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时事 > 正文

阿富汗战场的第N滴血

2002-11-21 10:08 作者:吴鑫 2002年第11期
“蟒蛇行动”和“陆军黑手党”

阿富汗自由战士在经历了多年的流血战斗后打败了苏联人,然而,这种抵抗却在美军毁灭性轰炸、高科技作战和当地军事力量帮助三管齐下仅仅几个星期之后便被摧毁。塔利班政权的急速崩溃曾使所有人感到震惊。然而,三个月已经过去,现在的美国军队却陷入了和“基地”组织和塔利班残余分子的血腥地面战。阿富汗战场上已经取得某种军事“胜利”,这种在过去数月的政治和外交演说的常用说法,突然显得不成熟起来——

凯文.巴特勒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在导弹即将打中目标的时候,“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残余分子们突然从刚刚向美国地面部队发射炮火的地方潜入洞穴中。而F-15战斗机刚刚离开,这些敌人重新出现,朝着美国人扔石头、挥手和大声叫骂,以示轻蔑。

“我从来没有感到这样失败和气愤,”这位30岁的上尉告诉美联社记者。对于第101空降部队来说,失败来得很容易。他们正在面对全副武装和掩护良好的敌人。他们的睡眠时间严重不足,在低于0℃的空气中颤抖着,寒冷让他们的制服变得僵硬起来。

巴特勒于是请求再次空袭。可是不久,他通过望远镜看到,敌人再次消失在大约9000英尺高处的花岗岩山洞中,而当轰炸结束,他们再度出现,咧着嘴笑,兴高采烈地拍打着胳膊。

这一次,巴特勒朝山峰向上跑去,目的是为了使自己暴露在敌人的炮火下,敌人一旦现身试图攻击,就可以准确地判断他们的方位。稀薄的空气使巴特勒的运动更为困难,当获知了敌人位置的一个参数后,便向后急跑,告诉后面的通信员。这样的往返需要6次,才能确定获得了他需要的最准确的数据。最后,他准备实施自己的计划:60毫米口径的迫击炮在战斗机空袭的同时向那个洞穴猛攻,这样做的危险在于可能会将飞机置于己方炮火的威胁之下。

转眼间,飞机的轰鸣声已经可以听见,就像前几次一样,这些敌人进入洞穴中,过一会儿,第三次出现以嘲笑美国人。但是,当他们刚刚出现,迫击炮就朝他们的头部发射散榴弹。事后,美国特种部队士兵攀上岩石,清点了死亡数目——4个人死了。

巴特勒和他的士兵属于第187步兵团的阿尔法营,现在仍在阿富汗的山坡上战斗。据美联社的消息,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部门推荐获得铜星勋章。

这是一名美军下级指挥官的在这次“蟒蛇行动”中的一次作战经历。“蟒蛇行动”是阿富汗战争开始以来规模最大的陆空联合攻击行动,也是规模最大的地面战。从3月2日开始,在阿富汗的美国和西方联军汇同部分阿富汗地方军队,对喀布尔东南121公里帕克蒂亚省加德兹山区的“基地”组织和塔利班武装进行围剿。这标志着美国常规部队首次参加攻击行动。

“‘蟒蛇’会紧紧缠住猎物,然后将其勒得粉身碎骨,”《纽约时报》说,行动代号反映了美军尽力阻止“基地”和塔利班残余分子逃脱的决心。这次,除了阿富汗军队和特种部队之外,上百名美国常规部队士兵也参加了战斗。美军还第一次在战斗中使用了阿帕奇AH-64攻击直升机来轰炸“基地”组织阵地。美军第10山地师和第101空降部队已经切断了敌人可能逃跑的路线。

然而,在“蟒蛇行动”开始时,美国及其盟国部队却遭受了超出预料的损失和伤亡。

据路透社报道,3月4日,一架MH-47“支奴干”直升机在向阿富汗东部地区运送特种部队时,被至少3枚火箭弹击中,并被迫降落。这架飞机重新起飞离开地面时,产生巨大震动,一名战士给从机舱后面“摔”了出去。直升飞机在6公里外再次降落,这时,救援飞机赶来,决定回去营救。但当这些人返回时候,塔利班和“基地”组织余党已加强了工事,设计了包围圈。这批美军士兵在经过18小时激战后,6人牺牲,打死了40至50名敌人。美军司令部则表示,那名摔出去失踪士兵是海军“海豹突击队成员”,在被塔利班俘虏后惨遭杀害。

美军最终进入掩体后,一名美军士兵说,“我们到达时,他们刚刚撤离,床还是热的,茶也是温的。他们就住在这种泥棚中。我们缴获了不少57 毫米无后坐力步枪、82毫米迫击炮,还有大量AK-47半自动步枪弹药、药品、夜视仪、收音机。”

这一天被美国媒体比喻成10年前美军在索马里遭遇的黑暗的一天。

3月7日,“蟒蛇行动”的指挥官驻阿富汗美军司令哈根贝克少将说,在6天的战斗中,已有300多名“基地”组织和塔利班武装分子被击毙。由美军、阿富汗政府军和法德等国士兵组成的联军方面有2000多人参加了战斗。美军的死亡人数为9人,受伤人数为40人。

可是,英国《亚洲时报》认为,美军和盟军的实际伤亡要比这高得多。除了这架“支奴干”,另一架美军直升机在索塔昆道和马塔切纳之间被击落;两架直升机在霍斯特机场被击毁。塔利班方面的消息说,大约有160名美国、阿富汗和盟军士兵被击毙。

在这次大规模的地面战中,美军似乎从去年12月进攻托拉波拉山谷的战役中汲取了教训,不再像以前那样打阿富汗模式的“代理人”战。美军第一次占据领导地位,阿富汗盟军只是作为次要的支持角色。《经济学家》分析说,在托拉波拉山区的战斗中,美军主要依靠与阿富汗盟军合作,在大规模空袭后安排少量特种兵进入,这样可以将美军的伤亡减到最小。但阿富汗武装力量不愿意冒生命危险进入那些复杂的山洞,而且他们人员成分复杂,立场捉摸不定。部落军官常常收受好处,结果有上百名“基地”战士,也许包括本.拉登在内都逃之夭夭。

但美军的阿富汗同伴却抱怨美国人根本听不进他们的警告。《经济学家》分析说,其中一个原因是,来自阿富汗武装的信息经常无法轻易信赖。这不仅因为他们容易轻信别人,而且,他们经常会将那些符合他们目的和利益的信息告诉美国人。

近来,不断有报告显示,年初美军误炸那个阿富汗长老车队就由于情报出错。一个当地的军阀巴查.汗错误地将这个车队报告成塔利班车队。他的另一个情报还造成了抓捕帕克蒂亚省省长的行动流产,事后的枪战更造成几十人丧生。

《金融时报》在一篇名为《朋友和敌人》的文章中引述了阿富汗地方部队司令哈桑哈伊勒的话:“美国不理解我们这里的地方政治。它不知道该信任谁,而且信任了不该信任的人。”这位司令相信自己知道3月4日重大伤亡的原因:情报不准,缺乏协调,以及相信了不该相信的地方指挥官。

更大的危险还是来自敌人。“我们面对的是‘基地’组织和塔利班中非常顽固的分子,我们预料到他们会进行顽强的抵抗。”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在记者招待会上说。

目前,美军正在为“蟒蛇行动”增派军力。3月6日,弗兰克斯在五角大楼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说,他已向加德兹附近山区增派大约300名美军士兵,使在该地区参加代号为“蟒蛇行动”的美军人数接近1200人。此外,他还向那里增派了17架武装直升机,其中12架是陆军的“阿帕奇”直升机,5架是海军陆战队的“眼镜蛇”直升机。弗兰克斯说,美军此次增派兵力是因为“敌人的抵抗能力超出了我们原先的估计”。

然而,“在这种短兵相接的冲突中,冒更大风险是不可避免的。美军将直接面对长期以来一直使在阿富汗作战的外国军队屡遭挫败的严酷环境:极为寒冷的高海拔山口,数百个已筑好防御工事的洞穴和隧道,以及用壕沟工事将自己保护起来的敌军”。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分析说。该报引述一位五角大楼官员的话说:“这些人不想跑。他们想和我们在地面上捉对厮杀,就像苏联和阿富汗打仗时那样,这些人的目的达到了。”

陆军黑手党

蟒蛇行动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空军高级官员对《华盛顿时报》发表的私人观点中强调,美军仓促采取规模较大的地面战这种战术是导致3月4日的直升飞机被击毁事件的主要原因。他还认为,美军这种战术改变的背后凸现了五角大楼内军种之间的争斗和陆军的影响力。

“我们失去7名士兵的过程简直就是索马里事件的重演。弗兰克斯和当年的鲍威尔在索马里犯了同样的错误。”这位空军官员说,许多五角大楼里的人也很担心在帕克蒂亚省美军行动所采用的战术。在一些非正式的场合已经在讨论要不要撤换指挥官的问题,但是更多的人认为一旦撤换指挥官,可能会给盟军甚至是本·拉登的支持者传递错误的信息。

“‘蟒蛇行动’中的陆军地面行动开始得太早了。”这位军官告诉《华盛顿时报》,有消息显示,导致后来的救援行动出现问题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缺少空中力量支援。

他们认为,空军在空中用精确制导炸弹,以及A-130武装攻击机发射榴弹炮持续轰炸那些敌人躲藏的山洞和掩体应该长达几个星期,在这期间,特种部队应该展开行动为空袭指定目标,但不用和全副武装的敌人面对面交锋。利用持续轰炸消灭他们的有生力量或者逼迫他们逃亡,要做的事情是架设更多的路障将出路堵死。之后,才应该进行大规模的地面战。

“他们没有从托拉波拉战役中学到真正应该学习的东西。”这名官员说,“如果你知道某人藏身的范围,为什么不包围它并持续轰炸它,然后让特种部队和中情局潜入取得情报指导轰炸?”

“问题在于为什么弗兰克斯和军方放弃了以前运用成功的战术?”

这个消息来源说,五角大楼里的“陆军黑手党”施加了压力以求让常规部队更大程度的参与战斗。“陆军黑手党”这一术语用来描述五角大楼里陆军高级官员帮派。

其实,美国陆军对现在美军越来越多地借助高科技武器空袭的作战方式造成自己地位下降的失落感与日俱增。二战后才成立的“新锐”美国空军成了他们“嫉妒”的对象。而在二战之前,空中的力量主要是陆军航空队和海军航空兵。陆军中的有些官员一直对于未能积极参与科索沃战争耿耿于怀,他们对于自己的努力没有能够让“阿帕奇”武装直升机参与南联盟的战斗部署深感遗憾。

加德兹的战斗是在阿富汗战场上第一次有包括第10山地师和第101空降部队如此多的陆军常规部队参与战斗,这是陆军的“光荣”。然而,当MH-47“支奴干”直升机进入战争区域去营救战友时,显然缺少空军的AC-130武装攻击机这样的空中火力支援来镇压敌人。

回到1993年,当时,国务卿鲍威尔是那时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在那次“黑鹰”直升机被击落的战斗中,也没有得到AC-130武装攻击机的火力支持,事情才发展成为那么大的悲剧。此后有参议员的报告指出,鲍威尔和其他的指挥官对于在市区使用AC-130武装攻击机能起到的作用表示怀疑

重组的“基地”

“亲爱的同胞:‘基地’组织的恐怖分子是我们的敌人,他们是你们独立和自由的敌人。来吧,让我们找到他们秘密藏身的地方。”这是阿富汗加德兹地区的情报部门分散的传单并用高音喇叭提醒着人们的内容。在这里,活捉一名“基地”组织和塔利班残余分子可以获得4000美元的奖励。

驻阿富汗美军司令哈根贝克少将说,“蟒蛇行动”开始时,他们估计藏身在加德兹附近山区的“基地”组织和塔利班残余武装分子有150至200人,然而现在他们人数已增加到600至700人。这一方面可能是当时估计少了,另一方面可能是不断有新的武装分子溜进山区,“数字上升得很快”。

细节现在还是令人怀疑和迷惑的。“基地”组织成员和塔利班残余分子的数目仍然不清楚。《经济学家》说,各种数据从450人到4000人,差距极大。美国军方的说法是1000人左右,但现在的证据不断显示,由于从巴基斯坦接壤山区不断有自由战士赶来,人数在持续上升。

“尽管很多通道已经被封锁,但‘非常容易’经过秘密通道进入山区、地道和山洞,并在那里居留。”拉姆斯菲尔德说。这些残余分子据信藏匿于苏联入侵时期修建的密密麻麻的山洞里。事实上,没有人能说得清他们到底是哪些人,一些记者在同这一地区的居民聊天的时候听说中间有一些阿拉伯人,装备良好而且很有钱。

“许多车臣、阿拉伯和巴基斯坦人在深山里。”帕克蒂亚省情报局副局长古尔·曼格尔告诉美联社记者,他指着东部浸在阳光底下的绵延山峰。曼格尔说:“他们企图在那里重新组织起来,发动对美军的‘圣战’,我们发现了许多武器。”但他没有能够给出具体数据。

《亚洲时报》也说,从喀布尔、坎大哈和贾拉拉巴德等地撤退以后,塔利班的最高领袖有的逃往巴基斯坦的边境部落居住区,有的躲在阿富汗偏远地带,塔利班的中下层则轻易混入当地人群之中——他们起初就来自那里。美联社的消息说:“帕克蒂亚省和邻近地区是最糟糕的,塔利班和‘基地’组织在喀布尔陷落后都从这里逃亡。”

有些在1996年塔利班掌权时支持该组织的地方官员又回归到塔利班上台前就已经存在的党派,比如伊斯兰组织、阿富汗伊斯兰联盟和伊斯兰党等。他们被顺利地接受下来,并且得到保护。

这些塔利班成员之间保持密切联系,等待3月底天气转暖,在阿富汗开展游击战。《金融时报》报道说,这些残余分子正在招募当地的军阀支持他们的战斗。按照当地居民的说法,“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残余分子还试图说服和煽动当地居民进行“圣战”。

曼格尔告诉美联社记者,“他们告诉那些居民,早先是俄国人来攻击伊斯兰教,现在西方人又来攻击伊斯兰教,伊斯兰处于危机之中。”尽管当地官员说没有看见,但一些阿富汗居民说,在东南部的省份,鼓吹圣战的小册子被分发。这些小册子曾经在上个世纪80年代被一个美国支持的伊斯兰抵抗组织利用来反抗苏联人。因为受到流通限制,封面都是别的内容。

加德兹综合医院的医师纳吉布说:“在附近的一些地区,塔利班宣传说,所有人,包括北方联盟都应该团结起来对抗美国人。”

不过,拉姆斯菲尔德却说,他欢迎新敌人的加入。他说,在阿富汗有超过5200名美国士兵,在这个地区有超过60000名的美国士兵,美国将不受限制地增加兵力和火力来清除他们。“我们将寻找他们,无论他们在那儿。”

这些残余分子“获得了不同的团体的支持,其中包括巴基斯坦的克什米尔分离分子、伊斯兰激进武装分子甚至前巴基斯坦情报部门官员”。一个匿名机构向美联社透露。但巴基斯坦已经否认了这项指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