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蓝色朱丽叶

2002-11-15 13:04 作者:罗世鸿 2002年第45期
我看到一个离家出走的女孩,流浪在巴黎的新桥上,在这座已被废弃的桥上,一个马戏团舞蹈演员出生的流浪汉爱上了她。他是个腿有残疾、嗜酒如命的家伙,而她也几近失明。这是怎样的爱情呀!没有任何物质表达,只是到了黄昏时分,他们从栖身的桥洞中爬出来,瘸子跳舞给一个瞎子看。没有音乐,她在他一连串的筋斗中感受节奏。周围高楼如林,残阳如血。

我看到一个离家出走的女孩,流浪在巴黎的新桥上,在这座已被废弃的桥上,一个马戏团舞蹈演员出生的流浪汉爱上了她。他是个腿有残疾、嗜酒如命的家伙,而她也几近失明。这是怎样的爱情呀!没有任何物质表达,只是到了黄昏时分,他们从栖身的桥洞中爬出来,瘸子跳舞给一个瞎子看。没有音乐,她在他一连串的筋斗中感受节奏。周围高楼如林,残阳如血。

那时,我在一个极端物质的城市里打拼,看拿破伦·希尔的《创富学》和索罗斯写的哲学书。周末是从星期六凌晨4点开始的,和几个朋友去租一间KTV包房看影碟。一个昏昏忽忽的凌晨,我发现了一个怯生生地在新桥上、在地铁里游荡的女孩。那是部法国电影,叫《新桥恋人》,她在里面叫Michele。我莫名地相信电影里的一切都是真的。

阴郁的黄昏,急驰的一辆阿尔法·罗密欧车中飞出一张透明的淡蓝色糖纸。之后,镜头一直随着蓝色的糖纸在风中飘荡,如追踪着一个蓝色的精灵。蓝色的滤镜将所有事物都盖上了一层忧郁,对白少得吝啬。爱莫能助地看她一个人承受一波又一波的痛恻心扉。大千世界,红尘滚滚。

从那时起,这个永远留着短发的女子在我心里被定格为一个淡蓝的形象,我知道了她叫朱丽叶·比诺什(Juliette Binoche),一个雕塑家和一个女演员的女儿。后来我有了一些阅历,可以静下心去欣赏像《蓝色》这样的作品,能从大师刻意经营的平淡如水的表象中体会出些许深意。面对静默如水的时光,晓得有些事情我们是无能为力的。此后,就一直留心有她的电影了,看《屋顶上的轻骑兵》(The Horseman On The Roof),看她在一座被黑死病和战争笼罩的城市的屋顶上轻盈地跳来跳去,看她面向死神的爱情。看《毁灭》(Damage),看她在道德伦理里挣扎沉浮。

看《英国病人》的时候,觉得生活已不值得寄予太多希望了。而她是个在战争中穿梭的护士,仿佛中了魔咒般,所有爱她的人都已离开人世,但她却那么年轻,虽周围一片废墟,仍禁不住对爱情有一丝憧憬。每看到她沿着烛光的指引,走向同样年轻的锡克工兵的帐篷;或是倚窗而立,有心无心地听那个焦炭般的病人讲发生在遥远非洲的故事时,忍不住好奇——她心里的希望,是怎样一棵不死的种子?

朱丽叶温馨浪漫的“巧克力”,市面上卖的都是“枪碟”,便一直忍着,舍不得看。不忍见她在背景的咳嗽声、笑声、说话声中在屏幕上忽隐忽现。不过,仔细想起来好像也从未看清楚过她,只是感觉她一直裹在一层蓝色的烟雾里,附在心里的某个角落。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