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香港电影市场的解药在内地吗?

2002-11-08 15:08 作者:小于 2002年第44期
内地观众比香港电影观众早5天看到了《河东狮吼》,显然,香港影视界希望尽量赶在盗版影碟出来之前从内地电影市场收取更多的利益。盗版固然是提前上映的理由,另一个更重要的理由是,香港2002年度上半年的票房收入实在凄惨,制片商便把内地当作一个重要的市场资源。但是——香港电影市场的解药在内地吗?

《天脉传奇》剧照

内地观众比香港电影观众早5天看到了《河东狮吼》,显然,香港影视界希望尽量赶在盗版影碟出来之前从内地电影市场收取更多的利益。盗版固然是提前上映的理由,另一个更重要的理由是,香港2002年度上半年的票房收入实在凄惨,制片商便把内地当作一个重要的市场资源。但是——香港电影市场的解药在内地吗?

这应该是香港影视界派出的最大的交流团了,61家公司(包括制作和发行),116名人员,其中不乏一些响当当的名字:嘉禾娱乐事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席邹文怀,寰亚综艺集团主席林建岳,中国星集团有限公司主席向华强,香港电影制作发行协会理事长黄百鸣,香港电影导演会会长尔冬升等等。香港贸发局组织他们于10月15日到18日在北京举办了“两地影视业交流活动”。交流团来的目的是为了解救香港电影市场。

因为《少林足球》6000万港币的票房,去年香港影视界似乎乐观了,2001年香港贸易发展局总裁施祥祖在《为香港电影打气——写在康城〈香港电影巡礼〉出发前夕》一文中说:“香港电影业经过较早前一度低潮后,现时正在复苏。港产片数量从1998年谷底的80套,回升至去年的150套,我们认为有必要再帮一把,乘势加强推广。”但事实证明,去年和前年的复苏不过是昏迷当中的一个小插曲。应该是票房黄金时节的暑假期间,香港地区影片的总收入是7500多万港元,去年同期收入则为17000万港元,下跌了近六成。统计出来的数据让人觉得香港电影简直缩在一片愁云当中:9月份中,香港电影有一天票房总收入只有516000港元,创造香港电影票房10年来的新低,而全盛时期一日票房曾达到700万港元。据香港媒体报道:“9月12日香港港威戏院的4时场,更卖得零票房的惊人纪录,至于尖沙咀另一间戏院的12时场,亦只有2张门票售出。见者心酸,香港53间戏院简直惨淡经营。”电影业不景气的直接后果是影视业的失业率惊人,七成香港电影业从业人员处于失业或者半失业的状态。

香港电影不景气的原因很多,大的理由是亚洲经济尚未完全恢复,这个理由并没有很强的说服力,因为香港人花在娱乐消费上的钱实际是在增长中的,只不过花在电影院里的钱少了。而花在KTV和听粤剧上的钱日益增多。还有相当一部分原因在香港影视业内部。举例来说,暑假港片《我的左眼见到鬼》卖座大热之后,接着出来多部同样题材的鬼片《幽灵人间2》、《枕边空灵》等等。这些影片为了赶时间,免不了制作粗糙,故事编排上没有什么新意,很容易造成观众的厌倦情绪。赶风是香港影视界时不时就要发作一下的痼疾。甚至香港电影界一直引以为自豪的产量也是个中原因:产量高,首先导致投资分散;另外,这么多部电影,市场消化起来也难,港产电影毕竟有语言的限制,不能像美国电影能把市场扩充到全世界。而且这些投资里也有很多带有盲目性,一旦投资收不回,投资人下次出手就难了。人才外流、韩国电影对市场份额的分割也都是不可忽视的因素。

面对困境,香港各电影院反应跟成都等各地推出5元票价一样,他们计划降低票价,除周末外,票价由50元降到25元,但这毕竟是为了救急的一时之举。在吸引观众到电影院的同时,并不能使得收入得到实际性的增长。香港影视业的从业人员召开“振兴香港电影工业会议”,除了从自身出发外,更致力于寻求政府的帮助。香港政府也拟推出311计划:即影公司集资1/3制作成本,政府从电影发展基金之中借出1/3,然后再做担保人,向银行借余下1/3。

在这次交流会上,可以看出,尽管现状让香港影视界人士仍有振兴的自信,在回答人才流失对香港电影造成了什么样的负面影响时,黄百鸣说优秀人才到国外,是香港人的骄傲,他们将来会培养出新人才。技术人员,尤其武术指导输出似乎已经成了香港电影的另一个经济增长点。内地市场也是香港寄予厚望的。有趣的是,当香港影视界的人士力陈内地市场的美好前景时,内地的影视界中人却道出内地市场的严峻程度。中北电视艺术中心主任兼总经理尤小刚直言,在美国,影视作品版权人能拿到收益的60%,而内地的版权人能达到美国人的1/10就不错了。华谊兄弟太合影视投资公司总裁王中军也是同样的态度。

但香港影视界必须面临的一个问题是:内地电影业已经够不景气了,票房低迷的问题自己都没有解决,如何能拉动他们?香港的电影确实有自身优势。香港电影业的操作比较规范,市场发育成熟,尤为突出的是从业人员对市场的敏感和把握。台湾地区电影现在已经成了香港电影一再借鉴的镜子。向华强的公司曾经拍过《赌神》这样的票房神话影片,他对现在年轻一代香港电影工作者的评价是:这些人看不上他们那一辈人,但自己又没有能力解决票房问题,所以试一个死一个。台湾地区电影更甚,他说那些开水龙头洗手一洗10分钟的电影怎么能有市场。尔冬升也认为,香港电影的这一强项可以与内地互补。在他看来,国内电影的文化水平高,但95%以上的观众是把电影当娱乐的。而且只有在市场发展到足够大的地步,各类电影才都能找到自己的容身之所。内地的电影文化分量重,而香港则熟悉包装以及对外推广,这些对内地电影市场的发育是很有好处的。

但香港电影必须解决两个问题,其一是盗版。这个问题的严重程度从代表团的行程安排就可以看出来,他们来的第一天就拜会了新闻出版署。在1998、1999年香港盗版市场非常猖獗,近两年稍有好转。内地把各个卖盗版的小店抄得七七八八,但仍未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具体表现是,盗版盘难买了,但在犄角旮旯的地方仍能找得到。盗版对电影市场的冲击是让50亿元收入化为盗版商10亿元的进账。代表团的希望当然是打击的力度更大,同时在内地展开公民教育,让大家不看盗版。但他们在强调,并发表言辞激烈的宣言时,必须看到一个极为现实的问题。在香港著名的音像商店HMV,一张正版的法国导演让·谷克多《诗人之血》的DVD卖到200港元左右,而盗版只需要不到10元人民币,王家卫《花样年华》的双张DVD特价也近200港元,盗版只要40多元人民币。对比大陆的平均收入,就知道为什么要买盗版了,这决不是打击和教育能解决的问题。相比较之下,如何去降低正版的价格似乎是更需要优先考虑的。《河东狮吼》正版才20元,虽然观众不得不看陶大酱油等一堆广告,但这个价钱在能接受的范围内。但降低价格就意味着更多的工作和沟通。隐瞒票房收入对电影的损伤不亚于盗版,吴思远在北京投建的华星电影城意欲在这方面做个表率。

第二是就政府的政策法规。一次的交流显然不能达到交流团的愿望。内地电影法规和实施过程的确有很多令电影制作方不如意的地方。一是审片时间太长,二是用行政命令代替法规,即使法规本身也有不完善的地方。目前大片制度对香港当地制作的电影也不利,20部的限额显然是个过窄的门口。交流团希望政府能扩大数额的同时,也希望香港电影工作者进入内地工作的门槛降低。即使没有限额的合拍电影,也有诸多问题。吴思远说现在武侠片已经式微,而两地对时装片口味不同,题材也有诸多限制。电影局同时有规定,如果合拍片不通过审查,在全世界范围都不能放映,这样的话就意味着投资血本无归。他呼吁政府能适当放宽限制,调整对合拍片内容的要求。他的建议是,政府能否考虑借鉴分级制度,来改善目前的电建制度。更敏感的一个话题是对违规电影的审查,他说违规者本人无疑要受到惩罚,而不是在政策上全面收缩。交流团的建议有可取之处,但也有很多的着眼点是如何缓解他们目前的困境。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