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科技 > 正文

国际空间大会的商战

2002-11-08 13:57 作者:鲁伊 2002年第44期
与10年前的空间大会相比,这次的会议议题更为多元。实用性和商业化成为绝大多数与会人员的关心所在,而对空间的可持续开发利用也因为人类大规模进军太空的现实性日益增加而成为许多富有远见科学家的共同呼声。在这样一次政治色彩较淡的会议上,多年以前被埋没了的许多计划被重新提出,并被赋予了新的意义,其中就包括了重返月球计划。

2002年10月15日,观众参加在休斯敦乔治.布朗会议中心举办的意大利天文成就展

10月10日到10月19日召开的国际空间大会的全名是World Space Congress。之所以要特别指出这一点,是因为,与它名称相近的“空间大会”实在数量众多。其中的老字号包括在国内一直被译为“国际空间大会”的Congress on Space Research(成立于1958年的空间研究委员会的年会),以及由美国卡纳维拉技术学会委员会(CCTS)举办的“空间大会——Space Congress。有趣的是,后者的“Space Congress”居然是一个注册商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怕空间大会满天飞的缘故。


如果非要从众多的空间大会中分出个高低上下,排定座次,尽管这一次召开于休斯顿的大会仅仅是第二届,它的地位却毫无疑问是最高的。且不说与会者尽是各国顶尖的航空航天专家,并且不乏可以对一个国家未来的太空规划做出决策的领军人物。在世界航空领域雄踞霸主的美国宇航局(NASA)对这一会议不同寻常的积极参与和配合,10年前的华盛顿国际空间大会对这10年间全世界航空航天研究活动的主要方向和格局产生了具决定意义的影响。这第二届大会因为召开于世纪之初,从而更带上“创世纪”色彩,其重要性不言自明。


1992年8月为了纪念哥伦布到达美洲500周年和国际空间年而举行的第一届国际空间大会上,“国际合作”是最主要的议题。这与当时苏联解体冷战结束后美国军事战略上的转变密不可分。一方面,航空竞赛的结束使美国政府和国民无意继续维持原来高踞不下的航天研究预算;另一方面,前苏联“和平号”轨道站等飞行器暴露出的种种问题也促使人们反思单纯为政治目的而进行的航天活动的盲目性。同时,欧洲航天局和日本作为航天业新进,也希望能够通过合作在世界航天研究领域的格局划分中确立自己的地位。在这种形势下,加强国际合作,花更少经费完成更多的研究项目就成了众望所归。


与10年前的空间大会相比,这次的会议议题更为多元。实用性和商业化成为绝大多数与会人员的关心所在,而对空间的可持续开发利用也因为人类大规模进军太空的现实性日益增加而成为许多富有远见科学家的共同呼声。在这样一次政治色彩较淡的会议上,多年以前被埋没了的许多计划被重新提出,并被赋予了新的意义,其中就包括了重返月球计划。

 月亮上的人

曾几何时,天空中没有哪一颗星星的光芒能与距离我们38万公里的那颗直径约35000公里的卫星相媲美。那是辉煌的60年代,阿波罗和以阿姆斯特朗为首的12位登月宇航员成为那时的时代英雄,而月亮也变成不灭的明星。然而,那样的好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在随后的日子里,以阿波罗为代表的月球探测计划不是被怀疑其真伪,便是被当作一次耗资巨大的无用功,月球渐渐远离了公众视线。

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当NASA在本次空间大会上高调提出“重返月球”计划时,许多媒体都将其比作数十年后的一次180度大转弯。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在雅虎网站的一条评论中,一个网名为奥尔德林(阿波罗11号飞船上的一位宇航员)的人写道:“在月亮的问题上,老布什和小布什充分体现了父子之间天然的一致性。”这话自有来历。其实,早在1989年老布什任职期间,就提出过重返月球的主张。1994年1月25日发射升空的克莱门汀号(Clementine)月球探测器也曾掀起了新一轮月球探测热潮。


虽然一直保持相对低调,但缩写为NExT的美国航空航天局探测小组已经在暗中做了多年准备,这些工作的结果终于在这次空间大会上大白于天下:NASA的21世纪太空议程将远远超出国际空间站范畴,他们将在地球和月球之间建立一个综合基地,作为登陆火星和其他太阳系星体的跳板。而回到月球,将成为实现这一议程的第一步。


或许是从以往的登月经历中吸取了教训,NExT的工作人员在宣布自己计划时,反复指出这“有别于父辈时代的太空计划”。他们指出,新的登月计划将更脚踏实地,努力在不须太多经费(目前NexT每年的预算仅为400万美元)的前提下,完成尽可能多的研究,并将国际空间站和月球建成“可持续应用”的空间开发平台。


在NexT之外,休斯顿大学的研究人员也提出了自己关于月球开发的计划。在这一雄心勃勃的计划中,亚力克斯.弗莱德里希和其他科学家设想在月球南极点上建立巨型太阳能电池组。这些使用月球尘提炼物质制成的太阳能电池转化的电能不仅可能解决兴建月球基地、建造月球工厂所需的能源问题,甚至还可以在未来向能源匮乏的地球输送能量。研究人员指出,由于没有大气阻挡,月球所接收到的太阳能超过13000太瓦(terawatt,1太瓦=1万亿瓦特),即使这些太阳能的1/100也足以满足地球的能源需求。而且,目前应用了纳米技术材料的太阳能电池已经可以将太阳能的35%转化为电能。


在这次空间大会上,中国代表的声音并不响亮。然而,当讨论到登月问题时,中国是一个不可回避的名词。2010年是中国官方正式对外公布的向月球发射飞船的时间,最近国家航天局某官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又将这一期限提前到了2007年——早于印度。


从拉格朗日点到火星


国际空间大会为世界各国的航天学家和天文爱好者提供了交流平台如果说本次的国际空间大会存在且仅有一个热点的话,拉格朗日点(Lagrangian point)无疑是最具有竞争力的候选者。那么,什么是拉格朗日点呢?


拉格朗日点是以著名的法国数学家和力学家拉格朗日命名的空间中的一个点,也被称为太空中的天平点。它存在于两个大的天体之间,由于受到两个天体的重力影响,位于这一点上的小型物体可以相对保持平衡,不需要动力推进以抵挡引力作用。在每两个大型的天体之间,比如太阳和木星、地球和月球之间,理论上都存在5个拉格朗日点,利用拉格朗日点的原理,科学家们就有可能制造出不需要能源动力的太空船和空间站。


作为从地球到太空的第一站的地—月L1拉格朗日点位于距地球323110公里的轨道上,NASA的研究人员将在这里建立一个太空基地,完成太空机器人的测试工作,并作为宇航员的训练基地。通过这个中转站,宇航员和机器人可以非常容易地在月球站和地球间往返,为此后进一步的太空探索做好准备。另外,如果一旦出现紧急状况,宇航员也能够迅速返回地球或得到营救。


拉格朗日点也为宇航员登陆火星或是更远的星球提供了可能性。如果飞船依照设计好的拉格朗日点分布轨道的路线飞行,太空飞行的时间将大大缩短,燃料也可以极大节省。


俄罗斯在登陆火星的问题上显得迫不及待,在会议上,俄罗斯火星任务专家高斯科夫对NASA在送人上火星上的犹豫不决深表不满。他认为,将人类送上火星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应当被放在最高优先级上。


峰会的赢家


由于中国代表、巴西代表和少数欧盟官员因为签证或其他原因缺席,由来自16个国家的39个代表参加的10月11日到13日之间举行的空间政策峰会(Space Policy Summit)并没有实现最初意图。此外,原本公认会成为此次峰会最热门话题的空间的军事应用问题,也由于微妙的原因而被从会议议程中取消。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华盛顿分公司副总裁、峰会组织者布莱恩.戴雷说,将军事议题与其他问题分开是一种不错的解决办法,而明年春天将在华盛顿举行的一个空间开发利用中与军事有关问题的专题讨论已经被列入了新的计划。


尽管存在这些不如人意之处,由于有美国、日本、加拿大和欧盟的参与,这次峰会依然达成了某些共识。在措辞颇为含糊的峰会宣言中,依稀可见美国的意志。


据观察家指出,美国卫星技术出口条例的宗旨在峰会宣言中表现得最为明显。宣言表示,各个国家应当努力协调自己的出口政策,向更开放的国际协作转变。“尽管对空间相关技术的出口控制反映出对合理维护国家安全和保证非扩散等方面的考虑,但它们却限制了国际合作,并制约了(空间技术的)商业发展。”此外,与会者普遍认为,当前商业的空间市场对于试图从中牟利的硬件提供者来说,依然过于狭窄。


关于太空数据共享的问题也是此次峰会的主要议题之一。对于许多航天业的新进国家来说,数据的缺乏是一个问题,而某些工业企业也会对特定的数据产生需求。在这种情形下,数据产品,尤其是增值数据产品的买卖,将是航空航天业商业化的一个主要途径。


就这两点而言,在未来的太空商战中,美国将是毫无疑问的最大赢家。


国际空间大会花絮


望远镜之名:在本次国际空间大会上,与会人员被邀请为“下一代太空望远镜”(NGST)命名。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最终选定的名字是“詹姆斯.韦伯太空望远镜”。詹姆斯.韦伯是NASA的第二任负责人,曾经负责过阿波罗登月计划及75次以上的卫星和飞船发射活动,其中包括美国的第一次太阳系行星考察活动。


太空中的“幸存者”:有消息说,在本次国际空间大会上,电视节目“幸存者”的执行制片人马克.伯内特通过关系与俄罗斯人达成了某种协议,将在不久的将来把一个人送上地球轨道。此外,'N Sync乐队的歌手兰斯.巴斯也可能在明年4月乘俄罗斯的Soyuz火箭升空。据说,他为此支付的赞助费高达2000万美元。


太空旅游业:如果你年龄在53岁左右,而又恰好有一大笔钱(比如说,几千万美元),马里兰州的Futron公司可能会为你提供一种新的玩法:去太空旅游。Futron公司的发言人在空间大会上表示,到2021年,他们每年将能够把60名旅客送上地球轨道,从而带来3亿美元的收入。同时,“上天游”——发生升空然后降落的载客飞船——的游客人数将达到每年15000人。


谁适合长途太空旅行:明尼苏达大学的心理学家格洛丽亚.莱昂和挪威贝尔根大学的格洛.桑达尔在会议上发表了自己的研究成果,她们发现,由女性宇航员或是已婚夫妇组成的宇航员队伍最适合做长途太空旅行。研究还表明,女性在队伍中经常会充当知心朋友的角色,对缓解宇航员的心理压力、增加工作效率起着很大的作用。


空间站和脊髓损伤研究:45岁的里克.汉森是一名截瘫患者,他指出,NASA应当将一位患有脊髓损伤的科学家送到国际空间站上进行医学研究。汉森表示,在失重条件下,轮椅将不再是必须的,而将患有脊髓损伤的科学家送往太空不仅能够唤起整个世界对脊髓损伤类疾病研究的重视,还能够加快研究本身的进展。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