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9又3/4站台

2002-12-02 16:07 作者:布丁 2002年第9期
阅读这些作品可以净化我们那双被污七八糟的文字弄脏了的眼睛,其乐趣和看动画片差不多,当然我说的不是《蜡笔小新》那样的动画片,我说的是《秋天的小穗》那一类的。

我在大学里选修了所有和儿童文学有关的课程,我倾向于认为并不存在儿童文学这一门类。所有童话故事都是些拒绝长大的家伙们为自己写的,像《坚定的锡兵》,就是个绝望的爱情故事。我尝试着用弗洛伊德那套方法分析每个所谓“儿童文学作家”,这样做很愚蠢,也毫无价值。后来我抛弃了我的这些臆想,老老实实地承认,不管怎样,这些作品都有着极美丽的文字,比如《一个孩子的宴会》,比如《长腿叔叔》。

阅读这些作品可以净化我们那双被污七八糟的文字弄脏了的眼睛,其乐趣和看动画片差不多,当然我说的不是《蜡笔小新》那样的动画片,我说的是《秋天的小穗》那一类的。

早几年众多的诗歌流派中有一个叫作“撒娇派”,他们的宣言中有一句大意是这样的——这世界如此残酷,我们没有办法,只能撒娇。照我看,所谓儿童文学都该是撒娇派的。而我这个偶尔阅读安徒生童话的成年人也是借机会偷偷撒娇,谁让我年幼时没有躺在妈妈怀里听故事呢。

《哈利·波特》刚开始风行的时候,我对它很有抵触。想当然地认为一个畅销书作家的文字肯定不优美,还有,这个故事肯定不忧伤,好的儿童文学应当是忧伤的。但我没有想到的是我们对于好故事是多么渴望,美丽的文字和忧伤的情怀固然重要,而这世界同样需要好故事。当我在电影院里看见哈利·波特像个崂山道士一样撞向石头柱子到达9又3/4站台时,忽然发现我们在这个世界呆久了,竟然遗失并忽略了所有通向另外的世界的线索与暗示,那本来是我们童年时很容易得到的东西。

我清晰地记起20多年前的一个除夕,鞭炮在黑暗的四周炸响,我捏着一个灯笼蹑手蹑脚地在一条长长的胡同里走,就好像是某种神秘事物的小守护神,静静地对自己的内心说:别怕,我带你去。那个小灯笼中也许蕴含着无限的魔法,后来呢?后来我被我姥爷灌醉了,抱着一棵大树仰望从天上向我蜂拥而来的星星,在那时,我感到自己飞向一个美丽新世界。

后来呢?后来我醉过许多次,醒来的时候依旧停留在这个烦碎的尘世。没有魔杖,也没有9又3/4站台。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