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面对百分之百的戈达尔

2002-11-15 13:01 作者:方振宁 2002年第44期
——在日本专访新浪潮派电影巨匠戈达尔

《中国姑娘》剧照

10月22日在东京举行第14届世纪世界文化奖五名获奖者中最响亮的名字,是对20世纪电影做出巨大贡献的导演戈达尔。他在世界各地都有很多崇拜者。由于反对传统电影而使戈达尔走上电影道路,他说他生来就是具有反叛性格的人,法语说是持有反叛精神。所以一般人不做的、不能做的事情他都喜欢做。然而戈达尔认为与绘画和文学相比,在电影中做非常个性的东西比较难。现在我们所熟悉的戈达尔的政治理念,对电影采取的革命态度,都出于他天生反骨的性格本身。但当你想更多了解这位法国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兴起的“新浪潮”电影巨匠时,除了让.吕克.戈达尔本人的电影之外,你会发现围绕戈达尔的大量信息犹如云山雾罩。戈达尔回到今天这个已经不是戈达尔的时代,虽然他已经看到DV和人生的关系,但已经不能成为这个时代的新浪潮,如何能够面对百分之百的戈达尔?

摄影机对他来说是像枪一样的武器,1967年他拍摄了《中国姑娘》,可以说这是与中国“文革”有关的最早的意识形态电影。1968年法国“五月风暴”时戈达尔走在游行队伍中,已经是71岁高龄的他至今还清晰地记着当时脚下的足音,因为那是青春和激情一起律动的年代。

笔者从10年前开始看戈达尔的电影和接触文献资料,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电影是《中国姑娘》、《德国零年》和《轻蔑》。《中国姑娘》意识与中国有关,《德国零年》采取从未有过的拼贴手法,产生强大饱满的视觉冲击力,《轻蔑》钩沉历史建筑。中国“文革”和法国“五月风暴”对戈达尔的电影生涯有着深远的影响,这种影响给20世纪下半叶的电影带来革命性的变革。

问:你曾说过,中国的文化大革命使你和商业电影告别,能否解释一下?

戈达尔:1968年,法国发生了重要的文化社会性事件,那时候我拍电影已经有10年了,因此我开始考虑遵循过去的方法继续拍摄是否正确,那时我开始离群走自己的路。我用不同的方法拍摄最终回到电影世界,结果还是多多少少获得成功。随着时间过去,我开始将虽然数量很少却是面向一般观众的电影,和完全探索电影语言的作品分开制作,这种实验电影几乎是一般观众不容易欣赏的电影。最近我制作了七八部这种倾向的电影,几乎都没有公开。

当然,报刊报道有关中国的消息我也读,电视出来的事情也看,但报刊和电视的报道我只能相信一半或者1/4,所以可以说我几乎是不了解。关于中国,现在比过去好像更不了解。中国大陆、台湾和香港地区的电影我看得很少,这些我看过的电影给我总体的印象是,他们是带有亚洲风格或者欧洲风格的美国电影。

问:针对现在的商业主义、好莱坞电影席卷世界的状况,是否能更详细说明一下?

戈达尔:谈到美国支配,我觉得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新浪潮”的时代,我们支持过一种美国电影,那是为了反对欧洲电影,或者说是为了反对好莱坞。那是一种叫做小电影的B级电影,那时我们的立场受到相当的攻击。但在文学方面,我比写《飘》的玛格丽特.米切尔更支持埃德加.爱伦.坡和梅尔维尔,所以人家说我反美我觉得有点可笑。关于好莱坞,对我来说是很奇妙的。现在的好莱坞和过去相比变化很大,真正的制片人不在好莱坞,在好莱坞的都是代理商和律师。我觉得好莱坞是一种做法上的成功,是有经济意味的工厂和梦的混合的方法成功。

为什么大家喜欢好莱坞电影?我也喜欢,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其实我自己每周五晚上和周六去看电影时,如果看挪威和日本糟糕的电影,还不如看那些美国的糟糕电影。所有的人都有同样的想法,跟糟糕的瑞典和希腊电影相比,更喜欢糟糕的美国电影。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问:早期电影中常常出现情侣的画面,后来少了,为什么?

戈达尔:无论什么时候情侣都马上会成为电影的中心题目,这种状况一直在延续,所以我也拍了一些以情侣为中心的那种流行电影。但接着我开始关心社会问题,然后社会和情侣的关系出来了,这时候已经不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那种意味的情侣,而是从更广的意义来看的情侣。现在我不只是拍实验电影和随笔性电影,在拍电影院上映的电影时常常会有男女登场。

问:《电影史》是戈达尔全体主义电影史观的缩写,他不是一部通常的电影史电影,而是有强烈的国家和民族色彩,整个电影是描绘从1930年开始经过50年代迎来荣光的时代。你怎么评价现在的电影?

戈达尔:50年代之后电影就进入永远衰退、差不多消灭的时期,而现在电视和各种媒体以及电脑可以制作完全不一样的电影。只有极少的国家还存在电影,而这几个国家的电影对世界电影有影响。这些存在电影的国家有德国、意大利、法国、俄罗斯以及美国。但是瑞典电影不存在,瑞典只是存在电影导演。是否有电影的标准是,一个国家的电影要考虑如何表现这个国家?以及这个国家想成为什么样的国家。

问:最早的“新浪潮”派作品是怎样的?

戈达尔:我觉得“新浪潮”真正最初的作品是大岛渚导演的《青春残酷物语》,那部电影是出来三四年之后我们才看到的,我们看到的实际上是比我们自己早两三年就做了“新浪潮”的电影。大岛渚的电影是和当时的电影真正完全不同的电影,但是日本没有能够代表国家的电影。这几年日本最好的是北野武的电影《烟花》,但那不是日本电影,而是普遍性的电影。

问:人们常问你,为了拍电影从什么开始做好呢?电影的未来是什么?

戈达尔:开始从拍自己的一天开始,从早上起来,白天一直拍到睡觉为止,晚上也做梦。然而到此并不是结束,接着请你给朋友和母亲,自己身边的人看,问他们能不能接受和进电影院一样的票价。这么做的时候你可以体会到,观众既使是你身边的人,也对你的人生没有兴趣。这样你可以开始提出“电影到底是什么?”这样的疑问,这样继续拍第二部说不定会有成功机会。

问:现在的DV新技术你拥护吗?

戈达尔:我是最新技术的拥护者,现在的Pana Vision摄像机和卢米埃兄弟(Lumiere Brothers)20世纪初期的摄像机没有多大区别。例如索尼的小型摄像机有意思,用它可以进行速写和记事,非常容易摄影,然而由于过于简单人们容易被骗,认为使用这种小型摄像机自己可以轻易成为电影导演的想法很危险。即使有了铅笔,我也不能设想可以成为像伦勃朗和戈雅那种画家,这和拿索尼的摄像机一样,好像拿索尼的摄像机,会马上和斯蒂文.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leBerg)一样。

现在编辑技术进步,一切只按按钮很快可以进行编辑。虽然说是方便,却觉得失去了时间,因为你马上可以回到过去,也就没有让你回到过去的时间了。这样过去、现在和将来全部没有了,一切都可以马上到手。想到这些,感觉恐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