起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历史太短,从事卡通创作的人大都很年轻,现在比较知名的卡通漫画家姚非拉、聂峻等都在27岁左右,更多的作者都是20出头。让这么年轻的人去反映成人生活和心理显然不合适。这一代卡通漫画家实际上是跟着中国卡通历史一起成长的。聂峻说:“中国成人卡通还处在探索阶段,不是很成熟,这主要是画卡通的人对社会的理解不够成熟,面对的都是20岁以下的读者。对成人心态不了解,如果现在就去画成人卡通就是个笑话。但只要坚持下去,到40岁是一定能画出更好的卡通作品。”闫宝华也认为:“中国会出现大卡通漫画家,但这需要一个漫长过程。”从事成人卡通创作的冯俏冰则看到了另一点:“现在主要是卡通剧本问题。很多作家意识不到为卡通读物提供剧本,卡通读物的形式和电影镜头差不多,很多作家都给电影、电视剧提供剧本,其实卡通领域同样需要好剧本。如果有好剧本支持,会解决卡通画家年龄造成的作品不成人化的问题。”

其实,卡通读物虽然看起来很简单,但操作上和拍电影差不多,所以需要集体创作。《菜鸟闯天下》虽然是一次集体创作,但从规模上仍然和小作坊差不多。在记者采访过程中,发现所有被采访者都非常羡慕日本在卡通漫画创作上的集团化和流水线式作业。目前,国内卡通创作基本上处于散兵游勇状态,一个故事基本上都是一个人一手包办下来,没有助手,从质量和周期上都无法和国外相比。虽然有一些广告公司和设计公司从事卡通创作,但基本上都把重点放在商业卡通设计上。民间虽然也有一些俱乐部、工作室,但大都处于“兴趣小组”状态,没有实际作品。这些人才散落各处,没有把他们的才能施展出来,是一种浪费。

成人卡通“卡”在哪儿?

在这些接受记者采访的人中,他们谈到更多的就是卡通创作面临的问题。国家虽然在几年前为扶植国产卡通业做过一些政策调整,但这种“宏观调控”并没有起到多大效果。严格控制外国卡通读物的审批程序,却没有遏制盗版。与其这样,为什么不让正规出版社出版这些读物,还能为国家上缴一些利税。而在具体扶植国产卡通业方面也比较缓慢,没有让卡通创作形成一个产业,这显然无法与产业化的日本卡通相抗衡。谢峰说:“国家在这方面应该提供更多帮助。”的确,仅仅有一个《北京卡通》是不够的,让几本卡通杂志收复失地是不现实的,闫宝华说:“现在的孩子看日本卡通像吸毒上瘾一样,戒不掉了。我们总担心孩子看那些不健康的卡通,可是我们却拿不出更多健康的卡通。”

关键问题在于,有关部门把卡通创作看得过于简单,如今产业化的卡通创作分工相当细,它需要资金支持,由于没有资金支持,就没有这样的平台供那些创作者施展才能,仅靠民间自发振兴肯定十分缓慢。

冯俏冰说:“现在国内卡通业都害怕与日本产品碰撞,因为他们很成熟,是集团化生产。而我们规模小,不能生产出更好、更成熟和更深入的产品。从图书发行渠道上来看,对于成人卡通这种书,由于没有明确的消费群体,因此在批发零售时都不知该分到哪一类,因此出版社一般都不愿意出版这类书。如果有人想出版,只能去拉投资,而且只有资金迅速回笼才能考虑继续生产,否则就不能形成规模。”

闫宝华说:“在卡通的创意和创作上不知道怎么去抓住市场,我们缺少优秀的策划人。”其实在人们习惯读图时代的阅读方式,漫画一代逐渐长大成人后,成人卡通市场才会趋于成熟。因此,创意就显得非常重要。她说:“另外,中国卡通创作有很多原则上的限制,而日本没有。比如,我们在画女孩的时候,裙子短了就不行,头发黄了也不行。看外国卡通,是放松,看国产卡通,是受教育,讲道理,所以孩子不喜欢,成人也不喜欢。”

姚非拉认为:“出版商也是个问题,现在出版商还是采用付稿费的方式,卡通创作就像拍电影,它需要一道道工序,而这方面出版社从来没有考虑过。”

创作风格也是现在困扰卡通漫画家的问题,聂峻说:“现在中国卡通漫画创作风格受日本影响比较深,日本卡通是一种容易掌握的形式,连小孩子都能掌握。但这样下去,被日本卡通同化就会让人嘲笑,市场上也不认。其实很多国家的卡通创作风格都值得我们借鉴,我们自己也在探索一种新风格。”受日本卡通审美标准影响的读者能否接受中国式的卡通,这还需要一个培养过程。《菜鸟闯天下》从创作风格上讲,结合了日本卡通和中国连环画两种风格,这种尝试的方向也许是正确的,但在市场检验上却要冒一定风险。

不管中国少年卡通还是成人卡通发展得如何,实际上,卡通形象在人们的生活中已无处不在,晋向慧说:“卡通早已涉及到了人们生活的每个环节,在吃喝玩乐,衣食住行中都能看到。”既然这样,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原创卡通会有一个美好未来。

中图门市部的负责人指着摆放上千种日本卡通书的书架对记者说:“如果你想从事这方面创作,就想想小小人和大大人的市场,中间这段都满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