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信用卡不存在恶意透支

2002-11-29 17:33 作者:谢衡
——访VISA国际组织副总裁、中国区总经理熊安平

信用卡在不知不觉中进入平常百姓的日常生活中

——访VISA国际组织副总裁、中国区总经理熊安平

近日,VISA国际组织与国际奥委会签订了为期8年的协议,VISA再次成为奥运会的惟一支付卡和官方支付服务商,并且成为第一家将奥运全球伙伴计划延续至2012年奥运会的赞助商。北京2008奥运会就在该协议期内,据高盛(Goldman Sachs)预测,到2008年,北京的旅游外汇收入将达600亿美元,而2001年的这一收入仅为178亿美元,作为奥运会全球惟一的支付卡,VISA在中国可谓有着巨大商机。但另一方面,由于国内银行受有关法规的限制,中国的信用卡发展迟滞,接受信用卡支付的零售商缺乏,支付体系存在高度区域分割。到目前为止,境外游客在中国旅游消费中持卡签账付款率仍不足10%。

中国和印度是VISA国际组织在亚洲仅剩的尚未开发的市场。VISA国际组织总裁兼首席执行长马尔科姆·威廉森(Malcolm Williamson)曾表示,希望2008年奥运会能成为促使中国金融业革新信用卡体系的契机。

三联生活周刊:您怎么看中国的信用卡体系,您认为制约中国信用卡发展的主要因素有哪些?

熊安平:我们所指的信用卡是银行对个人的一种非指定用途、并且具循环信用的贷款。在过去相当长时间里,这种金融产品在中国的金融体系里是不存在的。在国内银行已经发放的46800万张银行卡里,92%是借记卡,有8%的卡在国内俗称为信用卡,也就是我们称之为具有透支功能的借记卡,但真正具有循环信用的贷记卡大概只占0.1%左右。而国外的银行卡中70%至80%以上都是贷记卡,只有少部分借记卡。

中国银行卡的这种情况主要原因在于,在改革开放以前,中国居民的收入水平跟现在比有相当大差距。个人收入水平没有到某一程度以上,从消费者角度看,对于超前消费和贷款消费这种方式的需求就相对少。从金融机构角度看,因为消费者收入没有到某一水平,银行愿意借钱的机会也相对较少。因此,中国在过去并没有建立个人信用资讯的历史记录,因为没有发生,就不可能建立。银行贷款是“将本求利”,需要衡量风险,国内银行在个人信贷方面的经验比较缺乏。但我们认为更重要的是“启而行”,而不是不去操作,只是空想如何去控制风险。当然,要允许国内银行有一个学习过程。

现在国内银行发放的、具循环信用的银行卡还不到100万张。VISA现在致力于从供给和需求两方面提高信用卡的认知度。

现在中国的信用卡市场存在着“能做的不愿做,愿做的不能做”的情况。我们看到国内消费者对信用卡已经有了很高需求,但是VISA国际组织自己是不发卡的,发卡的是VISA国际组织在全球的21000个会员银行。我们已经告诉国内银行在信用卡领域存在多大的商机,国内市场的成熟度是多少,但VISA不能逼迫国内银行非发信用卡不可。

三联生活周刊: “恶意透支”是国内银行发放信用卡时最担心出现的情况,您能否透露VISA卡在全球,以及在中国的恶意透支率?

熊安平:从银行的角度说,不应该存在恶意透支的说法。我们在国外从没有听说过“恶意透支”这个词,英文中也没有这样的表述。银行是一个法人机构,不是自然人,应该没有感情的成分,怎么能用“善”或“恶”来判断客户?银行只应该有一个标准,来衡量是否应该贷款给这位客户,同时有标准来计算有多少还款余额,还款余额中有多少会成为坏账。至于造成坏账的原因是“善”还是“恶”,银行无从知道,也不必知道。所以,我们不了解为什么对银行这样一个法人机构,还有“恶意透支”这个词存在。
此外,所谓透支,是指存款余额为负。对信用卡而言,不存在透支的情况,因为信用卡从来就不是存款。银行发放给客户信用卡是鼓励你来借钱,如果客户不借钱,银行怎么赚取利息收入?不应该用对存款和借记卡的心态来面对信用卡,怕透支,怕借钱。当银行给客户发放信用卡时,就应该明白可能会有回收不了的贷款,坏账是做信用卡业务的成本之一。如果银行要保证“零”坏账,那么就干脆不要开展信用卡业务。

其实,银行开展信用卡业务的关键在于,银行对风险控制的能力和对坏账的承受程度,成功开展信用卡业务的银行应该是,在有坏账的情况下,还能有盈利,有更多的盈利。

VISA国际组织不发卡,对坏账的判断各国家和地区也有所不同,所以我们从未统计过VISA卡的坏账率。

三联生活周刊:在您看来,国内各银行间害怕利益分配的失衡是否是中国各银行发行的信用卡不能有效互联互通的主要问题?

熊安平:目前国内各银行间的这种状况应该说是银行业发展的必经阶段。我们认为造成国内各银行发行的信用卡不能有效互联互通的原因有很多,但原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改变,如何解决这种问题。根据国际经验,这种情况一定会改变,但是改变的程度和速度取决于银行业的竞争情况。如果能够为国内银行业界的所有从业机构提供一个公平竞争的平台,我们相信所有造成国内各银行发行的信用卡不能有效互联互通的障碍,都能够很快消除。

三联生活周刊:您刚才提到中国的信用卡市场是“愿做的不能做”,那么外资银行是不是就属于这种情况?有人认为外资银行就像催化剂,将激活整个中国的信用卡市场,您是否同意这个说法,为什么?

熊安平:如果说信用卡对国内银行还是个陌生的领域,那么要发展这个业务,除了教育国内银行外,就要让他们面对竞争。竞争是促进进步的一种比较有效和直接的方法。

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今天国内的消费者之所以能享受物美价廉的家电产品,就因为在这一领域竞争早已充分展开。我们已经从别的行业看到了这种发展的趋势,其实金融服务业也不会例外。

三联生活周刊:VISA是否已经参股中国银联?对刚刚成立的中国银联来说,银联卡的网络、终端和标准还存在诸多难点,对此,VISA能够为银联提供哪些具体的帮助和技术支持?VISA与银联做技术上的联结很简单,但对后续的服务与管理来说,VISA对银联的会员银行有什么具体要求?

熊安平:VISA没有参股银联,以后也不存在VISA参股银联的情况。

我们对中国银联及其他银行的建议和帮助就是建立统一的国际通行标准。我们认为不管各银行怎么发展自己的银行卡,都应该坚持用同一种规格建立通路,而不是各建各的,而且标准还不统一。VISA能够成为今天全球领先支付品牌,在全球发行超过11亿张VISA卡,占据全球支付卡市场约60%份额,就因为VISA坚持在全球21000家会员银行中推行同一个标准。既包括硬件也包括软件,VISA全球的交易处理模式和形态都是一个标准。

过去国内各银行卡不能有效互联互通,是因为没有一个同一标准,而即使是在有标准的情况下也有太多例外发生。我们不认为允许有太多例外是正常的、有效的方式。我们认为只有坚持同一标准,才能让事情更有效率、更简便、在操作中更行得通。

我们对中国银联会员银行的要求就是采用全球同一标准,这不是什么特别要求,而且最简单、最一般的要求。

三联生活周刊:中国银联已经加入VISA国际组织,中国银联是否将与VISA有利益分成?

熊安平:Visa国际组织是非股份、非盈利的银行卡组织。我需要表明的是,个人申请信用卡所需要支付的年费是交给银行的、商户刷卡结账需要缴付的手续费也是给银行的,这些费用都不是给VISA的。VISA只是为银行与银行之间做国际的交易结算,我们是“按件计酬”,而不是按交易金额计费。我们对中国银联也是收取交易处理费用,因此,两者之间不存在利益分成的情况。

三联生活周刊:目前中国只有一个银联,在您看来,未来中国的信用卡市场是否会因此而产生寡头垄断行为,为什么?

熊安平:有一些国家和地区也只有一个跨行的清算组织,这与各国家和地区银行业发展的历史情况有关。我们认为只要制定了公平的比赛规则,并保证裁判员和运动员的严格分立,那么无论是只有一个还是有多个这样的清算组织,都可以保证市场的高效和有序。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