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火锅的传说

2002-11-29 13:10 作者:无忌 2002年第47期
杭州的朋友阿苏来了,要吃地道的重庆火锅。没成想,这个从小沐浴着杏花烟雨,喝龙井茶、吃醉湖蟹长大的家伙,吃起又麻又辣的街头火锅来,也是毫不含糊的。酒足饭饱、脑满肠肥地出得门来,他忽然想起什么:“问一下,我们吃的那锅调料,真的是以前人家吃剩的,没有换过?”

杭州的朋友阿苏来了,要吃地道的重庆火锅。没成想,这个从小沐浴着杏花烟雨,喝龙井茶、吃醉湖蟹长大的家伙,吃起又麻又辣的街头火锅来,也是毫不含糊的。酒足饭饱、脑满肠肥地出得门来,他忽然想起什么:“问一下,我们吃的那锅调料,真的是以前人家吃剩的,没有换过?”

“那当然了,火锅调料从来只加不换的,有什么不妥?”听完我的话,阿苏脸上出现了复杂的表情,好久不说话,似乎随时等着肚子一痛,就满大街去找厕所。

几个“地主”不安起来,觉得有责任和义务使阿苏“放下包袱轻装前进”,不再纠缠吃下去的东西会不会有问题。我们告诉他,现在的火锅已经比几年前改进了好多。那时候,店少食客多,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况,看着一桌人吃得热闹,其实他们是好几拨根本不搭界的人。一个锅被井字架分成九格,中间一格烫毛肚鸭肠,公用,其他八格每人一格,自己确认了座位,相应地,就有了那么一个小格子的使用权。遇上同桌的先付钱走路,是最幸福的事情,我们就把筷子伸进他们的格子里打捞那些煮得火候正好的“遗产”。

阿苏听得一愣一愣的:“有这样离谱的事情?”

还有更离谱的呢。有一次我和女友在临江门城门洞那家老火锅腐败,一桌居然是由四组人拼凑起来的,一组坐镇一方。我们习惯了,也不管那么多,就开始喝酒吃菜,一边张家长李家短地聊开了。我觉得反常的是,我右手边的一位男青年,吃几口菜看我一眼,又吃几口菜,再看我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装做没看见,心想:无非是想搭“飞白”。我抓起一盘鳝鱼往锅里倒,他又看我,我恨他一眼。他说话了:“小姐,你一直喝我的啤酒,我没说什么,现在你又把我点的鳝鱼往锅里倒。其实也没什么,我请你就是了,但是吃亏在明处,我跟你打个招呼。”说完他坏笑,我听出来了,他其实是批评我吃他的喝他的没和他打招呼。我的同伴和他的同伴都同时大笑,这一笑之后,我们四个格子的菜就不分彼此了。后来,那位男青年抢着埋了单,再后来,我的女友嫁给他了。

这下把阿苏镇住了,两眼发直,做向往状。他嘀咕,现在怎么不安排陌生的男女搭配在一起吃火锅呢?我们告诉他,就是因为很多他这样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人,堆在火锅馆门口,守株待美女,影响人家做生意,火锅馆就规定不可以这样了。

现在,这些火锅桌上的爱情故事已经成了传说,专门由重庆人讲给外地游客听,和那些流米石、望夫崖的传说一样。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