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环保的主义

2002-11-28 14:05 作者:无忌 2002年第10期
我发现但凡这样的人——上苍保佑他们吃饱了饭,还赐了一个不错的饭碗,还保佑他们多喝了点墨水,都爱宣称自己是“环保主义者”。

我发现但凡这样的人——上苍保佑他们吃饱了饭,还赐了一个不错的饭碗,还保佑他们多喝了点墨水,都爱宣称自己是“环保主义者”。

见的多了,我觉得虽然他们都属于“环保主义者”的大范畴,但是又可以分成好些流派和主义,和搞文学的、搞艺术的一样。一个朋友是“抽象派”。一次她带我去吃一家烧烤鲫鱼,是现杀现烤的,虽然地方简陋,只提供一次性饭盒和木筷,味道却是一级棒。正吃得眉花眼笑,另一个朋友打电话来说,正在川西草原上打野兔,一枪一个准,可好玩了。我朋友接了电话,就郁闷起来,对那些野兔命运的担忧,使她口里的鱼变得难以下咽。这人总这样,在她看来,眼前的、自己想吃的动物就活该千刀万剐。知道她形容某种东西好吃怎么说吗?她说:“看着杀的,可新鲜啦!”而那些远在天边的藏羚羊啊,野马啊,她要听说有个三长两短,则会寝食难安,感同身受。

有一位“驴友”是“超现实主义”。西藏、新疆、稻城、婺源,都曾留下他不倦的足迹。因为他是媒体工作者,又拍得一手好照片,所以每到一个地方,总会得到当地有关部门的善待,很简单,人家就图他有点话语权。每次接待单位的同志眼见他耳热酒酣了,嗫嚅着提出自己的要求时,他总会语重心长地说:“我不明白,为什么大家想的,除了开发,还是开发?看看这里的人民抬头见蓝天,出门就是青山绿水,真正的诗意栖居啊!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没有不付出代价的事情,开发是把双刃剑,你们要付出的代价就是最为宝贵的环境资源啊!”他全然忽略了:自己刚刚吃下的,正是免费午餐。

还有一位网友,平日里也和我们一样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总说人类其实只是一种灵长目杂食性动物,食物链里特殊的一环。但和很多人不同的是,他春天去山上种树,周末和同仁们提着塑料袋在闹市区回收废电池,五一、十一长假去乡下向孩子们宣传环保基础知识,最新的计划是去可可西里索南达杰保护站做义工。一次看见他在电视里侃侃而谈:“环保当然是以人为本的,是为了我们人类在更美好的环境里生活。”说得真是挺实在。那么,他算“人本主义”阵营的吧。

还有一些很小的派别,听说过没见过。比如以环保的名义杀人越货的“环保恐怖主义”,比如《诺丁山》里那个女孩,只吃熟透了掉在地上的蔬果,算是“绝对环保主义”,还有“极端环保主义”,代言人就是佛经本生故事里那位舍身饲虎的太子。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