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风吹来的沙

2002-11-22 11:39 作者:布丁 2002年第46期
他没有把握,也许他该换一身干净衣服,找一个合适的借口去见那姑娘。可警察已经来到现场,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北京的冬天是从夜晚来的,睡梦中都能闻到那尘土的味道。有一个年轻人,在街上走,街灯被风沙吹得昏黄,马路上空空的,偶尔有一辆车飞驰而过。他茫然走着,血腥的味道与沙土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出于一种不可遏止的冲动,他刚刚杀了人,他要逃到一个温暖的地方。但在走之前,他必须和一个姑娘去做生死别离。他爱那个姑娘,幻想着那姑娘能和他一起逃走,但他知道,那姑娘不会做不理智的事情。

他没有把握,也许他该换一身干净衣服,找一个合适的借口去见那姑娘。可警察已经来到现场,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这是一个故事的开头,我好多年前就想好了这个开头,却一直没有编下去。后来我就在报纸上看到了类似案件,一个小伙子,贪污了一大笔钱,在我模糊的记忆中,他好像替公司去银行存一笔钱。然后,出于一种不可遏止的冲动,他揣着钱就跑了,跑到一个特别暖和的地方——海南岛。他的女朋友就在海南岛,但两个人还是分手了。这个小伙子做了整容手术,但还是心理脆弱,在潜逃两年后投案自首。

这个真实的案件和我要编出来的故事很相似,可还有一些地方不一样。比如说,那家伙跑向海南的时候心里还怀着一点希望,他要去见他的女朋友;可我故事里那家伙离开北京的时候一定充满绝望。我知道,这两个人都不能心存侥幸,逃脱人民专政的铁拳,但面对一个姑娘还可以有一点点幻想。还有,虚构中的那一个不能心理脆弱,在争取到爱情之前不能轻言放弃。他既然犯了罪就老老实实接受这个事实,不后悔,不忐忑,不自欺欺人,也不自投罗网。

我把这故事构思了好几遍,关于爱情的段落都编得八九不离十,可犯罪那部分却没什么着落。我让他杀谁,为什么杀人,让他拿多少钱跑,让我们的公安战士怎样神勇,这些需要想象力的东西我编不出来。
我看电视上的法治节目,希望能了解公安机关的英雄事迹和一些真实的案件。后来我看到一个懵懵懂懂年轻人,出于一种不可遏止的冲动,杀了人,逃跑了,但他没有离开北京。他对着电视镜头麻木而流畅地讲述他的潜逃经历,饿了就偷两张烙饼吃,困了就随便找个楼道睡觉,夜里还曾悄悄溜到家,看看家里窗户透出的灯光。后来天气冷了,被抓的时候穿着一件不知道从哪里拣来的大衣。

我看着他平静的犯罪故事,不憎恨不怜悯,只是竭力去想他怎样度过从夏天到冬天这半年的时间。在我那个永远也不会完成的犯罪故事中,罪犯在北京逗留的时间不能超过48小时,他要赶在警察发现他之前亲手埋葬他的单纯的思念。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