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夜读《昆虫记》

2002-11-09 11:00 作者:贾妮 2002年第13期
每当我心神不宁的时候,定要找出《昆虫记》来读,旁的书总是不行。一般我会选一篇短的,如《大孔雀蛾的晚会》,我就很喜欢。特别烦的时候,需阅读篇幅长些的。虽然我尽量避免这样,希望所有不安都能由大孔雀蛾来解决。但在现实生活中在所难免,不免令人有些无奈。

每当我心神不宁的时候,定要找出《昆虫记》来读,旁的书总是不行。一般我会选一篇短的,如《大孔雀蛾的晚会》,我就很喜欢。特别烦的时候,需阅读篇幅长些的。虽然我尽量避免这样,希望所有不安都能由大孔雀蛾来解决。但在现实生活中在所难免,不免令人有些无奈。

很多书我都没有像《昆虫记》这样翻来覆去地读,却也说不上它好在哪里。平时我不喜欢昆虫,读书的兴趣也不是这样。我从小喜欢言情小说,长大亦是如此,间或读武侠,还有些爱看电视连续剧,只不过自己很少承认而已。

有个朋友很惊讶,说刚认识你时你在读《昆虫记》,怎么现在还在读?这话解释起来就需费些周折,只说明刚认识他时我有点心神不宁,现在恰巧又心神不宁。但中间有蛮多时间还是美美地玩儿了游戏,逛了街,读了书。除了上面提到的我读书的偏好,也还翻出了《穆旦全诗》通读过一遍。有些突然获得的幸福的读书感想,也曾急忙好哇好哇地与人探讨。

可是生活就是有趣,偏偏给你的心灵空出时间,让你非读《昆虫记》不可。我读着那些虫子的吃吃喝喝,结队爬行的傻样,随着作者法布尔的笔触,详细了解了它们的饱食终日及生命轮回,好像也看到了自己完整的一生。尤其是夜读《昆虫记》,我总觉得自己一会儿是蟋蟀,一会儿是甲壳虫。不论是多么低级的动物,我竟总能感到作者全心全意的注视,他关切着我作为虫子的一举一动,却从不干扰。所以,不论当什么虫子,我都满心欢喜。至于为什么喜欢孔雀蛾这篇,读过的人便会知道,在法布尔眼中,大孔雀蛾,其实是蝶蛾,特别特别美丽。他上来就写“有谁不知道这种华美的蝶蛾呢?”当上了这种蝶蛾当然令我开怀。

说实在的,享有盛名的《昆虫记》,被我读到这个份儿上,特别惭愧。但我这个水平,总归是没什么办法。作者认真提出一个问题,“只为活命,吃苦是否值得?”我可回答不了。只想在他专情注视下,当一会儿幸福的虫子。尤其最近心情忽上忽下,看来非得把一直珍存的长长的《朗格多克蝎的婚恋和家庭》拿出来读完不可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