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被俘虏的心

2002-11-28 14:06 作者:包包 2002年第10期
于是,一种没有来由的认同感便产生了,觉得Calvin Klein真是朴实无华,将来一定要拥有它。

1996年,我喜欢上卡尔文·克莱恩(Calvin Klein)的理由其实很简单:那时候,我正不可救药地迷恋英国名模凯特·摩丝;那时候,美国大名鼎鼎的时装设计师卡尔文·克莱恩携凯特·摩丝潇洒优雅地步入香港,开设Calvin Klein专卖店。身材平板的凯特·摩丝身着Calvin Klein的各线服饰,浑身充满着现代、简约、华丽和优雅气息,完全不同于她所演绎的Gianni Versace的香艳奢靡和Gucci的夸张前卫。

于是,一种没有来由的认同感便产生了,觉得Calvin Klein真是朴实无华,将来一定要拥有它。

望“美”止渴一直到纽约的表姐送我—副戴在脸上怎么看都有点像青蛙的Calvin Klein绿色墨镜。1997年春夏,我像青蛙一样在学校游走,网罗了不少好奇的目光。所以那一年,特别不希望秋冬的来临。秋冬还未来临,已有一位朋友开始怀疑这副青蛙墨镜的真实性。她向我出示腕上的时装表,一个小C和大K组成的品牌名称cK赫然出现。她说,想不到吧,30块钱,在上海华亭路买的。那一天,我知道上海有条华亭路,也知道cK的仿冒品已经铺天盖地。

后来,我不再热衷于购买时尚杂志和迷恋凯特·摩丝,我开始务实地关注起适合自己、承受得起、购买得到的配件服饰。预计得到的,Calvin Klein专卖店在北京、上海登陆,cK手表也在杭州的商场亮相。预计不到的,在我所工作的酒店,经常性的名牌特卖会上,盒装的Calvin Klein男士内衣裤,一般几十块人民币就可以搞定。渐渐地,Calvin Klein当时于我的吸引,随着年岁的增长,成反比例地褪去。青蛙墨镜,在一次出差的途中,与近视眼镜挤在一个镜盒中,不幸毁容。此后,Calvin Klein于我,仅仅知道这个品牌而已。

2002年的春节,随着41万内地人流涌向香港。Calvin Klein出现时,我因肩负着众多杭州朋友的嘱托,已经血拼得有点体力不支。“Final Sale/最后劲减”仿佛一剂良药,顷刻间让我精神抖擞。活力四射、笑容灿烂的年轻人画面,在专柜的不同角落巧妙地显现,热情的魅力俘虏着顾客的心。于是,花去45分钟、一千八百五十九块港币,我在售货小姐殷勤的微笑中,为自己拎回了四件T恤和一条裤子。望着试衣镜里自己平板消瘦的身材,我忽然想起了曾迷恋过的颓废迷离的凯特·摩丝。

究竟谁俘虏了我的心?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