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北海上的鳕鱼争夺战

2002-11-15 11:27 作者:李孟苏 2002年第45期
就在贝克特回伦敦的第二天,10月23日,“国际利用海洋委员会”(ICES)的科学家发布了一份报告,指出由于几十年的滥捕,同时对鳕鱼的繁殖缺乏保护,英国沿海地区的鳕鱼正濒临绝种,建议在北海、爱尔兰海、苏格兰西部海域全面禁止捕捞鳕鱼。该报告对英国渔业生产是致命的打击,有可能彻底摧毁英国的渔业生产。英国渔业生产协会主席说,一场鳕鱼争夺战由此开始。

2002年5月28日布鲁塞尔。做鱼类生意的马丁.鲍伊尔等待着欧盟共同渔业是否出台。此政策为了保护即将濒临灭绝的一些鱼种。如出台实施将直接影响马丁的生意,同时也意味着欧洲将失去28000个工作机会

10月,英国环境、食品和乡村事务部大臣玛格丽特.贝克特的日子不好过。2日,贝克特就法国对英国牛肉解禁发表了一席客气的官方讲话;21日,又参加法国食品节,宣传英国牛肉。但不知为什么,在宴会上,端上来的牛排她一口都没吃。她的举动因此遭指责,马上有人指出,在英国牛肉因疯牛病被欧盟封杀期间,当时的保守党政府农业大臣当众给女儿喂牛肉汉堡,以彰显英国牛肉安全。贝克特只好在第二天的活动中秀一把,亲自掌勺煎牛排。

回国后的贝克特还要安抚苏格兰农民。畜牧业是苏格兰的一大经济支柱,苏格兰每年生产的牛肉占英国牛肉总产量的20%。疯牛病爆发期间,苏格兰只有不到5%的牛的大脑海绵体发生病变,但在国际食品市场上,却被一视同仁。苏格兰牛肉原在欧盟属于优质牛肉,其中尤以北部阿伯丁郡出产的牛肉最为上品,伦敦西区的高级餐馆多数要用阿伯丁牛排招徕顾客。1985年,欧盟规定,牛只要在苏格兰放养90天就可以被称为“苏格兰牛肉”,所以自那以来,英格兰北部一些牧场主就把快要宰杀的牛提前赶到苏格兰南部放养,冒充“苏格兰牛肉”,全国这样的牛肉有5%。此番合法投机行为使正宗苏格兰牛肉蒙受了巨大损失。苏格兰农民非常愤怒,一个农民在报上做了个广告:“90天后,任何一头老牲口都可以说自己是苏格兰人。”他们强烈要求政府部门修改“90天”政策。

苏格兰农民还没有安抚好,苏格兰渔民又击鼓鸣冤了。

就在贝克特回伦敦的第二天,10月23日,“国际利用海洋委员会”(ICES)的科学家发布了一份报告,指出由于几十年的滥捕,同时对鳕鱼的繁殖缺乏保护,英国沿海地区的鳕鱼正濒临绝种,建议在北海、爱尔兰海、苏格兰西部海域全面禁止捕捞鳕鱼。该报告对英国渔业生产是致命的打击,有可能彻底摧毁英国的渔业生产。英国渔业生产协会主席说,一场鳕鱼争夺战由此开始。

鳕鱼主要生活在北海中部和北部,70年代初,可以产卵的鳕鱼数量最多,有28万吨。此后鳕鱼数量几乎在持续性地减少,到1984年,就已经低于物种安全临界点。到今年10月,成熟鳕鱼已减少到3万吨。捕上来的鳕鱼最小的只有35毫米,因此,多数鳕鱼在它们还远远没有长到可以产卵的年岁,就被捕捞起来。80年代,在北海的鳕鱼捕捞量为每年30万吨。今年捕捞量被限定为8万吨,实际捕捞量只有5万吨。鳕鱼要6年才成熟,因此需要很长时间的禁捕才能使鳕鱼数量恢复。禁令可能会实施12年。
鳕鱼是英国人的传统食品,每年要消费17万吨。去年,英国鳕鱼的捕捞量为2.4万吨,还从爱尔兰、俄罗斯、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国家进口了12万吨。

这种在市场上售价最便宜的鱼不知养活了多少家炸鱼薯条店,为英国,尤其是苏格兰创造了数以万计的工作机会。英国70%的渔业生产集中在苏格兰,限制鳕鱼捕捞也会影响捕捞其他鱼类。如果禁令生效,苏格兰将有2万人失业。无怪乎苏格兰渔民工会的主席说,这道禁令敲响了白肉鱼类生产业的丧钟,将埋葬众多的海滨社区。

ICES是政府间科学组织,成员包括欧洲、美国和加拿大等19个国家。欧盟委员会将在年底开会讨论ICES的这份报告,并据此制定明年欧盟各国的捕鱼配额。

每年底,欧盟委员会都开会为成员国制定捕鱼配额计划,每次会议都是一场艰苦冗长的拉锯战,各部长都拿出本国科学家数据,希望多争取到一些捕鱼配额。1999年,讨论在比斯开湾削减捕捞凤尾鱼,结果会谈进行了17个小时。鳕鱼问题也不是第一次谈。从1995年开始,怎样平衡科学家的警告和渔业的压力就成为部长会议老生常谈的议题。去年,在开完26小时会议之后,部长们商量出将各类捕鱼配额削减25%~58%、拆毁一定比例的渔轮、降低渔船出海时间的决定。当时,欧盟渔业委员会干事长弗朗兹.费什勒(Franz Fischler)警告说,北大西洋渔场中的一些主要鱼类如鳕鱼和狗鳕已经濒临灭绝。他说这次会议上“理性获得了胜利”,各国都需要做出新的牺牲。

海洋科学家们对官员们的工作作风并不满意,认为他们早在10年前就该限制捕捞鳕鱼,但从来没有实际行动,现在不过是亡羊补牢。而各国部长虽然都签字同意削减捕鱼配额,反对减少捕鱼的声音还是不绝于耳。英国工党渔业事务发言人就公开表示,减产已经超过科学数据所要求的额度。而渔民们的反映是,鳕鱼产卵期间大范围禁捕已经实施过,效果并不突出,科学家公布的数据、时间和地点都不对,欧盟渔业委员会的官僚们更不可信。

有人担心苏格兰,甚至英国重蹈加拿大的覆辙。加拿大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渔业生产国,1961年的捕鱼量为140万吨,到1980年锐减为40万吨,到1990年,几乎为0。其海域的鳕鱼在1992年灭绝,从此再未恢复过,导致3万人失业。

渔民们当然清楚只顾眼前利益的后果。他们也清楚禁捕令将给苏格兰经济带来5亿英镑的损失。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很难做到“理智战胜情感”。“这真是让人心寒的报告,鳕鱼资源要恢复,但渔业却没法恢复。我们将被撂在岸边的家里打发时间,这就是我们将来的结局。”苏格兰渔业生产联合会的乔治·麦克雷说。

环保组织也搅了进来。渔民们曾承认滥捕导致鳕鱼数量减少,但他们认为,在报告生效为禁令之前,还应该考虑其他更多的因素。例如海豹和海水变暖。“还有海豹,谁去告诉它们别吃鳕鱼了?”一个渔民组织指出由于海豹数量不断增加,导致鳕鱼数量越来越少,要求捕杀海豹。据估计,海豹每年吃掉超过1.5万吨鳕鱼,差不多是英国渔民每年获准捕捉鳕鱼限额的一半。

在上世纪60和70年代,英国内政部解除了对海豹保护的禁令,发出特别牌照准许捕猎。

在苏格兰法恩群岛和沃什湾,数以千计的海豹被猎杀。到了1978年,由于公众不满才停止有关的猎杀。此后,海豹数量以每年6%增加,大约有10万头,占全球一半。一个监察海豹数量的团体说,现在还到不了猎杀海豹的程度。该团体一名科学家说,鱼类最大的威胁也是来自鱼类,其次是海鸟,第三是人类,最后才是海豹。而另一个团体的科学家认为,海水变暖影响了鳕鱼产卵,相对较高的水温提高了鱼卵的死亡率。

每一个团体都在发言。政客顾及的是政治前途,环保组织冷冰冰,相比之下,渔民是最弱小群体。没人愿意从“渔民”的角度去看问题。去年,开完捕鱼配额会议的费什勒说,对那些度日艰难的渔民来说,未来还是有希望的,“欧盟想说的是,如果他们现在削减捕鱼量,耐心等待鱼类资源恢复,好日子就在前面”。问题是,渔民的家庭能还清上百万英镑的渔船贷款吗?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