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表演唱

2002-11-09 17:22 作者:邓迪 2002年第14期
记得很小时候,学校搞什么文艺活动,都会有一个全校看着最顺溜的女生(现在叫校花)穿着白衬衫、蓝裤子站在麦克风前,用尖利的嗓子激昂地说:“下一个节目,表演唱……”于是就会有一个人上来唱歌。后来有了电视,在电视上也能看到,报幕员满脸堆笑从舞台一个角落走出来,冲观众字正腔圆地说:“下一个节目,表演唱:《边疆的泉水清又纯》。”

记得很小时候,学校搞什么文艺活动,都会有一个全校看着最顺溜的女生(现在叫校花)穿着白衬衫、蓝裤子站在麦克风前,用尖利的嗓子激昂地说:“下一个节目,表演唱……”于是就会有一个人上来唱歌。后来有了电视,在电视上也能看到,报幕员满脸堆笑从舞台一个角落走出来,冲观众字正腔圆地说:“下一个节目,表演唱:《边疆的泉水清又纯》。”

不知从何时起,就再也听不到“表演唱”这三个字了。有时突然想到这个词,一琢磨,觉得挺土,什么呀,就表演唱?那些人上台之后就像木桩子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什么表演也没有,名不副实,还表演唱呢。

有一天,当我再想起“表演唱”时,便越想越觉得这个词科学、准确,要说当年创造的这个词绝对是久经考验的。你看时下的歌星们,哪个演唱时不在表演,而且愈演愈烈。比如刘欢唱《心中的太阳》,唱“天上有个太阳”时,他便指指天;唱“水中有个月亮”时就指指地。当他唱到“我心中的太阳”这句时,便捂住胸口,做心绞痛状;结果有一次唱到这句时还真把心脏病唱犯了,蹲在台上半天没起来。搭上老命用身体来诠释歌词含义,这种表演唱,名副其实。还有蔡国庆,不管唱什么歌,两只手都是在胸前比比划划的,而且非常有规律。后来发现很多人都这么比划,像快一拍的太极拳动作。当然,还有人喜欢用语言来表演,臧天朔唱《心的祈祷》之前总爱这么说:“这首歌我唱了很多年,每次唱起来都会觉得有种苍凉。”这么多年这句话他就没换过,说明他一直在表演一种苍凉。不过最多的还是歌星们站在舞台上像个要饭的一样东跑西颠:“这边的观众给点掌声好不好?声音太小,没那边的声大,再来一遍好不好?谢谢。”

有一次,我看演出,台上的“羽泉”在唱歌,台下观众听得很陶醉,这哥俩在台上一个弹吉他,一个弹便携式键盘。弹吉他的时不时会做出一些花样,弹键盘的动不动就摆一个Pose,这二位在上面忙得跟花样年华似的。坐在我身后的一位大嫂对身边的人说:“你瞧人家,不仅歌唱得好听,乐器的演奏水平也不差,真是多才多艺。”大嫂当然不知道,这二位爷在唱卡拉OK,手里的乐器不过是个道具。但这件事说明他们的表演绝对可以以假乱真。

过去,七分唱三分演,我们叫做表演唱;现在三分唱七分演,却再也听不到有人说“表演唱”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