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中国性病报告

2002-11-20 17:51 作者:金焱 朱文轶 2002年第10期
毫无疑问,性正在全球范围内变得更加开放,但是对于中国这样的国家,公共政策的执行者遇到前所未有的困境,不仅性病源头的制造与 传播者对社会道德基础提出了挑战,即使安全套市场化这样最基本的预防行为也难以在全社会有效普及

虽然社会大众的注意力都被艾滋病这种绝症所吸引,但艾滋病人的数目若跟其他性病的流行程度比较起来,则又成为小巫见大巫。3月,全国性病疫情会议即将在贵州召开,届时,2001年中国性病报告数字将正式公布。公布的数字与实际的性病发病数一般有大约20倍左右的差距——中国性病麻风病控制中心龚向东说,“估计起码要有1000万例以上”。

其他性病虽然不受重视,这可以从媒体舆论和大众话题中得以证明,但梅毒、淋病一类的性病却很可能造成远较艾滋病更广的社会灾情。

在江苏,这种社会灾情更多体现在连续几年的排名第一:长江三角洲是我国发病率最高地区,而江苏省感染性病的个案数字始终居全国首位。另一个可能是巧合的事实是,中国性病的权威官方机构中国性病麻风病控制中心也在江苏南京市。

在美国,每出现一个艾滋病例,相对就有300例其他性病新病人出现。在中国,这样的比例还没有一个明确的官方说法。在感染性病的总人口当中,2/3是25岁以下的年轻人。据估计,性活跃的美国人当中约有一半迟早会感染性病。

在中国,如何解决性活跃人口的问题也一直是争论焦点。

春节前后,中国首部关于青春期性教育的系列教材近日在哈尔滨正式出版。为此,当地教育主管部门专门发出通知,要求各中学和大、中专院校的健康教育教师、校长必须人手一册。而学生则“可作为课外读物”。

据介绍,这本教材针对初中、高中、大学等不同年龄段的青春期青少年。上海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的夏国美在接受采访时说,中国性教育问题仅从名称上就可以反映出许多问题:我们的性教育一概叫做青春期教育,任何问题都可以包括在青春期教育内容中,为什么我们不能直接就叫做“性教育”呢?

就在人们还在为这些问题思考不清时,我们的中学生们不断表现出对性知识的渴求。而比他们更高一阶段的大学生们,在大学里仍然遇到与中学生一样的困惑。教育制度和施教者面对这种性的社会现实,显得十分困窘。

更为困窘的是公共政策的执行者,他们面对的不仅是中学生、大学生,还有那些性病源头的制造与传播者:卖淫者和嫖娼者。这个群体的存在,对我国道德基础而言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承认“性产业”的现实是匪夷所思的,而与之相关的安全套的社会市场化等一系列问题都显得有些遥远。

但最值得关注的仍然是,中国性病疫情蔓延的事实。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