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国企老总被害案的强弱之变

2002-11-25 17:12 作者:柯立 2002年第10期
谁是真正的弱者?

杀害祁松的凶手伊罗家的住宅楼

2月27日,记者赶到湖北黄冈市采访白莲铝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祁松被害案,此案在这座城市里“已经是旧闻了”,现在议论的热点是一著名私营老板因拖欠工资被员工砍成重伤。

“劳资纠纷”是多数人对这类案件的主要观察点——2月底被广泛报道的“劳资纠纷半年内引发湖北3名国企厂长经理被害”,因其时机恰逢全国“两会”而备受重视。在这类“劳资纠纷”所形成的刑事案里,企业负责人与企业职工的强弱角色已被预定,但事实也许未必完全如此。一位接近过祁松的国企老总告诉记者:“上头压指标,下面职工要钱,我们在中间,我们才是真正的弱者”

至少从表面上看,白莲铝业集团有限公司并没有任何败落景象,这家黄冈市最大的企业厂区和宿舍区大门都张贴着繁体字大红春联。知情人说:这份高兴不完全是因为春节,而是企业刚摘掉连续5年亏损帽子。坐电梯上办公大楼9层,董事会秘书表达了喜悦之余的惋惜:“祁总遇难时刚过完50岁生日,工作劲头蛮足。”

白莲铝业集团是国家百强有色金属冶炼企业,职工2000多人。2001年7月14日祁松在家中被害,身中22刀,致命伤达16处,心、肝、肺、胃均被贯穿。警方只花72小时就破了案,凶手是19岁的职工子弟伊罗和好友刘田华。宿舍区认识伊罗的人不少,他们的描述是:伊罗长得帅,但好吃懒做还吸毒,无正式工作和固定收入,偷过舅舅的摩托车变卖,家里值钱的东西更搁不住。此前两次进班房,祁松曾帮忙保释出来,并介绍到外地做临时工。“伊父1997年在设备科因岗位竞争失败下过一次岗,与祁松应该说无关,2000年1月已回公司保卫部上班。母亲一直是公司职工,说伊罗因父亲下岗而报复行凶,有点站不住脚。”

警方向记者提供了两人的口供:“当时手头都很干(指缺钱),本想绑架刘田华所打工的发廊老板的儿子,刘不忍心:‘老板对我不薄’,伊罗说:‘作以(黄冈话,意指“干脆”)搞祁松算了!’”

据办案干警介绍:“跟踪祁松两天后,7月14日晚,趁其独自回家时,伊罗敲门称找祁伯伯有事,祁从防盗窗见是伊罗,开了门。进屋后,两人用刀逼住祁松要钱。当过兵、块头不小的祁松并不买自己眼看着长大的伊罗的账,奋力挣扎。慌乱中两人举刀乱捅,很快,祁松不动弹了,二人就进内屋乱翻,只找到6500元现金和两张信用卡。大失所望的两人又把祁松从地上拽起来逼问信用卡密码,祁已只会呻吟,两人补了几刀,带着钱和祁的手机仓皇逃走。随后找的士出价1000元连夜到长沙,躲到一位女网友处。”办案干警说:从现场和审案过程看来,犯罪手法很蹩脚,漏洞百出。

去年9月5日,黄冈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此案时,伊罗声泪俱下念完羁押期间所写的1700多字忏悔书:“吃喝玩乐、好逸恶劳是我生活中的大部分,这应该算得上是我时至今日的根本原因……”结果一审以抢劫罪判处两被告死刑,两犯上诉省高院被驳回维持原判。去年9月24日,黄冈市召开严打公处大会,3000多名群众自发参加,两犯当天被处决。

警方的案件叙述,既简单也无悬念,不过因此而引发的社会猜测极其丰富。当地一位记者转述了警方当初对案情的分析,其描述的情况远比案件本身丰富。

祁松在黄冈是名人,有湖北省企业家协会副会长、省劳动模范、市人大代表和企业家协会会长等一堆头衔。案发后主要的传言有:一是权位之争,因为他有升黄冈副市长的可能性;二是黑帮报复;三是企业内部矛盾——这一推测最经典的细节是,案发后公司一位前副总曾是第一个怀疑对象,有笔钱在他手上下落不明,祁松将其职位从头到脚抹干净,他曾多次扬言要杀祁松。祁松死后,此人当着市委市政府领导的面,在其遗体旁吐了口痰,很大声地“呸——”。

黑帮报复曾是警方侦查的一个重要方向。铝业集团规模大人员复杂,80年代陆续从山沟迁到城市,一些职工素质跟不上,子女缺少就业渠道流落到社会等原因,导致涉黑成员多、帮派多,在黄冈远近闻名。白莲集团一位管理人员就向记者毫不讳言自己涉黑背景:“有些事找黑道比红道见效快。”“集团及所辖子公司,一些稍大的事项均须祁松亲自批,有时难免可能触犯黑帮利益。祁松一家警惕性很高,据说,他与妻子一般每隔半小时或一小时会通一次电话,有公事基本上不在家里,遇到陌生人绝不会开门。”

破案后尽管证实这只是单纯的抢劫杀人案,起因是伊罗本人恶欲膨胀,并无其他背景。但民间关于此案各种牵强附会之说至今不绝,因为复杂的社会环境有太多的素材可以组合。

在集团生活区,几个下班后正在院里闲坐的职工指给记者看:祁松家与伊罗家原本在马路的两旁并列,祁家在四号楼,伊罗在三号楼。祁松的妻子曾向同事抱怨说:“住在宿舍区找的人多,干扰多。”后来,祁家在一个国家级的安居工程中买了套新房,搬进去没几个月就遇害了。祁松要是不搬家大概死不了,一搬家,给人的感觉似乎很有钱。凶手伊罗也交待说,就是觉得祁家有钱才起了歹意。

询问他们对祁松的印象,普遍说法是:并无明显的人格漏洞。作为部队转业干部,他管企业不算在行,但事业蛮强,为人和气,不是霸道、贪得无厌之人。有人认为祁松最大的缺点是不如别的老总有威信,“祁松人有点阿弥陀佛,职工敢在祁松的办公桌上坐,跟他赌狠,在别的老总面前谈都不谈。伊罗的父亲就是一例,伊父几次找祁松做生意,也不用送礼讨好,只要到祁松办公室,说‘祁总,起来起来,位置让我坐’,坐上两天,祁松什么事都会答应。宿舍区门口有对石狮子,就是伊父介绍来的,索价1.7万元,祁当时说不需要,即使要了不起也就三五千元。伊父拿出惯用伎俩,于是得逞。有些职工看出祁松这个弱点,要解决问题往往采用类似办法。事发后有人议论说伊罗就毁在有样学样上头”。

出事后,两家在黄冈的房子都人去楼空。伊家门前贴着半边春联“天增岁月人增寿”,门楣上的“五福临门”早已模糊,两根避邪艾草仍插在门上。事后,老伊和老婆没脸在这一带呆,搬回老家去了,老伊的工资关系还在保卫部,他老婆已到年龄刚办了内退手续。在祁松的新居没见到其家人,楼下的小卖部里,正打麻将的妇人说:出事后那屋子一直没人住,祁家正在寻找买主准备出售。

祁松当铝业集团一把手5年,公司跻身中国百家最大有色金属冶炼企业之一,被列入全省85家“巨人工程”企业和第二批现代企业制度试点单位。黄冈人眼里的祁松是无限风光的。一位相当了解他的同行评说祁松:计划经济多年养成的僵硬机制、职工惰性,都成为改革发展的瓶颈,在这种现实里,祁松其实活得很累。

集团办公室主任罗旭平说:“2000年黄冈市实行国企一把手年薪制,全市排名第一的是年薪40万元,祁总排第二,12万元,这是根据上交利税、效益等多项指标综合得出的,黄冈历史上前所未有。原本该2001年春兑现的,但市政府、劳动局催过几次,祁总除了每月预领2000元工资外,剩余的钱一分没领。厂里一线职工好的也就千把块,普通职工一般600多元,而老总年薪12万元,怕难以平衡。2001年度年薪制暂时搁浅,因为市里的政策没明朗。”

一位厂领导说:“祁总1997出任铝厂一把手之前,在铝厂与泰国合资的富士铝业公司当了5年中方副总,当时月工资8000元。这个岗位被认为是一个肥缺,祁松的前任肖总在到退休年龄后,市委市政府本来做其工作,希望他留任董事长,被肖总拒绝,转身到合资公司当中方经理去了。国企当前所有人的权利义务不到位,搞得好搞得坏差不多,盈利了得不到相应待遇,即使发你100万元也不敢拿,凭什么?因为功劳不是你一个人的。市领导有、副手有、职工也有。经济欠发达地区、困难企业尤其如此。”

凶杀案使国企老总的人身安全成为话题,记者问黄冈的一些国企厂长经理:“事后可有以此为鉴,认真防范,确保人身安全?”均摇头否认:“有些事防不胜防。也曾有人建议给企业家请保镖,但事实上是痴人说梦,一是摆不起这个谱,二是没有人敢这样摆,国企里下岗职工都顾不过来,给保镖开工资?唾沫淹死你!”

记者在铝业集团看到一份“关于申请祁松同志工亡抚恤的报告”,经市长亲自批示,同意破格参照工伤死亡待遇政策执行,一次性获抚恤金、丧葬费2.8万余元。因所处环境复杂,生前祁松等公司21名管理人员都参保人身意外伤害综合保险,这次祁家获人寿保险公司4万元赔款。祁松儿子2001年大学刚毕业,现在外地上班。妻子有工作但因单位效益不好长期未上班,市工业局为其妻提前办了退休手续。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