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南行记

2002-12-02 16:06 作者:何冬梅 2002年第9期

很早以前看过艾芜的《南行记》,写他几十年前穿越中缅边境的历险记,我只记得当地落后的生存状况以及可以要人命的瘴气。这一回我听信谗言,一路受罪到越南。我的香港朋友可能是肚子里的油水多了需要刮刮肠子,楞告诉我越南菜有多美味,并发誓要在京城开个越南餐馆。我这人听风就见雨,立刻幻想着美味,报了旅行团登上了去南宁的飞机。上了737看着飞机翅膀上的补丁,就有点不妙的感觉。等中途在武汉停机40分钟不让下机,我便开始无限后悔。

在南宁和北海除了吃饭就是赶路,光旅不游。一路颠簸总算到了越南,以为可以撒丫子观光了,结果导游告诉我们只能边赶路边看。从边境东兴到越南下龙280公里的山路要走5小时,窄小的道路一直呈S形,一路仿佛坐着海盗船摇得每个人的脸色铁青。细雨中我们的车和对面的轿车在拐弯处拼命对吻,两个司机蹭地一跃而起站着踩刹车,尖叫着在相差几厘米处停下来。在下龙湾草草住了一宿,一夜听越南的鸡鸣狗叫猪哼哼,以及摩托的轰隆声,清晨睁着惺忪微肿的双眼照镜子,怎么看都觉得自己像个苦难的越南女人。另一个嘴欠的朋友说在越南中国人可以找着做大款的感觉,可万通小商品批发市场的东西在河内要比北京贵好几倍。越南民风还算淳朴,没有强买强卖。但导游带我们拐弯抹角去的黑店却太夸张了。我在街头花20人民币买的小梳子这里标价650人民币。车上一位男士连车都没下,我们夸他有经验,他说越南人民黑不过他的女同学,一块仿长城的砖头让京郊的老农搁猪圈里沤了两年,刨出来当文物卖给旅行团里一日本老头,这个姑娘边数钱边在心里唱着“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在河内住的酒店是法式风格,鹅黄色的建筑在绿色芭蕉的掩映下于夜色中倒有点浪漫,男人们在街头从越南小女孩手里花1元人民币买上一支玫瑰。从落地长窗望下去几只老鼠悠闲自得地在路灯下漫步,仿佛也在过情人节。吃的饭糟透了,除了米粉几乎没什么可吃的,大肥猪肉带着毛毛就上桌了,整天就是圆白菜,素得像没搁油。醋在越南用青柠檬代替,好端端的鱼愣是炸得跟截木头一般。两个天津人半夜满世界找方便面,一帮胃亏肉的人则进行精神会餐,东来顺全聚德肯德鸡麦当劳全让我们想了个遍,我们日夜渴盼着回到祖国大陆的怀抱。

大年初六我们沿着来的路线返回,在左右摇摆的车里沿途体味越南风情。不能去西贡比较遗憾,据说混血美女如云。越南男女比例为1∶7,女人得哄着男人玩,卖东西种田全是女人干,男人则是白天休息晚上干活。一夫一妻制并且实行计划生育,一户能要两个孩子。房子通常建三层高,门脸窄进深长,怪里怪气。没有公寓,一家一户,谁有钱谁的房子就大。但家家户户都特别干净,值得中国人民学习。想想这趟痛苦游每天坐车5小时以上,最恐怖的一天在羊肠山道上走了12个小时,把所有玩的时间加在一块(含导游带我们去黑店的时间)共计15个小时,基本上就在疲于奔命,倒是应验了我出门旅游的根本目的:减肥。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