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洋泾浜

2002-11-15 13:08 作者:张兮 2002年第45期
还是沈从文的《长河》,里面有这样一句话:“……我听会长说,买了你一船橘子,庄头又大,味道又好,比什么‘三七四’外国货还好。带下省去送人,顶刮刮。……”这里的“三七四”就是现在的“新奇士”,前者是上海话,后者为粤语。

王了一先生的《龙虫并雕斋琐语》中时不时就蹦出一个“烟士披里纯”,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种高纯度的鸦片,而国外一些知名摇滚歌手就是靠吸毒来激发创作灵感(inspiration)。张恨水的小说《春明外史》中曾出现过“黑丝板凳”一词,这又让我想起我们乡下的一首歌谣《小丈夫(husband)》,其中有一句歌词:“站在踏板上,不到两尺长。”钱钟书先生在《围城》里有意将T.S.Eliot(艾略特)译成“爱利恶德”,是为了讽刺后来弃文从商的诗人曹元朗。沈从文在《长河》里将派克(Parker)译成“爬客”,据说是对当时城里的“所谓时髦青年”的嘲弄。苏雪林的文章里也曾提到一位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把他那辆耗油的丰田(Toyota)车戏称为“偷油它”,把信封(envelope)译为“安慰老婆”。

还是沈从文的《长河》,里面有这样一句话:“……我听会长说,买了你一船橘子,庄头又大,味道又好,比什么‘三七四’外国货还好。带下省去送人,顶刮刮。……”这里的“三七四”就是现在的“新奇士”,前者是上海话,后者为粤语。

洋泾浜虽然尽闹笑话,但千万别因此而小瞧了它。“上海的历史应当用洋泾浜英语来写”,这是上世纪初一位混迹上海滩的外国记者面对这座东方现代都市的一句感叹。经济学家们也说,整个大上海的繁荣,应部分归功于二三十年代洋泾浜的流行和成熟。当年上海滩若有畅销书排行榜,杨勋的《别琴竹枝词》肯定能跻身榜首。该书用汉语词汇给人们常用的一些英语标音,然后编成顺口溜,以利于洋泾浜的普及。如:“年高哑二少年阳,法达父兮袜达娘;密克司高会审处,从前大概叫公堂。”当时上海把英文old说成“哑二”,把young说成“阳”,把father和mother说成“法达”和“袜达”,把会审公堂(mixcourt)说成“密克司高”。在上海租界里,外国人也只有使用这种语言才能与中国人交谈,如该书中记载:“葛二好司乃奴家,新桑一曲弹琵琶;局钱别篆克司等,诚脱而蛮即大爷。”外国人发现上海的妓女是艺妓,一般实行“卖艺不卖身”,于是把妓院称作“葛二好司(girl house)”,把她们的表演称作“新桑(sing song)”,把中国人上妓院支付给妓院的“局钱”叫作“克司等(custom)”,把嫖妓的大爷说成“诚脱而蛮(gentleman)”。直到今天,英文以sing-song-girl特指上海的妓女,就是洋泾浜留下的痕迹。出于同样目的的《粤语一日通》之类,也曾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广泛流行,但与《别琴竹枝词》相比,几无艺术魅力可言。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