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海上赌船的亚洲模式

2002-11-09 15:57 作者:巫昂 2002年第14期
多数豪华游轮就是赌船的代名词?

相当数量的赌客选择公海赌博的理由,除了便捷与舒适外,就是安全。只要一个人能够保证衣冠整齐地上船下船,那么他在那艘船上发生过的一切,自然会成为秘密

记者手中拿着香港佳域旅运假期公司的一张赠券,上边写着“豪华邮轮免费食宿一夜游”。像记者这样的内地居民,只要办妥一张往返的港澳临时通行证,就可以随着香港当地下班的赌客,在傍晚5点到7点之间,登上停靠在皇后码头或者尖沙咀码头的赌船,参加一次“令人疯狂”的无目的港航行。

旅行社负责人PERCY NG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经常往返于港粤两地,主要是接内地游客过关上船,“由于在内地,上公海赌船还是一个不能公开打广告的旅游项目,我们只能靠在一些主要城市,委托朋友,采取口口相传的方式来招徕生意。当然,这样速度很慢,效果也不太明显。目前,上船的主要还是香港本地居民,内地客人不赌则已,赌就赌大的,下注很惊人的”。

PERCY目前代理了几乎所有从香港出公海的赌船,他在名片上列出的仅有如“金公主邮轮”、“金湖号”、“澳玛号”、“海王星”、“集美邮轮”、“蓝钻石邮轮”和“东方公主邮轮”。其中内地人熟悉的“集美邮轮”系一位林姓独立船东在三四年前从厦门邮轮公司手中买下,而“年迈色衰”的“东方公主邮轮”目前正在广州修缮,暂时停止运营。

据知情人提供的资料,目前固定停靠在香港的公海赌船有四艘,分别为“港龙星”(后称港龙二号)、“海明珠号”、“东方公主号”和“金湖号”。这些船已经形成他们比较固定的消费群体。“整个亚洲系统的赌船,船东则是以香港人和东南亚人为主,他们隐在幕后,把经营权出租给他人,事后不单收租金,还分成。”博彩研究专家陈炳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而澳门新赌牌发放时,澳门政府在新的博彩法规中规定,在航空器和交通工具上从事博彩业,将不受三个赌牌的限制,但必须要有具体的旅游目的地。只是目前还不会发放这一海上或者飞机航线上的牌照,仅作为拓展未来政策空间起见。

这些赌船通常在利比里亚、巴拿马、塞浦路斯、波离支等小国家注册,据精通国际航运的李永盟(化名)说:“注册到这样的小国据我推测,一方面是为避免介入未来可能的战事,更现实的是可以比在香港、台湾地区或东南亚等地注册少很多税费。因为世界各地的国际邮轮,不单是亚洲地区的赌船,常常在这些国家注册一个公司,然后再把船只的所有权授权给这家小公司。而这些国家的海事部门和政府也可以坐收船利,两厢得益。”

此后,它们还需要到各个停靠码头所在的国家城市办理入境手续,因为这些港口只允许在技术性能上合乎公约规定的船只停靠。而负责鉴定船是否合乎规范的是半中立的机构船级社,它们是政府授权的民间组织,隶属所在国的相关政府部门。比如美国的船舶登记局(ABS)、法国的国际检验局(BV)中国的船检局(CCS)等。世界上最为著名的船级社当数英国的劳氏船级社。拿到相关船级社证书的国际邮轮包括各种赌船,就可以行驶于各个港口之间。

把一艘赌船合法化并没有想象中困难,因为它们通常严格遵守不在领海从事赌业的法律界限,开玩笑地退一万步讲,肯定不能把它们类同于凶险的“海盗船”。

曾经在赌船“金公主邮轮”上工作过的刘纹兰(化名)告诉记者:“赌厅通常设在船尾,客人上船后,不直接去赌也会去看,诱惑力太大了。何况你不赌船上的人也会说服你去,因为赌船终究是为了赌,一切服务都是围绕着赌。”

“金公主邮轮”就属于那种无目的港航行的纯赌船,在代理商口中,通常被以“她”称呼,这本身就带着纸醉金迷的意味。载客量约为480人的她只算得上是娇小的邮轮,在这艘船上,就有约200名船员与服务,其中包括40到50名荷官。

一个赌客,只要付150港币的船票,就可以在船上吃住免费,吃的是丰盛的自助餐,住两人到四人一间的标房,这比香港本地的旅游消费要低廉得多,无怪乎有些旅行社怂恿游客到豪华邮轮上住宿,避开香港昂贵的房费。在假期,往往床位满员,香港有些父母也带孩子上船。刘纹兰说:“有些好赌的孕妇甚至临产了都还在船上赌,但通常,邮轮是不让比如心脏病人、高危孕妇上船的。因为要是发生情况为了他们返航一次,对赌船来说,就赔得太多了。”

对赌船的“赌”字更有发言权的,是刚刚一年前离开赌船的荷官ANDY ZHENG,他1996年底就上了当时新开张的赌船“天龙星”,该船有15700吨,后来换了经营者又改名为“海王星”。赌船由于常常易主也常常改变它们的商业用名,但它们通常有一个相对固定的注册用名,所以,老练的海员常常靠对船外形的记忆来辨认它们的前身。

这艘船是巴拿马籍的,由纪宝(他同时是香港著名的娱乐业赞助人)租下运营,传言船东(起码也是大股东)是“澳门赌王”何鸿 ,由于何鸿 曾公开批评香港赌船的盛行,会影响澳门合法赌场的生意,所以一直没有承认他拥有“天龙星”。但现在他已不再讳言,另外两艘挂在他名下的赌船为“澳玛一号”和“澳玛二号”,光从名字上已能看出澳门的色彩,据说这两艘船,现由何鸿 自己经营。

ADDY ZHENG是福建人,由于先前有酒店工作经验,他一上船就被安排到前台。“这艘船是紧急上马的,我们被用四五辆中巴从福建运到香港后,当天就换上制服,开始试运营。”ANDY说,“在此之前,劳务公司基本只告诉我们,我们将要到一艘国际邮轮上担任服务工作。”

ANDY最初在赌船上的职位,首先是负责与移民局协调工作,每当赌客陆续由码头登船时,香港移民局就会在船的入口处,用船上的桌椅搭设一个简易的关口。2到3名移民局工作人员用手提电脑与总部网络联结,办理赌客的过关手续。到公海赌博一次相当于离开香港境内一次,所以过境签证是不能用的,因为持该证上船的赌客将不允许再度回到香港。

所有上赌船的人,必须再度通过船上设置的安检口,他们的护照在上船后必须交到前台,所以ANDY当时的工作可以说是“掌控了全船的秘密”,连船东与船的运营老板也不例外。他笑着告诉记者:“如果我稍无职业道德,就可以记下谁谁上过船,知道他们的身份职位甚至家庭住址。”不久之后,由于船上缺荷官,临时在船员内招募,ANDY经心算考试合格后,就变成了船上最吃香的赌场部荷官。

赌船通常在晚上9点半起航,这时候客人一般已经上房间,或者吃毕晚饭,船上提供的是一色的自助餐。船以正常速度航行约一个小时之后,船长就通知前台,已经到达公海,赌厅可以开始营业。这时,在赌厅内候命的众荷官,就到专用的仓库内去领取各色锁好的赌具,除去蒙在赌台上的专用罩子。如果擅自在领海内行事的话,可能有被四处巡逻的海上移民局船只抓到的危险。

做赌场生意的老板通常格外迷信,而且这种迷信是东西方的混血,比如他们绝对不把赌场设置在船上的第四层或者第十三层;再比如他们常常要根据风水转移,变更赌台摆放的位置。有趣的是,由于赌船有时遇到波浪与海流,船身不稳,偶尔会传出某位赌客在台上赌时,转身点个烟,再回来时,台子已经滑到了数米开外。因此,赌船航行到公海上后,为了保持船应有的平衡,也会少开一些发动机,让船难以察觉地溜达溜达,绝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静止不动。而这“海上的浮岛”在入夜的公海上,灯火辉煌赌客云集,完全是另外一个世界的景象。

赌船上除了赌场部,其他各部门都是赔着做,比如桑拿、卡拉OK和夜总会,赌客在台子上一切消费免费,起初赌船上的一注筹码在1000到5000美元以上时,连船票都是免费的。组织公海赌团的旅行社负责人PERCY NG告诉记者:“一夜航行,一艘船的成本通常要花费40万到50万港币,没有高额的利润作为支持,这是不可想象的。而信誉与经济实力好的船老板,就算只有两三个客人也会特地为他们行驶一趟,一般老板是不肯这么做的。”

船上通常设有一个专门的办公室,来管理赌具,赌具损耗最大的是牌。“天龙星”上通常一个晚上要用约十箱、即800多副牌。荷官的另外一个重要工作就是轮流在开工前查牌,把54张中的大小王抽除,另外看牌面上有无记号污损等问题。

“当然,这些工作乃至于我们在赌场内的一举一动,都是在监控仪器下进行的,而监控电视集中到中央控制室(CCTV),那里只能由两三个荷官、经理和指定的公务进入,连老板都不能进,那个房间的钥匙只有值班经理和赌场正副经理有。”

与澳门赌场一样,赌船上的工作人员也靠衣着颜色来区分职务。荷官穿着袖口短而紧小的白衬衫(为了防止他们藏匿筹码),色彩鲜艳的马甲以及深色裤子,通身没有一处口袋。香港赌船使用的是美式赌台,一张百家乐台子上通常有四个荷官当值,一个管派牌,两个管赔杀筹码,另外一个在休息。这四人每半个小时轮换一下位置,所以每一个半小时,其中一个荷官就可以到场外休息半个小时,换换脑子避免出错。

香港赌船的牌例是澳门与东南亚的混合体,以百家乐为例,设一庄一闲,要人下注,闲是一赔一,庄只赔95%,所以赌场挣的就是这5%的赢余,而荷官在赌台上算的不是游戏本身的规则,而是客人下的注乘以95%,有时候客人给的是零头而非好算的整数,荷官的能力就要早受考验。

“当荷官要求算得快,这样走的局数才会多,赌场才会多挣钱。”ANDY说,“赌台上的牌通常放到牌靴里,所以我们走的局数通常以靴记数,一靴是8副牌。一个晚上,最利落的荷官最多也只能走十几靴。如果一张桌子上坐满10到12个客人,连站着的客人都下注的话,那么就很难走得太快,因为要算那么多赔率。”

至今,ANDY论起“荷官经”依旧神采飞扬:“一个优秀的荷官,绝对不可用计算器,曾有一艘赌船上的荷官人手配备一个计算器,几乎被圈内人笑死。此外,我们还要观察客人的状态,揣测他们的心理,还要想法子多挣小费。当然,最最出色的更要做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个客人走进赌场的一瞬间,你就应该知道他带了多少钱,换了多少筹码;客人从另一台子上换过来时,你能看出他在那个台子上输赢几何。客人输了钱心情不好是要骂人的,你再去讨要小费就非常不合适。”

“最初赌船上只有美元台,50美元起赌,东南亚经济危机后才开始有港币台,有50港币的人就可以玩。1997年是赌船生意的黄金时期,当时的荷官,光小费就会收到2万多,至今常有人怀念当日,赌客们怀着末世感纷纷拥挤到船上来,狠命下注。后来‘天龙星’号的老板为了吸引客人,推出了现金台,这样荷官又多出一项工作,在赌台上给客人换筹码,验假钞票等,愈加忙乱了。”

赌船在清晨5点半到6点左右开始返航,一夜豪赌之后的香港白领通常还赶得上8点的班,他们的生活还在继续。他们走在上班的路上时,没有人知道昨天夜里,他们可能已经由富人堕落为穷汉。

以经营马来西亚云顶赌场起家的另一著名赌王林梧桐,着力发展的是另一种赌博色彩稍淡的豪华邮轮,他创始的丽星邮轮——亚太区领导船队成立于1993年,8年后即成为世界第四大联盟邮轮公司。从收购挪威邮轮公司(NCL)开始,营运了18艘超过22000总载客量的邮轮。林梧桐的生平之志是凑够12星座的船号,目前完成了6艘任务,分别是“双鱼星号”、“白羊星号”、“双子星号”、“金牛星号”、“狮子星号”、“处女星号”,此外著名的还有“白羊巨星号”、“金牛巨星号”、“挪威之星一号”,现在正在兴建中的两艘各重91000吨的巨型邮轮,为“天秤星号”和“天蝎星号”。与香港、台湾地区赌船功能单一不同,这些装饰豪华、设施一流的邮轮更兼有旅船的性质,它们各司亚洲乃至全世界的一些旅游航线。

丽星邮轮公司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不同意把丽星邮轮称为赌船,他告诉记者:“发展豪华邮轮的主要目的是满足某些游客在空中和陆地旅行之外得到更多选择。”他强调船上只有电子游戏机。但研究者认为,面对着陆地高速公路和航空业的竞争挤压,这些船票单程含房间通常要500元以上的豪华邮轮,没有附设的博彩娱乐为吸引力,是不可能赢利的。

“在东南亚的航线上,多数豪华邮轮可以说是赌船的代名词。”博彩研究专家陈炳强告诉记者,“而航行在香港外公海上的赌船,一度抢走了可合法赌博的澳门赌场约20%客源。”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