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追忆逝水年华

2002-11-15 09:54 作者:无忌 2002年第12期
我没有生得仪态万方,也不是个自恋的人,但是每天早上照照镜子,还是必修课。既然天天照,在我个人想来,我现在的样子和20岁似乎分别不大。

我没有生得仪态万方,也不是个自恋的人,但是每天早上照照镜子,还是必修课。既然天天照,在我个人想来,我现在的样子和20岁似乎分别不大。

我是从别人那里,才知道我老了。当然没有人傻得这样说话:“你怎么越来越老了?”或者:“你三十几啦?”只是别人和我的寒暄从以前问我有男朋友没有到后来成家没有,到近几年孩子多大了,我就知道,在别人眼里,我是个地地道道的中年妇女了。而女友和我之间的谈话内容,也早从最近和谁约会一类的主题变成了最近用什么护肤品、CHANEL的“AGE DELAY”好还是CD的“NO AGE”好,我也体会到我老了。

同时,还有些别的人也是我年龄的参照。那天,在肯德基等人,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闪过,一看,是中学时暗恋过的一个高班男同学。在学校做课间操的时候,他就站在我旁边。为了这个缘故,我最讨厌的课间操成了一天中最期盼的事情,一下雨我就很忧郁,因为做不成课间操,就不能和他站在一起了。直到现在,我还有这个事件的后遗症,天一下雨,我就郁闷。而此时,我眼前的他,让我首先想起林忆莲的歌:“直到你的皱纹,有了岁月的痕迹。”是的,抛开他身旁的妻子女儿,抛开他微凸的肚腩,抛开他满脸的疲惫,我还是看见了那种东西:岁月的痕迹。耳旁一阵稀里哗啦,我知道是那条叫做时间的河,在慢慢地流,不舍昼夜,不由分说。

另外一些并不认识我的同龄人,也不断地提醒着我去日苦多。和我差不多年纪的演员,从前叫童星,后来叫青年演员,目前叫实力派,过不了几年,应该被人称做表演艺术家了吧。比如马晓晴,如果她一直演下去。和我一般大小的运动员,从小将变成老将,很多已经退役了,成了教练或者不知所终,人间蒸发了似的。还在苦苦撑持的,也常常被刻薄的体育评论员说成:“这个运动员已经过了他运动生涯的巅峰期。”前一种像赖亚文,后者如马尔蒂尼。

那年我20岁吧,听一个叫西城秀树的日本中年人唱《33岁》。歌词我听不懂,只是暗忖:我33岁是什么样子呢?哎呀,2002年,下个世纪了,太遥远的未来,想它做甚?好像也没过多久啊,可是如果西城还在唱歌的话,应该唱《46岁》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