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乌合之众

2002-11-29 13:09 作者:杨不过 2002年第47期
自从成年以后,我很难在自己身边发现一个能够长久令人愉快的群体,和某些人在一起也能嘻嘻哈哈过一阵子,然而这些快乐转瞬即逝,多数时候会留下某些不愉快的联想和记忆。这些回忆有时候会叫人忍不住怀疑自己的品格,甚至会对人的团体生存失去信心。

自从成年以后,我很难在自己身边发现一个能够长久令人愉快的群体,和某些人在一起也能嘻嘻哈哈过一阵子,然而这些快乐转瞬即逝,多数时候会留下某些不愉快的联想和记忆。这些回忆有时候会叫人忍不住怀疑自己的品格,甚至会对人的团体生存失去信心。

小时候,大家都听过关于豪猪的寓言,它教导我们不要相互靠得太近,否则就会刺伤彼此。但这种小儿科的故事究竟能有多少教育意义,我始终表示怀疑。为了取暖,我们还是会彼此靠近,当然难免互相伤害。不过这种伤害也很有分寸,留有余地,像《红楼梦》里说的,就是防着不走了大褶儿的意思。大家还是会亲亲爱爱,团结紧张严肃活泼,作奸犯科者毕竟是少数,而且人人共弃之。

但乌干达的伊克人是一个有趣的例外。美国一个据说博古通今的哲学家跑到他们的村落里生活了两年,回来后把他们描写得极为不堪。作者告诉我们,伊克人以前是猎人,后来政府要把他们的狩猎之地变成国家公园,他们失去了山林,只好开始耕种生活。他们眼中惟一有价值的东西是食物。为了这个,孩子刚学会走路就把他们赶出家门,子女会抛弃自己年迈的父母,让他们饿死。由于能量的缺乏,性活动也极少,而性的快乐被认为跟排大便差不多。死亡被当作一种解脱,因为死亡意味着给活着的人留下了更多的食物。

正常人都会说,那是个下贱的社会。但在外人看来极度变态的社会形态,他们自己则甘之如饴。这个社会并没有像很多人预测的那样遭到灭顶之灾,反而保持得相当稳定。 那本书的作者恶狠狠地吓唬大家说,如果传统文化遭到摧毁,我们都会变成这样。

大学时上传播学的课程,漂亮的女博士向我们推荐法国人勒庞写的书,讲的是大众心理,译名很好玩,就叫做《乌合之众》。在书里,群体被描述成狂热易变、容易轻信的动物。他们很容易做出刽子手的举动,同样也很容易慷慨就义,既会随意烧杀抢掠,却也同意表现得极其无私,完全无法用我们惯常的概念来定义他们。从小被团结就是力量教育成长起来的我,听到这种理论觉得很是过瘾。

作者说,群体就是有这种“脊髓中的本能”,而妇女、儿童和原始人都是不用大脑而用脊髓思考的动物,他们盲目、轻信、缺乏理智,感情丰富而毫无用处。

就是这句话,让一直想成为一个头脑清醒干脆果断杰出女人的我记住了他。我想,在某种程度上,我的确浪费了老祖宗们辛辛苦苦进化而来的大脑,只剩下了原始人的脊椎神经。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