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艾滋病和政府的态度

2002-11-29 13:47 2002年第48期
艾滋病最开始的时候是一个医学问题,但到了目前这个阶段,它更主要的是一个政府问题

艾滋病已经不仅是一个医疗问题

艾滋病最开始的时候是一个医学问题,但到了目前这个阶段,它更主要的是一个政府问题

这个月初,微软总裁比尔·盖茨去了趟印度,带了两张支票。一张支票面额4亿美元,用于扩大微软公司在印度信息技术领域的投资;另一张支票面额小些,只有1亿美元,却引起了更大轰动。原因简单,后一张支票开给印度政府,用于帮助其与正在呈爆炸趋势增长的艾滋病疫情作斗争。

尽管这一慷慨举动使盖茨在访问海得拉巴高科技中心时,受到了一个高达8英尺的巨型充气安全套的欢迎,但很显然,并不是所有的印度人都买老比尔的账。至少,他在与印度总理瓦杰帕伊会谈时所说的话,就让许多印度官员很不舒服。他说,印度领导人和健康问题专家应当不仅把艾滋病看作一种耻辱,而要将其危险与危害公之于众。他还引用了一份美国政府的报告,里面预测,虽然目前印度的HIV感染者数目为400万,只占成年人口数目的0.7%,但如果不及时加以控制,到2010年,这一数目将激增到2000万到2500万,超过南非而从目前的世界第二跃升为世界第一。

印度卫生部长沙图汉·辛哈说,盖茨的说法夸大了印度艾滋病状况的严重程度。他说,印度政府为了控制艾滋病的传播,已经采取了多种预防措施,数目不可能像盖茨引用的报告中预测的那样大幅度增长,这只会引起印度国内的恐慌。

据说盖茨对此并不予置辩。有趣的是,在这之后,11月18日路透社的一篇新闻中,记者特里·福莱尔开始给大家“讲那过去的事情”:就在不久以前,印度政府还在国内宣称HIV感染者仅局限于少数邦和几个大城市,局限于妓女、嫖客和吸毒者人群中。然而,最新的调查却显示,数目巨大的流动人口已经将病毒传遍整个国家,感染速度惊人,尤其是农村的妇女及儿童,成为新一轮HIV病毒的主要受害者。

其实,就像艾滋病专家格雷格·曼宁所指出的那样,数字的多少在艾滋病问题上并不比它是如何传播的更重要。无论是1/10还是1%,最关键的问题都是,如何避免那个或多或少的几率落到某个具体人身上——因为对于这个人来说,只要是,永远都只是100%。专家们还指出,艾滋病最开始时候是一个医学问题,但到了目前这个阶段,它更主要的是一个政府问题。一个政府以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它,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来制止它,对一个国家的命运最为重要。

“即使有了足够的捐助,由于保守的印度对艾滋病的无知和偏见,它们的效果也会大打折扣。”纽约人权观察组织的HIV/AIDS项目负责人约翰妮·西斯特如是说。有大量的事实为她的陈述作证。比如在印度,甚至许多医疗工作者都拒绝与HIV感染者接触;一些医院不肯收容或治疗艾滋病患者,甚至不肯为HIV阳性的妇女接生。在许多城市,艾滋病工作者在帮助卖淫妇女时,甚至会受到警察的袭击。让事情更糟糕的是,在印度的一些邦,出于对艾滋病蔓延的恐惧,当地政府会制定出一些非常苛刻的政策,导致HIV携带者对整个社会的恶意报复,使更多的无辜者受害。

“在对待艾滋病问题上,我们的政府应当向巴西,甚至是我们的邻居泰国学习。”一位印度的艾滋病工作者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指出。巴西与泰国是在艾滋病防治上最常被提到的两个国家,巴西重于治,而泰国重于防。

从鸡尾酒疗法问世之日起,巴西政府就一直强调如何为国内的HIV感染者提供价格更低、更易获取的抗逆转录药物。泰国是亚洲艾滋病问题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但在经历了最初的隐瞒漠视阶段之后,泰国政府在防治艾滋病上所做的工作是亚洲国家中最多、最卓有成效的。

被盖茨引用的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NIC)的艾滋病疫情报告中有一段与我们密切相关:艾滋病爆发的第二波,将主要发生在中国、埃塞俄比亚、印度、尼日利亚和俄罗斯这5个国家。我们与印度面临同样的问题——尽管HIV感染者占人口总数比例不高,但庞大的人口基数决定了,一旦疫情扩散,后果不可想象。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