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这一支皂罗袍

2002-11-08 10:04 作者:杨不过 2002年第44期
在一帮庸俗不堪的朋友里,我忽然发现了一位卓尔不群的男青年。某一日他轻描淡写地说,哎,你不知道吧,我学过三年昆曲。顿时让我五体投地。然后他开始口若悬河地讲《思凡》,讲《刺虎》、《断桥》。

在一帮庸俗不堪的朋友里,我忽然发现了一位卓尔不群的男青年。某一日他轻描淡写地说,哎,你不知道吧,我学过三年昆曲。顿时让我五体投地。然后他开始口若悬河地讲《思凡》,讲《刺虎》、《断桥》。

曾经在北京虎坊桥的湖广会馆附近住过一阵,有时候穷极无聊或者心血来潮想附庸风雅一把就去那里听听戏。记得一次来了个苏州的班子唱昆曲,于是知道了《思凡》。可惜这些于我简直是牛嚼牡丹,白白浪费了表情和金钱。惟一的印象是,一个小男生的扮相俏丽妩媚,叫我直感叹,活了20多年,第一次真正明白勾魂摄魄几个字。

那时候,我知道的就只有《思凡》这一出,但据说它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昆曲,因为没有通常会有的华丽辞藻和艰深典故,甚至可以说是大胆直白。除了耳熟能详的“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父削去了头发”之外,我完全一无所知。反正故事梗概是,小尼姑春心荡漾,“他把眼儿瞧着咱,咱把眼儿觑着他”,然后不顾清规戒律,“火烧眉毛且顾眼下”。

好玩的是小尼姑的独白:“惟有布袋罗汉笑呵呵,有谁人肯娶我这年老婆婆……”联想到看烦了的“女人三十怎么办”之类话题,不由感慨古今中外妇女姐妹跨越时空心连心,从来都以把自己嫁出去为最大乐事。

经典的《游园惊梦》没机会看到,但看过《牡丹亭》,可以略略想象那股子婉丽妩媚,一唱三叹。从白先勇的文章里知道,《红楼梦》里元妃省亲时点的四出戏:《家宴》、《乞巧》、《仙缘》、《离魂》,原来都是昆曲。曹雪芹写书的乾隆年间,昆曲鼎盛,“由南到北,举国若狂”。而苏州是明清两代的昆曲中心,难怪贾府为了元妃省亲,会专门到姑苏去采买一班唱戏的女孩子。昆曲足足兴盛了两百年,并且始终阳春白雪,不像元杂剧的下里巴人——《赵氏孤儿》、《秋千记》,一听名字就苦哈哈的,杂剧作家们也都是门第卑微、职位不振的文人。凡是有初中文化程度的人可能都忘不了《窦娥冤》里,窦娥临死前忍不住诅天咒地:“地也,你不分好歹何为地?天也,你错勘贤愚枉做天!”还有不断出现的“枉将他气杀也么哥”、“兀的不冻杀人也么哥”,俗是俗得一塌糊涂。而杜丽娘姐姐虽然也苦,还是摆脱不了地主阶级的小情调:“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人立小亭深院,没乱里春情难遣,蓦地里怀人幽怨。则为俺生小婵娟,拣名门一例一例里神仙眷。甚良缘,把青春抛的远。”

我知道《游园惊梦》中的这一支皂罗袍:“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在我这颗日见庸俗粗糙的心里,这已经是美的极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