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遇上300%的西餐

2002-11-09 10:57 作者:包包 2002年第13期
我对西餐始终有点恐惧,哪怕推开办公室的门就是杭州最大的西餐厅。吃西餐时我会正襟危坐、举止优雅,不过,有一些不太愉快的经历,让我对西餐怎么也亲热不起来。

我对西餐始终有点恐惧,哪怕推开办公室的门就是杭州最大的西餐厅。吃西餐时我会正襟危坐、举止优雅,不过,有一些不太愉快的经历,让我对西餐怎么也亲热不起来。

我第一次吃西餐就出了洋相。那时我刚进大学,恰逢学院成立大会,和师兄师姐一起被挑去凑成一支礼仪队。我记得下午1点半,才被放行进入杭州黄龙饭店水晶宫用午餐。我们快速包围了自助餐台,极度疯狂地拿着盘子、刀子、叉子或筷子,抢到位置的坐着,抢不到位置的站着,狼吞虎咽地吃起来。然后,刚送走某政府高官的曾留学海外的院长走进宴会厅,顷刻间露出了惊愕表情。很快,一位任课公关礼仪的女老师气极败坏地冲向我们,强迫我们挤在几张小桌子旁像个绅士淑女般地吃完我们迟到的午餐。此次集体洋相后来成了学院的反面教材,是老师们在讲到礼节礼貌时必举的例子。

大学时代的一位朋友回天津探亲,刚巧我出差去了北京,她到北京与我会面时请我到SILK ROAD TRATTORIA用餐,一顿饭吃了三个多小时,花费超过我当时一个月的工资。我很感激她的慷慨大方,但无论我还是她,都表现得很矫情。她有意无意地忽略了我所从事的行业,或者是她听过的上面这个故事让她记忆犹新,所以格外仔细地为我讲解西餐知识。席间,她多次提及意大利人的用餐习惯,多次强调各类刀叉的用途,多次示范卷面条和喝汤。我吃人家的嘴软,配合得很好,那一顿她请得很开心。她在喝完咖啡,用餐巾的内侧优雅地擦拭两片红唇时,享受地说:“在国外习惯了,回国还是爱吃西餐。”我不好说什么,暗地里为她嫁给一个意大利人不到一年就忘了本而唏嘘不已。

我有逃离上海红房子西菜馆的经历。我和同事在淮海路上找饭吃的时候,看到了与大光明戏院、和平饭店一样让人联想起旧上海的红房子,于是很果断地闯了进去。这真是一段奇妙的经历,在无人引座的情况下,我们只用了一分半钟,找到了靠墙的桌子。浏览了整本的菜单,扫视了邻桌的成品,然后以侍者来不及反应的速度,再次果断地闯了出去。我猜在我们离开因年久而晦涩的餐厅时,因年久而麻木的侍者会用上海话嘀咕一句“乡下人”。但是,饥饿的乡下人啊,还是无法忍受这昏黄阴暗的环境、陈旧不堪的餐具和本土海派的西菜。不得不承认这到底是社会名流、时尚精英慕名而去的地方,有非我们能解的风情。索性,在对面不远处找一家干净明亮的上海老牌中式菜馆,花上一道西餐主菜的价格,饱饱地吃了一顿。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