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个人问题 > 正文

我能重回罗马?

2002-11-29 16:05 作者:陈飞 2002年第47期
三年以前,在上海飞回北京的飞机上,有个美国胖子坐在我旁边,他叫奥尼尔,黑人木匠,来自密西西比。他到中国来旅游,第一站是香港,然后是上海,接着是北京和西安,中国之旅结束后,他还要去新加坡。他说中国的饭菜很好吃,他很喜欢中国等等。

三年以前,在上海飞回北京的飞机上,有个美国胖子坐在我旁边,他叫奥尼尔,黑人木匠,来自密西西比。他到中国来旅游,第一站是香港,然后是上海,接着是北京和西安,中国之旅结束后,他还要去新加坡。他说中国的饭菜很好吃,他很喜欢中国等等。

飞越泰山的时候,我通过舷窗俯看壮丽的山景,忽然想到,是不是有个山西的木匠正在攀登山东境内的泰山?这个山西木匠有没有机会去看看纽约和密西西比河。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出过国,只是把自己的一点感受移情于广大的民众身上。我想人在世界上最好能多走走多看看,环游世界也许该是一种天赋权利。

后来我得到一个去英国的机会,才知道签证是一件多么严肃的事情。预约后排队去面签,大家都有点儿肃然。排在前面的有一位老者,汉字的姓名编码没有写,他求助排队的年轻人,每个被问到的人都礼貌地告诉他去查柜台上的汉字编码手册。谁都看得出来这老者根本没能理解那个手册怎么查,可就是没有人帮他查帮他添上那几个阿拉伯数字。我不知道为什么举手之劳的事情竟让众多年轻绅士为难,他们太谨慎了,换个环境谁都会助人为乐,可在出国这几步路上却不愿意浪费一点时间。

后来我又有机会去法国,法国人的办事作风比英国差远了,要签证就要在使馆外排队,也许一天一夜也许三天三夜。中国人在使馆外有“排队生意”,有发号的,每天点名三次,有帮你准备各种资料或翻译文件的,法国使馆与美国使馆可能是北京最热闹的“出国之门”。

欧洲真是个奇妙的地方,让我发出连连的赞叹。再后来随一个旅行团去韩国,不禁对韩国有些不屑,大家较为一致的看法是韩国旅游一次就够。看来,我们都是势利眼。最近在网上看见一个帖子,作者说,他在汉城明洞看见一块“中国人谢绝”的牌子,他自然联想到“华人与狗不得入内”,他以他的所见所闻描述韩国人怎样浅薄怎样瞧不起中国人。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有点儿以偏概全,但我知道,在北京有个韩国人聚居区,那里的中国人也不喜欢他们的韩国邻居。人们是很容易彼此厌恶的。

前不久,有个消息说去韩国济州岛的中国游客将得到免签的待遇,在我印象里,这是第一个对中国护照免签的地方。法国人去美国要签证,瑞士护照去美国不用签证,护照这东西也有它的一套等级和价值标准。来自上海、北京这些大城市的中国居民较容易得到日本、韩国的签证,其他省份的则会难一点,这不是什么定律,可他被旅行社的朋友口口相传,同样的中国大陆居民也被不同看待吗?

两个月前,上海推出“按需申领护照”,居民拿户口本就可以领护照,而不像以前那样准备存款证明什么的,这项措施被当作“国际大都市”的先进标志之一。后来,重庆也有些类措施,北京办护照的手续也简便了许多,这都是好事。但拿到护照,只能跟旅行社的路线走,这也怪别扭的。我们还不能成为“世界公民”。

我理解的“世界公民”是,他可以到处转转,既可以跑到巴黎、纽约、伦敦去玩,也能上非洲丛林去探险,当他申请任何一个国家的签证,在任何一个国家入境时,都会受到诚意和善意的对待,而不是刁难与怀疑。这想法或许太幼稚了,许多富裕国家都会假定你是要偷渡过去在那边混日子的,你要证明他这个“有罪推断”是错的。

那一年,我在罗马许愿池里投下两枚硬币,按导游说法是,这样做可以保证你有机会重回罗马,在投下硬币之后,我呆呆地想,我真的有机会重回罗马吗?我是不是只傻乎乎地在这里照张相,就永远在许愿池边消失呢?

也许我会作为中国不断上升的境外旅游者人数中的一个,是国家富强起来的标志。也许我横穿马路被当作中国出境旅行者的不文明行为之一,在某个报纸上被总结出来。谁知道呢?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