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菜篮子里漏下的公害

2002-11-25 17:16 作者:纪江玮 2002年第10期
城市周围的禽畜养殖已经带来了近乎失控的污染

在韩国,家禽厂的排污标准非常严格

大城市周边的禽畜养殖业在为城市提供蛋白质的同时,也带来了几近失控的污染

“拆了,马上就拆了。”杭州灯塔养殖场的一位负责人在电话中告诉记者,语气中颇有些遗憾:“猪都卖得差不多了。” 杭州的灯塔养殖场在养殖业内赫赫有名,被称为“五星级” 养殖场。因为它不仅规模大,而且还有从国外引进的上千万元的污染处理设施。但由于它靠近居民区,不符合新的城市规划和环保要求,终于还是难逃搬迁的命运。

像灯塔养殖场这样建在大城市郊区的“食品供应基地”几乎每个大城市都有。在北京四周的郊区就分布着800多个规模化养殖场,在五环路以内还有10多家养殖场。这些养殖场少则有几百头禽畜,多则有上万头。像灯塔养殖场那样大手笔处理污染的,不到10%。据北京市环保局自然生态处的处长程霞介绍,北京养殖场产生的禽畜粪一年有700万吨之多,与之相对照的,是北京的生活垃圾一年为400万吨。而排入水中的污染物一年有7万吨,占全部水中污染物的1/3。

中国规模化禽畜养殖的污染规模目前已达到惊人地步。据国家环保局最新公布的一份报告指出,1999年我国畜禽粪便产生量约为19亿吨,是我国工业固体废弃物产生量的2.4倍。其中规模化养殖产生的粪便相当于工业固体废弃物的30%;畜禽粪便的污染排放量已达7118万吨,远远超过我国工业废水和生活废水的排放量之和。

更为严重的是,对环境影响较大的大中型畜禽养殖场80%集中在人口比较集中、水系较发达的东部沿海地区和诸多大城市周围。调查发现,由于多种原因,我国许多规模化畜禽养殖场地处于对居民区有影响的区域内,30%至40%的规模化养殖场距离居民或水源地最近距离不超过150米。养殖场选址不当不仅构成了对周边地区的环境压力,还在许多地方造成了畜禽养殖场主与周围居民的环境纠纷。

谈到畜禽养殖业的污染时,国家环保总局自然生态司农村处处长李远用的是“威胁”二字。而且,李远说,畜禽养殖业作为农业的污染源,过去没有加以控制。传统养殖业与种植业紧密结合,而且是分散的,畜禽的排泄物最终都会送到田里,作为有机肥使用。但是近年来在城市周围兴建了许多规模化畜禽养殖场。由于城市周边没有足够的耕地来消纳如此大量的畜禽粪,使种植和养殖严重脱离。简而言之,李远说,种地人不搞养殖,养殖的人不种地。畜禽废弃物没有了出路。按农业部估算,每公顷土地合适的肥料量是280公斤,而实际产生的肥料分摊下来已达到每公顷411公斤。

多余出来的肥料并不是只有“堕落”成污染一条路。据北京市农业局土肥站的王先生介绍,建一个有机肥厂,投资在20万元到70万元之间,一般1~2年就可以收回成本,开始赢利。但据北京市环保局自然生态处处长程霞介绍,北京目前由有机肥厂处理的肥料所占的比例还是比较小,大多数肥厂一年最多只能处理1至2万吨禽畜粪。肥厂数量不够,由北京市农业局参与建立的有机肥厂到目前为止有8个,规模都不是很大,年产量多在3000~5000吨,布局不广泛,只能处理周边地区。

有机肥厂规模做大就会出现原料不足的情况。北京长城高效有机肥类有限公司的生产能力是年产5万吨。而目前的年销售量是1、2万吨。该公司的总经理黄永林说,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原料不够。附近的鸡场一年只能提供1万吨左右的粪肥。京圃园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存在着同样的问题,据项目经理温洁介绍,该公司目前有十多家加盟的厂子,由于资源不集中,每个厂的处理量都不是很大,年产一共才1万多吨。

有机肥的市场是一个更加复杂的问题。使用有机肥的农产品虽然品质好,但是有机肥见效慢,相对每亩的价格要高于化肥。国外的有机农业一般都有政府补贴,但中国目前还没有。盘锦的有机大米倒是走出了一条成功之路,它的价格达每公斤8元,普通的大米只有2元。有机大米每亩的收入多出500多元。目前供不应求。

但这无法改变中国有机农业依然处在初级阶段。黄永林的说法是,“口号喊得多,具体落实得少”。他的企业本来是为绿色食品基地配套而建的,但他说,不少绿色食品基地是假的,还是用化肥。所以并没有出现预期的市场需求。有机肥市场上良莠不齐。北京土肥站的质检人员曾见到有的小肥厂在使用别人的包装袋,以次充好。所以,黄永林说,难怪农民对有机肥有反感。

资源变污染在北京还有特殊原因。由于北京大量的养殖场采用水冲式清理,使畜禽粪直接进入水中,固液混合,难以分离,无法成为有机肥原料,并且使水处理成了养殖污染处理中最花钱的项目。据介绍,一吨废水处理成可直接排入河道的地表水需要5000~10000元。据一位专家透露,曾有官员到国外猪场考察,觉得那里的水冲式好,劳动强度低,所以在国内推广。北京推行菜篮子工程时,对养殖业进行补贴,但有一个条件就是必须使用水冲式清理,由此这种形式遍地开花。但弊端很快显露出来:北京是缺水城市,水源有限。于是水冲改为了水泡,结果是对水和空气造成更严重的污染,而且增加了处理难度。国外的水冲因为有配套用地,可以进行长时间密闭发酵,然后就近还田。日本实行的也是水冲式,它虽然同样缺水,但它在回收前期的干湿分离做得很好,到水冲阶段时,已没有很多固体成分,污染程度接近生活用水,因而处理起来也比较简单便宜。

污水问题可能会使不少的养殖企业最终停产。北京市政府在2002年2月1日发布的有关文件中已确定了这样的政策。养殖场清理方式的转变正逐步展开。据程霞介绍,北京的400多家猪场中已经有一半改成了干清式。

李远曾到加拿大等地考察,对那里的“以地定畜”比较欣赏。加拿大严格以土地的承载能力来确定养殖的数量。但李远也强调到,这些国家地多人少,土地量可以满足养殖需求。中国不可简单照搬,但这应该是中国未来努力的方向。

在日本、韩国,李远介绍说,规模化畜禽养殖业被称为畜产公害,是作为重污染业来管理的。日本、韩国都制定了相当严格的排污标准。所以现在已出现一些污染严重的企业向中国转移的情况,即养殖在中国进行,污染留在中国,但是产品出口。

所以一个严格的标准是非常有必要的。规模化畜禽养殖业污染调查结果公布不到一周内,国家环保总局又公布了国内第一个畜禽养殖业污染排放标准。第一个行业的技术规范很快也会公布。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