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专访 > 正文

欲望金苹果

2002-11-10 10:11 2002年第13期
“只有趟过水的人,才能真正知道水深水浅”,涂志正在中国公务机市场上闯荡了七八年,最不愿看到的是这一市场被单纯的欲望所控制。

涂志正

涂志正谈中国公务航空状况

“只有趟过水的人,才能真正知道水深水浅”,涂志正在中国公务机市场上闯荡了七八年,最不愿看到的是这一市场被单纯的欲望所控制。

三联生活周刊:从世界范围看,公务航空的现状有什么特点?

涂志正:公务航空和经济水平是紧密相连的,在世界各国及地区的使用情况差别很大。美国公务飞机就占去了全世界公务飞机的60%。拥有公务飞机数量较多的地区还有欧洲和南美,这些国家和地区正是世界上商务水平高的地方。金鹿在亚洲是最大的,就全球来说,私人飞机好几万架,但真正喷气式的加起来也就5000架左右,亚洲我们金鹿有6架,香港特区有一架麦特捷、一架二手的豪客700,澳门特区有一家公司有两架主要是自己用。日本和韩国在这个市场上却不怎么样。

三联生活周刊:作为亚洲最大的公务机公司,金鹿这几年取得了什么成绩?

涂志正:我们从1995年进入公务机市场,当时只有一架里尔55,第二年买了一架里尔60,后来把里尔55换掉买了比奇400。1998年8月从海航切出来正式成立公务机有限公司,把原来的飞机换成了三架豪客800。2001年7月我一下又进了三架豪客800,今年我又订了3架湾流200,下半年到2架,明年到1架。我们每年业务量递增大概是60%左右,这几年平均利润将近200万元。

三联生活周刊:金鹿的发展壮大说明中国公务机市场一定很不错,有人说这个市场潜伏着600亿的空间,您怎么看?

涂志正:都是故事,吹出来的。我判断都是飞机代理商编的,他为了多卖飞机,就会放出各种风来,造成中国公务机市场繁荣的假象。去年中国民航全行业的营业额是900多亿,客货运输也就是782亿,几架公务机就想抢600亿,怎么就不动脑子呢!他们全都是这个算法,我听的太多了。其实,从我这些年的经历来看,中国公务机市场现在实际是很小的,我们公司为什么增长率大,主要是基数小。

三联生活周刊:您对市场的低调和金鹿的成绩似乎矛盾了。

涂志正:我对市场没有太多积极的态度,大概是我们在中国公务机市场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更了解当前的市场状况吧。前不久春兰买了一架直升机,报纸上就说出现了中国的公务机热,公务机热吹了大概有四五年了吧,每年都吹,热到什么程度了?远大喷气式的有两架,还有一架直升机;海尔有一架直升机,春兰有一架直升机,就这么点,热什么热!2000年以前,金鹿都是以外国客户为主,我的广告宣传也主要是针对国外客户。在这期间,我一直试着中国市场,在国内媒体也打广告,但问的多,很少有成交的,说明消费能力还是不足。2000年才逐渐有中国公司了,但也只占到客户量的20%。

三联生活周刊:那么中国公务机市场到底有多大规模?金鹿扩张的依据又是什么?

涂志正:以金鹿的运营来说,2001年业务量是3000小时,今年预期是5000小时,这已经是很好的了。我们之所以继续进飞机,主要考虑是外国人生活在西方毕竟不是天天在亚洲,对他们服务虽然单位收费高,最高时一小时收35000元,但是量不大。这几年发展速度起不来就是这个原因,而中国的企业经过几年脱困,有了一批有实力的,如果价格放得低,客户应该有所增长。以我的判断,当年收外国人一小时35000,他们来了就用;收中国企业也就2万块钱左右,收多了他们坚决不会用的。我现在利润不敢调得太高,高了利用率上不去。现在公务机还谈不上赚钱的事情,用这个价格主要是为了培养市场,等量上去了再谈赚钱。

三联生活周刊:国内多家航空公司都在积极酝酿着进入公务机这个市场,并且都把机型目标定位在豪华的远程宽体机上,对此,您有什么想法?

涂志正:事情要做,潮头也要抓,但不能赔着钱愣闯,总得算算账。我这几年都没有亏钱,得益于循序渐进的发展。1995年时有一个机遇,我的飞机进来没几个月,就跟埃索石油公司签了个一年合同,包飞了大约700个小时。以后市场有潜力了,我就进一架,不能进的太猛了,得控制成本。公务机不是航空公司,不能大家攀比,弄出一大批豪华飞机,不是这样玩的,肯定这笔钱都糟进去了。飞机一架就2600万美元,按20年计算,一年就算能飞1000个小时,一个小时得摊进去12000元,这是机身的钱。飞机飞一个小时大概也得9000元,不算什么别的成本就得21000,问问国内的企业家谁愿意坐?飞一趟美国,报价是一小时5200美元,单程就得6万美元,往返是12万美元,还要有地面代理费等杂七杂八的费用。单程怎么也要5000美元,相当于每人1万美元,中国人每人花1万美元去趟美国我觉得还早了一点。真有这个市场,金鹿一定会做,但我觉得现在没这个市场。

三联生活周刊:应该承认,路越走越宽,市场是在逐步发展的,激烈的竞争恐怕也在所难免。

涂志正:当然,市场由大家一起来开发,力度肯定会大一些。但无序的竞争肯定要毁了这个市场。国内一家航空进了一架二手的公务机,上来就是价格战,这是中国人惯用的手段。先是对外打广告,一小时12000元,照这个价格,100年也挣不回来飞机的钱,白白把钱打水漂了。飞机1200万美元一架,就按20年折旧,一年折500多万,一年每架飞机美国最好的经营效果是飞700个小时,我们就按1000小时算,一小时就是5000元,一小时连油带航材消耗整个下来大概是8000元,这是直接运营成本。这样成本就是13000。何况1000小时根本就实现不了。一旦出现这样的局面,大家剩下的工作就是使劲往里搭钱。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