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43个游客在韩国蒸发

2002-11-09 15:00 作者:纪江玮 朱文轶 2002年第14期
偷渡让旅行社陷入困境

在中国,旅游业正在升温

在“3·15赴韩游客失踪”事件中离奇失踪的43人,因为其签证有效期为30天,目前还不能被正式定性为“非法滞留”。然而已经有足够证据可以判断,这是一起有组织的“偷渡”。

与“越洋偷渡”的高风险相比,“伪装入境”的偷渡方式对偷渡者而言,虽然容易引起注意,但肯定来得相对安全和廉价。而让旅行社头疼的是,在这种更为高级的偷渡方式中,他们被动地充当了相当于“载体”的角色

在开放旅游市场与可能导致偷渡之间的两难困境,曾经让许多国家大伤脑筋。

2000年9月,日本在与中国经过长达3年的谈判后正式开放入境旅游,但为最大程度上防范可能出现的“非法滞留”,中日双方从审批到接待各环节上制定了严格的防范措施。尽管如此,仅一个月后,一名来自广东的游客就在东京商业区神秘消失,这桩被媒体广泛报道的事件几天后被日本运输省大臣森田认定为“偷渡”。而随后两个月,失踪人数仍在增加,又有两男一女三名游客先后不辞而别。短短三个月,中国公民赴日观光的失踪率上升为5%。

“作为亚洲主要的非法移民流入国之一,日本的偷渡成本大约是250万日元(约20万人民币)。”社会学研究者田伟博士在向记者解释这几宗偷渡事件时说,“摒除操作的难度系数这一因素,以旅游渠道进行的偷渡,成本可以大大减少,旅游费加上保证金只要100万日元就够了。当然,这种偷渡方式需要精心准备的‘假护照’以及有组织的接洽,这些都更依赖于一套已经成熟的集团运作网络。”

这一判断在“3·15赴韩游客失踪”事件的许多构成要件上得到印证。记者从官方了解到,如果30天还找不到失踪人口,这将成为到目前为止以“伪装入境”方式非法滞留外国人数最多的一次“成功偷渡”。田伟分析说,“可能还刚刚是个开始”。

据韩国警方透露,这失踪的43人中有28位男性、15位女性,年龄均在30~40岁之间,“都是以教师身份、休假理由去韩国的,但从调查情况看,大部分是工人。”“所持护照均为假护照。”汉城警方的一位官员在接受电话采访时告诉记者,仁川机场所处的永宗岛只有一条高速公路与大陆相连,需要乘公交车或者专车才能离开,43名游客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逃离警方的封锁范围,应该有当地的非法组织接应。“我们已经查获了一些这样的组织,有韩国人,也有在韩国的中国人。”

采访中,记者得知的另一些事实也显示了这一起集体偷渡事件中跨国性质的组织介入其中的痕迹依稀可辨:这些来自国内不同省份的43名游客的所有虚假材料都由在北京注册的一家公司提供。

“在世界杯所创造的‘旅韩热’中以旅游者身份偷渡韩国可能对多数偷渡者来说是个巨大的机会和诱惑。”一位韩国记者向记者介绍现状时说,“在韩国,类似洗碗的工作一个月的收入是七八千人民币,虽然汉城物价是北京的3倍,但比较下来,收入至少要高于中国的中小城市和农村。”

一个现实的影响是,以这种方式偷渡韩国的人数开始逐渐上扬。记者从仁川机场出入境管理事务所了解到,近一个月内入境的中国旅游团体游客数量为4000多人,其中已经有144人滞留韩国。2月5日,由沈阳出发去韩国的中国学生旅游团119名成员中的41人留在韩国,3月8日,14名中国游客入境,12名从住地逃离,不见人影。“3·15是人数最多的一次”。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