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澳门何氏赌场的经营方式

2002-11-29 12:06 2002年第9期
入门后,赌客要先到筹码兑换处,用现金或银行卡换取筹码。“这样换取的筹码叫‘死码’,只有经过投注,赢钱才能领出‘生码’,‘生码’才能换回现金。也就是说,客人换出来的筹码都必须参加投注。当然‘死码’可以用作代金券在葡京酒店内消费。”筹码根据代表的投注不同,分为不同颜色,较便宜的筹码是圆的,贵的则为方型。“生码”和“死码”在颜色上有所不同。

荷官可以是“职业庄家”,却不可是“职业赌徒”

安全措施

那些来自香港、台湾、内地,以及东南亚为主的赌客通常衣着正规又低调,神情竭力显得镇定,因为赌场规定不能把手机、照相机及危险物品带入。赌客们必须通过像机场一样的安检设施,每个人都要翻包,近身检查。“这是因为回归前,治安问题较多,在发生过几起抢劫赌场的凶案后,在我的建议下设置的。”霍志钊说,“除了密布葡京穿着绿衣的赌场保安外,还有不少穿着深绿军装的尼泊尔雇佣军,他们在澳门已经服务了5年,多数人已经在澳门定居,还学会了当地方言。雇佣军受过特种兵训练,可以慑服暴力分子。”这样的雇佣军在11家赌场中共有约300名。

霍志钊还开玩笑说:“设置安检后,赌场内的劫案少了,都转移到附近金店去了。”此外,不管你走到哪里,都有闭路电视跟踪,目前仅葡京赌场就有600台摄像头。“如果我们愿意,可以根据录像资料,把一个客人从进入赌场开始,他走过的路线,停留过的赌桌这一系列剪辑成一个故事片。”霍志钊告诉记者,“目前,澳门警方破案时常常要借助我们的录像,而澳门有一半的犯罪是因赌而起的,有些人在赌场里开始跟踪赢钱的赌客,然后待机而动,抢劫他们。”

入门后,赌客要先到筹码兑换处,用现金或银行卡换取筹码。“这样换取的筹码叫‘死码’,只有经过投注,赢钱才能领出‘生码’,‘生码’才能换回现金。也就是说,客人换出来的筹码都必须参加投注。当然‘死码’可以用作代金券在葡京酒店内消费。”筹码根据代表的投注不同,分为不同颜色,较便宜的筹码是圆的,贵的则为方型。“生码”和“死码”在颜色上有所不同。

葡京一层及地下一层的大厅,这是供散客小试牛刀的大众场所,大厅里人头攒动,面积仅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因为不禁止客人吸烟,在四面密不透风的大厅内,空气自然有些污浊,但这并不影响人们的热情,一旦有一个赌桌开奖,周围的人就围拢过来,大声呼叫以壮声威。

大厅四周密布着老虎机,赌客最少花两个港币就可以玩老虎机。霍说:“赌场在每台老虎机上投放的底数是100万元,所有11家赌场老虎机都有线路相连,一旦碰上特别的大奖机,场内将会铃声大作,11个场子的老虎机都停下来,由专门的工程师检查是否有机械故障,一切无误后,我们就会把赌金所得发放给客人。”

组织结构与管理模式

赌场内最常见的是穿着紫色制服的荷官和穿蓝色制服的服务员“席面”,多数是女荷官。玩21点的赌台有2名荷官,百家乐则有4名,每个赌台有一名监场,他们本身同时也是荷官。每个厅设置一名穿着红衣西服来回走动的工务,再往上是着黄衣西服的主管,他们负责每个赌场每一班的工作,指导主管的为场面经理,对更上层的行政经理负责。目前“澳娱”有10名行政经理,组成了“澳娱”的高层管理群。

虽然位居基层,荷官却是最引人注目的职位。他们直接坐庄,与赌客面对面,替何大老板去赢钱。“荷官在澳门是一个很有前途的职业。”霍说,“最近‘澳娱’的一次招选荷官,选不到100人,有6000人应征。很多人认为进入‘澳娱’是得到了一个金饭碗,从此可以保证物质无忧,所以,有相当的员工已经为公司服务了二三十年,有的已有40年,他们差不多一辈子是‘澳娱’人。赌牌重新发放后,何鸿(焱+木)先生已向竞投委员会和员工们保证,一个都不少,一个也不解雇。”可以为证的是,记者在葡京一层大厅看到一位当“席面”的老妇,坐在众人拥簇的赌台后边,快要睡着了。霍说:“这虽然不可避免地带来一些员工老化的问题,但何老板心怀仁慈,不忍让他们离开。”

员工

由于所有赌场都是24小时营业,所以荷官上班采取三天一班,一周一个轮回,每日都要上不同时段班的制度。在霍志钊的办公室里,有一张满一面墙的“水牌”,上边挂满了全澳11家赌场正在班上人员的木质小名牌。水牌本身从年代看,也很久远了,这也是“澳娱”传统的一部分。

“澳娱”目前有荷官约6000名,在40年间,“席面”与荷官这样的基层基本上是没有底薪的,赌权改变后,“澳娱”将给员工发底薪和养老金。霍志钊说:“以往荷官多从高中学生中挑选,近年来由于澳门缺高中毕业生,常常从‘中三’、‘中四’(相当于初中毕业生)中选择,有的直接在服务员中择优秀者,每人在接受约三个月的培训后,就可以上岗了。”他们在入“澳娱”前,必须到澳门司法部领取一张“良民证”,以示无前科和不良记录,而且“澳娱”员工绝对不可参赌,这样会影响他们的工作,由于赌台上他经手的筹码众多,所以一个荷官可以是“职业庄家”,却不可是“职业赌徒”。

自产自销的人才

霍志钊负责的部门手下有300多人,责任重大,他虽然还不是行政经理级别的人物,却是惟一列席行政经理会议的主管。他是土生土长的澳门人,在香港上的高中,1965年参与澳娱的录取考试时,从3000应征者中要选择100人。他们考了中文、英文和心算,经过“澳娱”内部的培训后上班,可以领取约300元的工资,比起当时警察每个月200元的薪水还是高。当时香港一个经理级的人,月薪不过500元,而“澳娱”可得1200元,所以,霍得到在“澳娱”的工作后,人人称羡,在澳门,人们通常认为进入“澳娱”工作的人如同中彩一样。

霍由于资质出众,不久就被提拔为组长,还曾培训过一批60来人的土生葡人,后来他们中约90%的男性“荷官”由于对博彩业有深入研究,被选入澳门政府,其中包括现在驻扎在葡京、代表政府监督赌场运作与秩序的博彩稽查司成员。他们见到霍志钊依旧称其为“师傅”,博彩稽查司的办公室就设在葡京一个偏门安检入口处,由于博彩在澳门是强势产业,他们的职权相对很高,司内普通科员的待遇相当于澳门一个警察副区长(即分局局长)。

何鸿(焱+木)在竞投计划中,还打算成立澳门创新国际学校,这将是一个专门培养博彩人才的学校,针对台港澳和内地招生,学制两年。

赌式

由于赌客多元化和时代发展,葡京内的赌式样目前已经越来越简化,基本上只有百家乐、老虎机、赌大小和21点。以往的轮盘由于开彩速度太慢,基本已被淘汰,而21点算起来比较费劲,在整个葡京只剩放置在一楼角落里的一张台子。最主要的赌式就是由何鸿(焱+木)30年前从欧洲引进的“百家乐”,百家乐被认为是最公平而文明的赌法,其实人们更喜欢的是它的“快”,只要庄家给玩家和自己各发两张牌,谁的总数越接近9谁就嬴了。百家乐的赌台跟一张美式台球桌差不多,台子正中央有一个小小的电子显示屏,上边标志着该赌台每一注最小和最大的投注限度。玩小的人自然可以玩2元一注起的老虎机,略大点的可以玩50元起投“赌大小”。百家乐高级点,在一层散客厅内,赌客从100、200、500到10000元起投,最大限度规定在30万元一注。

“澳娱”赌场约80%的营业额是由百家乐创造的,霍志钊介绍说,目前百家乐有200台赌桌,其中超过100台在葡京。

赌厅与赌团

顺着狭小的电动楼梯往上走,来到初级赌厅所在的二楼,这里的每个赌厅都有自己专用的“筹码兑换处”。厅的装修条件明显豪华,服务生轻声慢语,赌客也很宽松地坐在赌桌前。由于当天是星期四,人数明显的没有周末多,有很多赌台并未开台。赌厅各赌台的投注起步从2000、10000、20000到最高限额的50万元不等,最豪华当数四楼的“贵宾会”,起注80000元,封顶80万元。记者在“贵宾会”呆了片刻,正在玩百家乐的一位台湾客,在5分钟之内赢了30万元。

“我们发现,以往在豪客厅内多数是白发苍苍的老富豪,现在则常常可见到30岁以下的年轻人,社会的财富拥有者年轻化,在赌场中可见一斑。”霍志钊说,“在2001年6月,曾经有10个人一团的来自北京的年轻赌客,住在澳门2个月,从葡京赢走了两个亿,当时我们十分惊奇,后来经过检查,知道他们都合乎程序,就如数将支票开给他们了。”

比起虽然人数不菲却依然小打小闹的散客群,更引人注目的正是“澳娱”的这51家赌厅。在20年前,所有赌场全是散客场所。散客数目日见稀少后,引发了“澳娱”内部激烈的劳资纠纷,何鸿(焱+木)请回了远在美国的妹妹十姑娘何婉琪。十姑娘是公认的在人事协调上有特殊优势的女能人,她从美国带回了“赌团”的新模式,即以旅行社和接待处的形式,从各地带回团体豪客,进入赌厅参与赌博。目前,赌厅创造了“澳娱”赌业超过60%的利润。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