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中国宇航员进入太空倒计时

2002-11-20 14:59 作者:李菁 2002年第11期
2005年之前实现航天梦想

中国宇航员进入太空不再是梦想

1999年11月20日,随着“神舟”一号顺利升空,中国载人航天工程也结束了多年来秘而不宣的状态,逐渐走入公众视野。细心观察,航天界的一些权威人士已通过各种渠道不断透露这样的信息:中国自己的宇航员升入太空不是梦想。

近日,记者采访了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庄逢甘、梁思礼两位院士。庄逢甘院士透露,中国人的航天梦,“最晚不迟于‘十五’计划(2005年)”;梁思礼院士则说,“这一代人肯定能实现(航天梦)”,“2005年应该还是比较保守的数字”。

如果“中国打造”的宇航员能成功升入太空,中国将成为第三个具有载人航天能力的国家。也许可以这样判定,中国宇航员进入太空的时间表,早在“神舟”一号升空的那一瞬已经启动

“应该这样说,从技术上讲,(中国载人航天)目前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但我们不能稍有一点疏忽,要保证万无一失。”朱总理在一次接见宇航员时说,“你们要相信我们的科学家、工程师,一定能把你们安全送上天、安全接回来。”庄逢甘清楚地记得这句话,他认为:“这对宇航员是个鼓励,但对我们技术人员的确是一种压力。所以我们要在确保安全性前提下,将载人飞船送上太空。”这在“技术上是可以实现的,经济是能够承受的”。

梁思礼也强调:“我们要再发射几艘飞船进行实验,证明技术成熟可靠之后,中国宇航员才可以进入太空。”这个安全性,“不能说百分之百,至少也应该是百分之九十九点几”。“一定要心里有底”,这“一是对宇航员负责,二来,对我们国家的声誉负责”。

载人航天计划是中国航天史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系统最复杂、技术难度最高的工程。梁思礼介绍说,神舟号有七个分系统,包括宇航员系统、飞船的应用系统、载人航天飞船系统、运载火箭系统(即长二F)、发射舱、测控系统、着陆场,“每个分系统都是相当庞大而复杂的”。 其中,载人航天飞船系统是核心,包括轨道舱、返回舱、推进舱。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前两次发的神舟一号、二号,飞船回来之后,轨道舱继续留在太空中,至少半年以上,它仍然可进行许多实验,这个是目前其他国家不具备的。”梁思礼院士向记者详细介绍说,“比如俄罗斯,在发射过程中就把轨道舱给扔掉了。”另外,虽然神舟号与俄罗斯的联盟号外型大致相当,“但我们的比它大,可以上三个人”。“假如以后由于经费问题,只能搞一些小型空间实验室的话,轨道舱将有很大的利用空间”。所以“这可以说是我国载人飞船的特色和优势,也完全是我们自己的知识产权”。

庄逢甘透露,“将来载人飞船上天后,我们进行空间活动的第一步是要会交会对接,然后根据国力的可能,适当时期也开展有人和无人照管空间试验室的研究”。至于单家空间站,由于耗资巨大,“一个国家独立承担很困难”,“将来要寻求国际合作的可能”。其中,交会对接是一个很难的技术,不过“我们的飞船已具备可以作为空间救生船的能力”。

载人航天之民生意义在于何处,两位院士也耐心地向记者作了解释。庄逢甘说:“地球上的资源毕竟有限,人进入太空后,可以利用地球上不具备的、太空中特有的微重力、高真空等特点,为人类生活服务。”比如,有的药品在地面上制造比较困难,可以搬到天上;一些高比重和低比重的金属做成材料,因为地球重力的影响,往往很难融合。但在太空上,这些问题就可迎刃而解。梁思礼说,在以前的返回式卫星中,已经进行了许多试验,比如将西红柿、青椒等种子送到太空再带回来。有趣的是,这些种子出来的果实,“一个青椒足足有半斤,我尝了一下,味道相当不错”。在梁院士看来,在地少人多的中国,这个成功具有特殊意义。

“在太空特殊环境下,究竟是失重还是太空的高能离子效应,使遗传发生了变异,这还不太清楚。不过,这些研究只是刚刚开了个头,我们可以创新出许多在地面上做不了的东西。”庄逢甘说,“我们的任务是搭好了太空这个平台,各行各业的人可以想方设法利用太空进行自己的研究。”

探月、登月甚至登火星,都是最近愈来愈热的话题。谈及此事,与外界相反,两位院士显得很冷静而务实。“探月,从技术上讲也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庄逢甘说,“但探月是一个庞大而系统的科学计划,需要长远而周密的设想和规划。”在梁思礼看来,如果只是向月球发射某个标志性的东西,“从运载能力上讲是没有问题的,甚至可以说绰绰有余的”,“但也没有什么意义”。而“从科学研究的角度‘探月’,更有意义”。至于登月,梁思礼说,这是一个耗资巨大的事情,应该充分利用他人取回的样本,“尽量少做人家做过的事情,尽量多做些创新的工作”,“不要为了登月而登月”。

太空—未来的竞争

今年77岁的梁思礼院士是梁启超先生九个子女中最小的一个。他笑言自己选择工科是为实现父亲“有一个孩子学工科”的心愿。1941年,报着"实业救国"的思想,梁思礼赴美国求学。8年之后,博士学成的梁思礼在回国的船上听新中国成立的消息,此后,他经历了中国航天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全部历史。

梁思礼的看法是,整体来看世界航天格局,“美国、俄罗斯(包括乌克兰)、欧空局是前三名”,其后,“我个人认为,应算得上中国和日本”。日本的工业基础、特别是电子工业基础远远强于中国,它们的卫星重量轻,功能多;但在运载火箭技术上,中国又远远强于日本——日本的“H-2”型火箭多次失败,而“我们的长征火箭,连续23次发射成功,应该处于国际水平”。 对于民间甚为热衷的太空梦,梁思礼坦承:“我理解,我们也有能力实现这个梦想,但就我个人看来,发展顺序应该是:第一国防,第二空间基础建设,第三是载人,第四是探月。”

“天”是海陆空以外的第四疆域。“西方一些战略家预言:21世纪国家对航天能力的依赖,可以与19、20世纪国家对电力和石油的依赖相比。”梁思礼介绍说,美国最近组成了航空航天军,俄罗斯也组成了航天部队,“所以21世纪有可能发展到太空武器化,或者叫天战,争夺制天权。”“就像科索沃战争、海湾战争,包括美国打击阿富汗,它们都表明拥有空间技术,将使军事能力大大增强。所以我们必须加速发展航天技术,重视对空间的开发和建设。”

梁思礼强调:“以往一提到基础设施,就想到电网、石油管道等地面上的设施建设,现在要树立空间基础设施的观念”,而且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空间基础设施绝对是具有很大回报率的事情”。

“美国早就开始了空间基础建设,这不仅仅是发射几个卫星的问题,比如说它们为了建成GPS系统,花了130亿美元、用了16年才建成。这些系统在军事和民用上都发挥了巨大、不可替代的作用。相比上天或登月,空间基础设施的建设,无论对一个国家的整体实力还是对民生,都具重大意义。”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