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女管家

2002-11-20 13:52 作者:何冬梅 2002年第11期
我见过朋友家一位气质端庄风韵犹存的中年女管家,坐在主人BMW的后座上同主人谈起万科星园的房子,悠悠说道这么好的地段这价格不算贵,听得我无地自容。也难怪她随主子南征北战周游欧洲列国,一到节假日就跟主人登上豪华邮轮,见过何等世面,这点房价又算什么。

朋友们都是些追求平等自由的民主人士,因此家里的女保姆一律美其名曰为女管家。我对保姆一直心存恐惧,初中时在《参考消息》上看过一则反映当时香港生活的漫画:一名菲佣边躺在沙发上看报,边伸着脚指头给婴儿车里的幼儿吮嘬,这画面长久以来一直刺激我。再就是《编辑部的故事》里马晓晴演的那个奸懒馋猾的小保姆。如果这样不如聘请机器人做管家,输入电脑程序就OK了,虽然缺乏人情味儿,但忠实可靠不会算计你。

现在的保姆普及率比较高,上点儿档次的就算是管家,能体现主人的尊贵身份。“英式管家”就是某项目起死回生的绝招,看着白种人鞍前马后地伺候您,黝黑憨厚的汤姆大叔为您油漆花园的栅栏,这种房子不在黄色人群中畅销才怪。那里的管家手握五星级酒店的金钥匙,懂得把报纸熨干再递给主人,免得油墨浸染了主人的手,擦皮鞋得连鞋边那一溜细沟也打上油,最好还能上个国际管家学校。我认识某项目一位来自欧洲的洋管家,英文名字谐音为吕卡松,我们叫他吕总,外型高大举止高雅,比中国主子们还显尊贵,但我总是有意无意把其归为打假行列。他刚到北京一星期,学会的中国话除了买完东西跟人说“发票”就是在饭店里跟人要“青岛啤酒”,字正腔圆极其地道。但一学习服务业用词就舌尖打滑舌根捋不直,三更半夜有事没事老往三里屯扎。两个月以后被打发回国,原来是个同性恋。

我见过朋友家一位气质端庄风韵犹存的中年女管家,坐在主人BMW的后座上同主人谈起万科星园的房子,悠悠说道这么好的地段这价格不算贵,听得我无地自容。也难怪她随主子南征北战周游欧洲列国,一到节假日就跟主人登上豪华邮轮,见过何等世面,这点房价又算什么。

相比之下那个陕西小保姆模仿有钱人的技巧就相对拙劣,开着主人给她买的夏利显然有点找不着北,对物业工人态度傲慢,呼来喝去举止蛮横,俨然一副主子作派。每逢主人出差在外,便在大HOUSE里举行父老乡亲联谊会。最哭笑不得的是在花园里高举香槟杯,在正午的阳光下一边监视工人干活一边自斟自饮,杯子里倒的却是做菜用剩的料酒,自我感觉极好,但不管怎样为人还算规矩。

另一位大哥稍微背点儿,刚雇的四川保姆做得一手新派川菜,哄得馋嘴的大哥心花怒放。刚擦完嘴,报纸热茶一并上来。那个眼力见儿呀,要不是文化水平太低,大哥真有心送她去管家学校培训。但大哥慢慢发现倒茶拿报只是为了稳住你,让你不挪窝,她好有时间去你的皮夹里抽取百元大钞。

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不如与自家的保姆斗,恩怨不断其乐无穷,就像《田教授和他的28个保姆》,一点都不夸张,戏剧永远来自生活,这是永恒的真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