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亚洲:赌性大发

2002-11-29 12:11 作者:甄芳洁 2002年第9期
澳大利亚经纪公司Burdett Buckeridge Young认为,这个地区的赌客们到2010年每年将把230亿美元投入到赌场里,去年这个数字是80亿美元。

东南亚已成为世界较为集中的赌博圈。图为韩国一家赌场。

2002年的中国春节,柬埔寨波贝赌场大红灯笼高高挂。法新社报道说,成千上万衣着光鲜、佩戴蓝宝石戒指的泰国人(主要是华裔)涌到泰柬边境的柬埔寨赌场豪赌。尽管他们开着德国或日本豪华车行驶在曼谷到波贝的高速公路,两边竖着——“越境赌博可能令你有生命危险”的警示牌。一名泰国警官旺猜声称,每天都有1000多名泰国人越过边境,到波贝的赌场赌博,旺猜值勤的地点,距离波贝各家赌场大约只有10米。泰国情报局认为,泰国人的境外赌博让泰国每年流失了70亿铢的外汇。

一个小鹘子,在亚太地区掀起了前所未有的风暴。在亚洲,一个个新的赌场正在兴起,自从政府禁止在首都金边再开设新的赌场后,最近几年柬埔寨在沿泰边境开了12家赌场。马来西亚惟一合法的赌场——Kuala Lumpur外的云顶高地的赌场已经远远不能满足需要,港口Klang外的赌船便开始前来救驾,提供额外的服务。韩国和越南为外国游客开设赌场,现已拥有13家赌场的澳大利亚和5家赌场的新西兰正努力吸引东南亚赌客,虽然缓慢的增长率和市民的反对使新的执照迟迟不能发下。另外,韩国最近也对自己国民开放了第一家赌场,这个赌场位于一个遥远的矿区,自2001年10月正式开放后,每天会有3600人次到这里豪赌,每人平均每天输掉260美元。韩国据说还将有13家赌场陆续开放。印度今年1月开设的历史上第一家赌场是在西部Goa海岸一个用铁锚固定的船上,他们希望能够从尼泊尔和南亚次大陆赌客获得的巨额利润中夺回一些。

一些地方虽然仍旧明令禁止,但界限经常会被打破。缅甸也出现了边境赌场招徕泰国和中国赌客;日本上千台“fun casinos”是比较有名的赌博机,日本一些城市还散落着几个大的非法赌博机构,业内人士说这个国家的第一家合法赌场有可能在2005年出现。台湾地区从1997年开始考虑给赌场发营业执照。泰国的国会好几次考虑开放赌场,现在还没有最终决定,曼谷的10家大的非法赌博机构便有着惊人的利润。亚洲这块土地上最后和最坚决的反对者只有印尼和中国内地。然而亚洲赌博业最近几年的几乎惟一的特点就是蔓延。

澳大利亚经纪公司Burdett Buckeridge Young认为,这个地区的赌客们到2010年每年将把230亿美元投入到赌场里,去年这个数字是80亿美元。

而赌场在亚洲的赌博业只占很小的部分。合法不合法的老虎机、在线赌博、赌马,彩票,还有各种体育和选美赌博,被遮蔽在庞大的赌场背后。香港地区的赌马俱乐部在2001年收入达110亿美元,日本庞大的赌博机“pachinko”,在过去一年吞进了1800亿美元,这个数字已经高于丹麦的国民生产总值。

蔓延的背后,是越来越实际的政府。

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的赌博研究中心主任简·麦克米林说,赌场本身可以大大刺激经济,这点许多政府都在思量,刺激经济经常体现在吸引旅游者住宿和购物上,它们也是税收的一个重要来源。赌场在澳门税收中占据一半以上的比例。政府让赌场合法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清除非法赌场,可以获得巨额利润的非法赌场的危害程度就是日本和泰国政府发现已经很难再开合法赌场了。Burdett Buckeridge Young认为,去年这个地区大约1/4的赌资都花费在非法赌场内,几乎均分在中国内地、台湾地区和日本三个地方。促使政府批准开赌场的另一个原因是赌场比其他类型的赌博更容易管理,最近未经允许的的赌博,包括澳门赌马俱乐部的电话赌博和可以让香港居民神游菲律宾赌场的在线赌博,经常让政府束手无策。变化的原因部分还是随着赌博恶名在亚洲逐渐淡化产生的,社会反对声音日渐消失。“亚洲社会远比20年前更能接受赌博。”香港工艺大学的旅游管理系主任凯亚·陈(Kaye Chon)说,“在过去,它被认为是丑陋的东西,现在它仅仅被看作是一种娱乐活动。”然而分析家们担心赌场将会带来一系列新问题。因为赌场经常会成为洗钱或者其他金融犯罪的首要目标,一些分析家担心亚洲赌场将成为这个地区骗子们的新的金融系统。新南威尔士赌场监控局最近就透露了赌场内金融犯罪的最新调查情况,他们断定在悉尼的星城赌场(Star City Casino)有洗钱的行为,其中40%的豪客(许多来自亚洲)是列在警察搜寻的犯罪名单上的。

一些类似犯罪和赌博成性的社会问题将会成为容易爆发的政治问题,迎合外国赌客的赌场将会引起外交纠纷,最近泰国因为本国赌客过境赌博的问题同柬埔寨闹的沸沸扬扬。在印度,贫穷和不够完善的福利制度无疑也会加重赌场的负面影响。

赌场兴盛的结果意味着将来亚洲的每个人仅仅几个小时的路程,便可以做起Lady Luck的游戏,这将会促使更多的国家去开设自己赌场。分析家认为这个地区的政府应该采取更加主动的措施,如果他们想付出最少的代价而取得赌场的利润,比如自动赌博机的管理和跨国合作。一种解决方式就是建立自治性的法律组织来管理赌场,新西兰的赌博监控局,就是一个类似的法律实体,它的主席要求具有高等法院律师的资格。另外还有行业的合作,例如欧洲游戏组织就是通过自我管理保持着一个高标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