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一桩带来死刑可能的“盗打彩票案”

2002-11-28 11:58 作者:朱文轶 2002年第9期
广西南宁的“11.16盗打彩票案”

随着彩票业的多样化,更多人加入到这个游戏中

被当地媒体戏谑为“粉仔”(吸毒人员)的林东海连自己都不知道是走运还是倒霉。百万分之一的机会被他撞上了。在彩票机上的随意一击换来了60万巨额奖金,但同时也换来了“死刑可能”。

这桩发生在广西南宁的“盗打彩票案”和去年号称“武汉第一案”的湖北体彩案有诸多相似之处。比如案犯的无业背景、作案的拙劣手段以及案件定性上的困难。

差别在于,南宁彩票案的案发地是在一处鱼龙混杂、毫不起眼的投注点。程序的规范性再次受到质疑。在记者采访中,多数知晓案情的专家更愿意把它看作湖北体彩案“遗留问题”的延伸。而相关问题是,以非法途径取得的60万元巨奖如何处置分割引发的民间争论以及关于设立“彩票法”的再次讨论则让简单的案情看上去更有趣味。

直到今年1月,发生于广西南宁的“11·16彩票案”仍未向媒体披露。广西福利彩票发行中心的解释是,“为防止公开后有人效仿盗打彩票行为”,而事实上,此次盗打行为并没有任何新创意和技术含量。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被采访者称,2月22日在北京举行的全国彩票工作总结会议可能是当事方不愿过早曝光管理漏洞的真实背景。

如果没有意外的中奖,吃“黄莲”的会是投注站的业主王宁生——由经营失误带来的2万元损失要由他自己垫付。相反,对现已被批捕的林东海来说,一切可能会永远是个玩笑。

整个事件的发生与博彩本身的特征一样布满了偶然。

“广西风采”232号投注站位于南宁市长岗路金牛桥市场旁,负责人挂的是王宁生的名字。而王宁生告诉记者,投注站是她和毗邻的一家音像出租店老板陈忠合伙办的,音像店和232号投注站之间有一小门相通。

2001年11月16日下午,两个老板都不在。由陈忠的远房亲戚李肖珍帮忙打点两个店面的生意,不可避免要来回走动。李肖珍向记者估计了一下她从投注站走到音像店的时间,大约不到一分钟。

这两分钟往返的“时间差”被林东海瞄上了。

据王宁生介绍,一张彩票从电脑中输出的时间是五秒。这样来计算的话,两分钟可以打印至少二十张彩票,如果按林东海盗打的这种每张22880元的复式彩票算,盗打总金额可以高达40余万。

负责此案的南宁市公安局刑侦四大队队长边立海告诉记者,林东海有过小偷小摸案底。根据他的印象,曾因盗窃被劳教两年的林东海显然不具备制造这种大案的心理素质。

后来发生的事实支持了这一判断:林东海事先并没有对行动进行刻意策划,看上去也并没有老到的“经验”,“随手捞一把”是其主要心态。以至于惊慌无措中,林东海在投注机上接连敲了两下回车,他拿到的是那张当晚中了一等奖的206号彩票。五秒钟之后,流水号为207号的另一张16个号码的复式彩票被打印出来,打印时间是1点55分15秒。这点林东海完全没有意识到。

正是这张林东海预料之外的“副产品”让李肖珍注意到了“投注机可能被人盗打”这一事实。下午2点零分45秒,李肖珍在注销了这张207号彩票后,打印当天的销售报表,发现销售金额为2万多元。而在她的记忆里,“当天总共只销售了2000元左右的彩票”。李肖珍立刻把当天销售数据传到南宁体彩中心机房核查,发现确实有一张流水号为206号的彩票在16日1时55分7秒的时候被售出,号码与已注销的207号彩票完全相同。

由于没有彩票凭证,不排除投注点监守自盗的可能,206号的注销方案被体彩中心否定。

记者从广西福彩中心主任张国汉那里了解到,投注点没人看守的情况经常出现,盗打彩票在南宁远非第一次。老板陈忠称,“我在下午3点多向公安机关报了案,4点多向阳派出所两个民警到投注站做了笔录”,“时间很短”。向阳派出所所长黄绍球表示,“根本没有证据,也很难取证,当时无法立案侦查”。于是并没有多少人把这当回事。

然而晚上9时40分,广西电视台生活频道“广西风采”福利彩票的91期开奖让事情戏剧性地发生了变化。当晚中了4注一等奖,林东海顺手牵羊的206号彩票赫然其中。巨奖也使这一简单案件的涉案金额迅速从2万元上升到了60万元。

“林东海可能想,碰了次‘万一’,或许还会再碰一次。”一个办案人员笑着跟记者说。

第二天,林东海的母亲纪其英和妹妹林东燕拿着这张206号彩票去体彩中心桂南管理处兑奖点,声称“彩票是一家人合伙出钱的”,她只是来认领。当时在兑奖现场的广西福彩发行中心常年法律顾问张树国律师向记者回忆,当他告诉纪其英“如果这确是一张盗打彩票,未兑奖的话,按2万元盗窃罪论处,最高量刑是10年;如果兑奖完成,则按盗窃罪和60万元诈骗罪论处,以重罪诈骗60万定罪处刑,最高量刑可以至死刑”时,纪的脸色起了变化。张树国还注意到,当时门外有两个男子一直在张望,张推测,“其中一个应该是林东海”。

60万元终究还是没领,林东海显然被吓坏了。11月18日,林去了离家老远的云南思茅澜沧县避风头,12月14日晚,被南宁警方抓获。

案情并没有疑点。于是更多人把注意力的重心转移到了那笔“领取未遂”的60万元巨奖上。2月1日,当地的《八桂都市报》和广西彩票网联合举办了“盗打彩票事件”网上调查,几天中近4000人参加了“如何处分这笔钱”的讨论。张树国律师认为,“在法院终审10天内林东海不提起上诉前,这60万元都还应该处于待处理状态”。

已经有所改变的是:从今年年初起,南宁的所有个体投注点都修改了电脑程序,一次性购买600元以上的彩票,需要由业主本人亲自输入密码。

[资讯]

近年中国彩票纠纷的诉讼档案

2000年11月16日 安徽桐城“安徽风采”福利彩票纠纷案

2000年6月 上海“空白彩票纠纷案”

2000年6月 海南“非法经营彩票案”

2001年4月 武汉“4·20体彩案”

2001年6月 北京20人集体购资彩票案

2001年11月 “11·16南宁盗打彩票案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