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王吧记

2002-11-28 14:07 作者:戈登 2002年第10期
我早在一本介绍装修和家居的时尚杂志上看到了那个酒吧,据说是极简主义或简约主义的风格。就我理解而言,那就是沙发的背很矮,靠不上头,椅子的背够长,可座位小,屁股大的就只能露出一点在外面将就坐着,总之是中看不中用,不够舒服。这酒吧的名字叫“非话廊”,可大家习惯称之为“王吧”,因为开店之人乃一王姓著名作家。

我早在一本介绍装修和家居的时尚杂志上看到了那个酒吧,据说是极简主义或简约主义的风格。就我理解而言,那就是沙发的背很矮,靠不上头,椅子的背够长,可座位小,屁股大的就只能露出一点在外面将就坐着,总之是中看不中用,不够舒服。这酒吧的名字叫“非话廊”,可大家习惯称之为“王吧”,因为开店之人乃一王姓著名作家。

第一次去“王吧”很费了一番周折,按照别人的指示,我在三里屯一条巷子里停下车,四处黑灯瞎火,我就奔着一个明亮而嘈杂的酒馆去了。到那儿一看,里面全是外国人,还是年轻的外国人,人挤人的,似乎和我在杂志上看到的不一样,退出门来,才看见那里是叫“国际青年会馆”的地方。又在黑暗中找了10分钟,才决定推开一扇门,那扇门在街边太不起眼,我本来以为是个库房,推门之后才知道别有洞天,简约主义虽然在墙壁上留下大片空白,却将窗户也一并“简约”掉了,这不好。酒馆里群贤毕至,在我那一桌就座的有一个著名娱乐记者、一个明星经纪人、一个剧作家,这里说的剧作家就是指写电视剧的作家而非话剧作家,还有两个文学青年和一个青年演员。大家正在议论当下时髦的文化话题,有人语出惊人道:“我看那电视剧《橘子红了》,根本就应该叫‘帽子绿了’,说那老板的二太太、三太太分别给他戴上了绿帽子,不就是这么个事吗。”旁边一桌有人正在接电话,酒吧里乱,打电话的声音也大:“明天就是格莱美发奖了?谁知道会发给谁呀,今天不谈格莱美,要谈就谈脑白金。”

酒吧门忽然又开了,这一次涌进来的是一群香港游客,他们都穿浅色羽绒服或棉服,带着一股洗衣粉的干净味道,随后进来一留胡子的胖汉,斜眼打量着香港游客,快步踱上楼去。那群游客见没有座位,也就很快离开。各位看官,那胖汉何许人也?正是这酒吧的设计师,一个很著名的艺术家。席间有一哥们儿喝得多了尿急,起身径直奔二楼而去。到那里才发现,二楼并不是厕所,而是酒吧主人为自己保留的空间,那里坐着两个著名演员,一个头发蓬松呈爆炸状的著名导演,还有那著名设计师,正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看样子也知道自己选用的沙发坐着不舒服。

由此可知,一楼的文化活动尚属于初级阶段,干点儿什么都图扬名立腕,或赚点儿小钱。二楼乃是高级阶段,那里的人干点儿什么出来都会被广泛报道,实乃“风云人物”。

后来有一哥们儿要带我上楼拜会此间酒吧的主人,干上一杯,我难以抑止内心的激动,端着酒杯上去,却发现我的偶像在二楼已酣然入梦,那张宽大的脸庞呈现出一片安详。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