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杀了人的憨豆先生

2002-11-09 15:30 作者:王星 2002年第14期
巴黎楠泰尔市的枪击事件

里夏尔.杜恩

各种样式的示威与抗议在法国是件司空见惯的事。就在今年3月,法国报纸上还报道了一场多少让人有些啼笑皆非的抗议活动:法国电力公司塔尔布(Tarbes)分局的一名员工因为在分局院内解手而被公司纪律委员会传讯,为表示团结,该分局的30多名职工应工会号召于13日在院内集体公开撒尿,以此抗议领导层的制裁。

在这些示威或抗议新闻的包围下,3月27日发生在楠泰尔市(Nanterre)的枪击事件很像是一次干得过了头的抗议。楠泰尔市位于巴黎大区西部,距巴黎市中心仅20公里,其居民大多为中产阶级。3月27日凌晨一点,楠泰尔市议会审议市政府预算的会议结束后,正当议员起身准备离开时,听众席上的一名男子突然站起来用自动手枪对着大厅里的人射杀。他先掏出一支手枪,三个弹夹,狂射一阵后又掏出第二支手枪继续扫射。目击者证实这名行凶者曾五次给手枪换弹匣,估计至少射出了40发子弹。最后,主管体育的副市长勒内·阿芒德趁杀手换弹匣之时将他拦腰抱住按倒在地,射杀才被制止。塞缪尔·里耶克(Samuel Rijik)是案发时在场的市政官员之一。他事后回忆道:“起初我以为是在开玩笑。有人还以为是在放鞭炮。”

这当然不是撒尿之类的玩笑。在这场持续了数分钟的射杀中,有四男四女共八位分属各党派的市议员被当场击毙,19人受伤,其中14人重伤。27日晚些时候巴黎警方公布:杀手名叫里夏尔·杜恩(Richard Tourn),楠泰尔市市民,33岁,独身。等到3月28日,从巴黎警方再次传出的消息则是:里夏尔·杜恩于28日上午在巴黎刑警大队办公室跳楼自杀身亡。同日巴黎警方发现了杜恩留给他的母亲的一份13页的遗书。杜恩在遗书中表示:“我必须为我的生命留下一些印记。我要结束自己毫无价值的生命,同时让其他人为我的失败付出代价。”

对于很多刚到法国的人来说,在心理上最难适应的事情之一是这里的“自由”。甚至从“汽车车牌”这样的小事上就可以领略这一点。在北京呆惯了的人都清楚黄底黑字的车牌与白底黑字的车牌间的区别。在巴黎也有这两种颜色的车牌,但其中没有任何区别,你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选择其中的任何一种。还有一种车牌是号码前带欧共体标志的,但这个标志和一个不干胶贴画一样,要或不要也都随你的喜好。“自由”可能意味着没人管;在法国,有些事情的确是没人管。

3月27日的枪击事件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这样。已经被人们称为“冷面杀手”的里夏尔·杜恩1968年12月3日出生于斯洛文尼亚,当他还是婴儿时全家迁居法国,他和一个姐姐由当清洁工的母亲独自抚养成人;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杜恩在巴黎大学获得了历史与地理学士学位后一直梦想成为一名教师,但他没能通过教师资格考试,最后在楠泰尔市的安德烈·布塞(Andre Boucet)大学找到了一个学监的工作。认识杜恩的人对他的形容是:一个保守、羞怯的人,有抱负,一直渴望找到一个值得他奉献一切的目标。杜恩以前的学生对他的描述是:古怪,喜怒无常。其中15岁的汉萨的印象是:“他很瘦,鼻子很大,戴副眼镜。我们曾经取笑他,管他叫‘憨豆先生(Mr. Bean)’。”另一个名叫法鲁克的学生的印象则是:“他的性格有两面,今天你可能觉得他挺和蔼,但第二天他就有可能犯事。”

三年前杜恩因为“挑衅性行为(aggressive behavior)”被校方解雇,具体原因至今不清楚。此后他就一直靠失业救济金维生。他没有女朋友,也没有关系很密切的朋友,和现年65岁的母亲斯蒂芬妮(Stephania)住在楠泰尔工人社区的一间小屋里。根据法国国家统计及经济研究所(INSEE)今年3月8日公布的调查,法国就业与失业之间的收入差别依文凭和年龄的不同而有所不同。25岁以下的人失业时的月收入比就业时减少一半,而50岁和50岁以上的人领取的失业救济金只比就业时的收入低约30%;失业期与就业期收入差别最大的是那些拥有高等文凭的毕业生。

20世纪90年代期间,杜恩参与了一些法国人道主义与左翼政治团体的活动。

993年他参加了一次前往萨拉热窝的援助行动,回来两年后便成为当地社会党活动中的一名积极分子,但不久又转而加入了绿党。杜恩经常在市镇中心分发宣传小册子,成为市政厅辩论公众旁听席上的常客。他还担任过法国人权联盟(LDH)地区分部的出纳。杜恩的母亲在案发后曾表示:杜恩在市政厅里花了很多时间为社会党做事,但他并没有从中得到什么。他觉得自己像盘又脏又烂的剩菜,他没有朋友也没有工作,他告诉我:“我是个混混儿,而我还跟你住在一起。”

3月27日枪击事件发生后,《巴黎人报》的犯罪学学者斯蒂芬·布尔戈(Stephane Bourgoin)曾就此分析道:“这种人无法接受自己是‘失败者’这一事实。他试图将自己遭受的挫折迁怒给其他人。一旦他确认了自己的替罪目标,他会被一种偏执狂式的狂热所主宰。”杜恩的母亲只是名清洁工,但她比学者更清楚“杀人”对杜恩意味着什么:“我的儿子经常谈到杀人。死亡是他惟一的出路,但他不希望一个人死,他想杀死尽可能多的人。为了造成一次示威性或游行式的事件,他会不惜一切代价。”据杜恩的母亲称,杜恩曾经在90年代初两次试图自杀。4年前杜恩曾经在一次私人聚会上拔枪威胁一名精神病医生,当时有人报了警,但警察只是对他提出了警告而没有逮捕。事实上,在过去的10年里,杜恩一直在接受心理治疗并服用Prozac一类的抗抑郁药物。法新社有关3月27日事件的报道的结尾处曾提到:楠泰尔市的一所心理咨询中心就位于市政厅附近。

尽管如此,当杜恩开始对手枪射击产生兴趣、加入了一个射击运动俱乐部并于1997年通过警方的心理测试获得持枪许可证、在巴黎市中心的枪械商店里购买了两把自动手枪与一把左轮枪时,没有人对他的心理状况提出过质疑。他的持枪执照早在2000年就已到期,但也没有任何一个政府部门曾在意过这件事。3月27日,杜恩手里持有的正是这几把依然“合法”的手枪。

3月37日的枪击事件正值法国总统大选最热闹的时候。如果杜恩真的是想“留点印记”,那他的确可以如愿了。首先是包括绿党在内的各党派争相否认杜恩是自己的人。然后是以希拉克为首的右翼抓住这一把柄继续攻击若斯潘为首的左翼忽略社会治安管理。杜恩的自杀把事情搞得更加沸沸扬扬:虽然谁都知道刚刚罢工过的法国警察其实也有自己的苦衷,但几乎所有人都开始指责巴黎警察渎职。此外还有最微妙的一点:楠泰尔的市长是个女的,不管是不是真把“性感政治”这种说法当回事,希拉克与若斯潘都利用这个机会表现了一番自己的骑士风度。至于杜恩的事,反正谁都知道他是个“冷面杀手”了。

但杜恩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他“憨豆先生”的绰号。我不知道“憨豆先生”在现实生活中算不算一个失败者,或者是因为他那些恶作剧仅仅是在屏幕上出现、伤不了人所以才能成为喜剧。一直陪伴“憨豆先生”的只有一只玩具熊。一首有关玩具熊的诗里说:“在玩具熊的世界里没有暴力,我们有时间去沉思,有时间去歌唱,有时间去追逐你的梦想。”但我现在怀疑:对于找不到玩具熊的人来说,这有点类似于“没有米干吗不去吃肉”的笑话。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