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春节演出市场利润计算

2002-12-04 16:37 作者:李伟 宋豫 2002年第8期
从圣诞节到情人节,两个月的演出旺季

春节演出,正逐渐从公益联欢会转向商业大餐

“两三年前,我们是不做春节演出的,按圈内规律,每年1-3月是淡季,当时我是看客,不相信春节演出会赚钱。”九州传播中心演出部负责人田京泉接受采访时说,“直到去年,亲眼目睹了一个剧院5场演出挣了上百万,我们才决定试一次。”九洲是隶属国务院“台办”的一家A类演出公司,也就是人们通常说的有引进权的“批文公司”。今年他们与北京索有文化公司合作请来了爱尔兰国家舞蹈团表演踢踏舞,“原计划是请德国詹姆斯·拉斯特轻音乐团,后来由于档期不和,就改为了踢踏舞,没想到歪打正着。”田京泉告诉记者,北京天桥剧场的三场的出票率都是100%,观众2000余人。上海两场卖得虽然不太好,上座率50%,但也卖出了8000张票。“主要原因是地点,上海选在万体馆,那是看比赛听演唱会的地方,不适合高雅艺术。看演出是有身分感的事,地点不行就不去了。”

而现在从圣诞节到春节形成了两个月的演出旺季。以北京市场为例,自2月9日至2月18日,除国外乐团剧团外,仅在京的32个艺术表演团体,就在首都的22家主要场所上演了106台、177场次各类节目。“以前很多节日的主流舞台是属于政府组织演出的,节目是招待与慰问性质的,节日是国家庆典。‘五一’、‘十一’虽然晚会多但没有什么商业演出;但目前从圣诞-元旦-春节-情人节却是个例外,这些节日是个人的。”田京泉说。

北京音乐厅总经理钱程把春节变成了民乐周,“因为这是中国人的节日。”平日主角交响乐也不得不让位。北京音乐厅先后推出“高山流水古琴名曲新春音乐会”、“彩云追月新春乐民乐精品音乐会”、“空山鸟语民乐精品新春音乐会”。中山音乐堂在大年初一就推出两场新春民族音乐会,而春节序曲打击乐名曲新春音乐会、华夏名歌名曲新春音乐会、西北民歌合唱新春音乐会、花好月圆元宵民族音乐会等民族特色演出则迅速跟进。在记者采访中,音乐厅的春节期票房尚未有最终统计,但从前台看一片涨红。据中山音乐堂票台的马小姐介绍,初一下午音乐堂1400个座位几乎爆满,演出开始后还有许多观众前来购票,“就连380元一张的嘉宾票都卖光了。”新趋势演出经纪公司演出部主任祝晶在谈到票房收入时连称“十分乐观”,“春节这些音乐会上座率都在70%以上,而平时只能达到40%~50%。”按照祝晶的预测,今年春节票房收入将比去年提高五成。今年的情人节恰巧与春节假期重合,为适应人们在节日期间思亲怀乡的特点,北京音乐厅从初二到初七推出了世界经典家书音乐朗诵会,“几乎每场都有观众掉眼泪,连演了6场,上座率都在九成以上。”总经理钱程在接受采访时对如此理想的票房竟然都有些意外。北京长安大戏院售票处每天都会有很多年轻的面孔,“他们是给老人送孝敬票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春节对于平日清水衙门的京剧团已经成为“黄金季”,北京京剧院一年的收入的1/5来自这10天。

与舞台相对,银幕也摆开了强档阵容,元旦到春节破天荒连上12部新片。但是与制片人、发行人的热情相比,票房自是另一番光景。隶属于中国电影集团公司的中影电影院是北京十大影院之一,这里的一位工作人员无可奈何地对记者说,“初二有一场电影总共只有4个人看”。而那个厅至少可以容纳200人。虽然中影在春节期间专门增加了一个人售票,但据售票处的小姐介绍,“这没什么太大意义”,因为就算观众多时,上座率也只不过就三四成。中影业务部经理苏小兰在谈到春节期间的票房收入时,连说了几次“还算可以”。据她介绍,春节以来中影的日平均收入只是不足15000元,虽然好于平时,但也只是和周六、周日持平。与音乐厅里民乐胜于交响乐恰恰相反,撑住局面的是美国大片《哈利·波特》,“这个假期,我们的票房主要靠小魔法师维持。从2月1日至18日,中影总共售票额为37万元,《哈利·波特》一部影片就占了34万。”情人节向来是电影院的“黄金节日”,但由于今年情人节不像往年那样独立,2月14日还是打掉了北京影院最大的期盼。“情人节专场我们影院的观众还不到百人,这大大出乎我们的预料。”苏小兰至今提起来还很遗憾。根据她掌握的情况,北京其他影院当天的票房也大致相似。

按照钱程的分析,今年的票价策略起了重要作用,“嘉宾票虽然贵了些,但50元~100元左右的普通票一般人是可以接受的。而且每周六、日下午我们的普及音乐会票价只有10元~60元,这个价格比电影票还低。”演员出身的田京泉坚定地认为春节市场更适合舞台等高雅一些的演出,“第一,这是传统节日,人们追求文化品位,就像唐装一样,民族诗歌、音乐都有归属感。第二,这是单位集中消费的阶段,我们很多票是卖给公司的,请客吃饭没意思,送票还是体面的。第三,这是国家文化部门制定当年演出政策的时期,通俗的表演一般不会批,也就是说没有演唱会、流行音乐的竞争,演唱会一般会在‘五一’时形成一个高峰。”

“为了上春节联欢晚会我把所有的演出邀请都推了,最后15天,一步不离开北京”,雪村在接受采访时说,“经济上肯定损失挺大,但就是我自己花钱也要上呀?还有另一笔账,央视联欢会每十秒广告有500万,我在台上唱十分钟,你算算该多少钱?”2月18日,记者电话打给雪村,想问问他的新年收获;而雪村正在火车上,带着他的音乐评书的梦想奔向石家庄,准备开拍他自编自导自演的系列剧《小王》。

2001年是雪村转运的一年,“一次我在首都机场碰见甲丁,他说春节节目组找你呢,几天后他们给我打电话,我去了试了一下《出门在外》,歌很好,我挺感动还流眼泪了,最后能上春节晚会是对我能力最大的证明,我的音乐评书是出头了。”记者对雪村的采访多少有些失望,这位最无厘头的“人民艺术家”显然还没从春节晚会中缓过神来,“整整15天,神经绷得紧紧,你问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但我知道,卖音乐要像开饭馆,最伟大的艺术家是王致和,大家都知道呀;而我的作品是臭豆腐,便宜好用。”

名气够响的国家交响乐团在春节则显得有些冷清,电话打过去被告之乐团与合唱队都放假在家,只有合唱队负责人李培志在值班。“实际上今年春节我们只有两场演出,乐队在腊月26、28、29日参加纪念李白的朗诵会,合唱团在年初二的‘国图’音乐厅有一场‘永远的骆宾王、西部歌会’。”李培志告诉记者,“前者由中演公司运作,后者是我们和‘国图’联手办的,也许是国家图书馆位置比较偏吧,上座率只有一半。”去年国家交响乐团演出70多场,合唱团演出50余场,“按惯例乐团春节都是放假的,但只要有人请一般都会去。”李培志说,“国交”目前一团两制,乐团由国家拨款拿岗位工资,合唱团有40%收入来自出场费;按道理合唱团的积极性要高一些。然而李培志的苦衷在于目前缺乏牵线搭桥的中介,“一方面是我们走出去不够,另一方面,没有签约演出公司,没有经纪人,乐团艺术总监汤沐海又离队,自己的演出季没有和市场对接。目前全年的演出量还是少。”

当记者把李培志的困惑抛给普涞音乐公司演出负责人刘艳艳时,她反问记者,“谁来买单呢?谁来保证市场号召力?”事实上目前很多演出公司搞活动都极为慎重,“在北京我只敢说老崔和大佑的演唱会会赚钱,目前我们的演出市场还很不成熟。”刘1998年在北京上海运作王菲演唱会收入颇丰,“180元的票,可以炒到500元。”但第二年辛晓琪、苏慧伦等的“情牵女人心”却折了本,“北京上海的演出还好,在武汉成都就基本没有演出市场,大家在索票、等票,尤其是武汉,我们只买了3000多张票,却坐满了3万人的体育馆。”

而今年春节他们在天津搞了两场崔健演唱会,转而选择了另一种方式。天津的“何夫人啤酒”公司是真正的投资者,投了100余万元,演唱会实质上只是品牌宣传,没有票房,票大部分都是送给啤酒客户,“我们觉得啤酒和摇滚挺合适,就撮合了一下,歌手不会觉得观众少,企业会觉得热闹,用企业来养市场。目前纯粹的商演还是太难。”刘艳艳说,“早年间用歌星,齐秦、赵传、大佑、华健、田震,现在一个歌星都不敢用了,圈里说‘爱拼才会赢’,几个大腕拼一台戏。转向企业是目前最安全的商演方式。”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