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文化生活

2002-11-15 13:01 作者:李普 2002年第44期
有个北京的朋友说,北京人的生活好,可以看话剧,看各种芭蕾舞团访华演出,听小泽征尔的《蝴蝶夫人》。我说,我们这儿也挺好,马上有个博物馆和图书馆建成,2005年前将有一个现代化的音乐厅投入使用。

王安忆有本《我读我看》,汇集了她近几年所写的书评以及剧评。按我十分堕落的阅读习惯,我只能从附录的流水账“读看日记”看起,为的是简单不累眼。我不看则已,看了之后唏嘘不已,世界上还是有人可以生活得这么文化。从1994年到2000年6年间每日除了看书、看戏、看电影、看画展、听音乐会,就没干过别的。按我本来的俗想法,提及一个人,甭管他是谁,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想知道他是怎么赚钱养家糊口的。不过,为了彻底打击我的低级趣味,王安忆在日记里只打算让我羡慕她丰富的文化生活是怎么过的。

以前看法国小说,总有大段剧院生活的描写,永不落幕的舞台,夜夜笙歌以及包厢里的暧昧故事等。看那些东西的时候我还挺年轻,没觉得那是什么值得过的生活。现在的想法则略有不同,我希望可以去一个能看到先锋戏剧,能欣赏到高雅音乐,能参观各类画展,简言之,文化生活极大地丰富了的地方生活。巴黎确实有些遥远,不太方便,即使我拼命挣钱,最多也就是去那儿观光观光。如果能在自己家门口享受文化生活,最好还是能做个北京人。

有个北京的朋友说,北京人的生活好,可以看话剧,看各种芭蕾舞团访华演出,听小泽征尔的《蝴蝶夫人》。我说,我们这儿也挺好,马上有个博物馆和图书馆建成,2005年前将有一个现代化的音乐厅投入使用。

如果一个人能够坐拥英伦和香港书城,读马克思,读中西哲人,过董桥那样的名士生活自然很好。如果不能,也不能自暴自弃。本地的文化生活虽然稍显粗糙,但节目不断,最近有俄罗斯马戏团的表演,深港澳警察摄影书画展以及台湾地区舞蹈团来深圳交流演出。前不久的喻红画展,不知落幕没有,只是好端端的一个画家,一到这里就被称为美女画家,实属恶劣。

斯汤达死的时候可以说:活过,爱过,写过。王小波说他很怕自己到死的时候落到什么都说不出的结果,所以努力写作。我也有类似想法,为了不落到个什么都没的说的地步,正孜孜不倦地丰富着自己的业余文化生活。日常生活即使不能精致,至少偶有悬念,我们的小区组织迎国庆文艺汇演,歌舞相声小品热闹得很,报名唱个《我只在乎你》也算是文化生活之一种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