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生活圆桌 > 正文

流年

2002-11-08 14:51 作者:包包 2002年第43期
那曾是最令人回味的共同场景。我们有许多个空闲的白天和夜晚,在挂满衣服的阳台上,打发我们青春的时光。我们说“毕业后参加每一个人的婚礼,这样至少有八次机会凑成牌局一起打红五”之类的话时,迫不及待的毕业以及迫不及待的别后重逢遥遥无期。我们曾天真地以为,这是铁定不会改变的约见。

A特地挑了国庆黄金周举行婚礼,不过,我还是提早了几天去她的新房一口气送出了六个红包。A的脸上是无法遮掩的委屈和沮丧。在过去的三年内,她马不停蹄天南地北地去参加每一人的婚礼,轮到她了,谁都不来:B刚刚生完小孩还在做月子;C的妹妹与A同一天结婚;D远在法国里昂;E怀了葡萄胎,正在接受化疗;同在杭州的我要在她结婚的前一天因为公事起身飞往欧洲。惟一答应要从厦门赶来的F,最终也放弃了。F的理由:连牌局都凑不成了,来杭州还有什么意思?

其实,沮丧的何止A一人,委托我转送红包的B、C、D、E、F和我自己都清醒地意识到:属于4幢514室的游戏,在最后一个婚礼到来之前,已经宣告结束。除了失去联系的G,每一个人的婚礼,谁不曾想方设法欣然前往,尽可能参加?婚礼真是堂而皇之的借口,让我们能说服自己花时间花金钱花精力地从这头赶到那头。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我们参加婚礼的最大收益不是见证同寝室的女孩终于有人肯冒险娶了去,而是又能聚在一起美美地玩我们的游戏——只有曾经的4幢514才有的需要四副牌的红五。

那曾是最令人回味的共同场景。我们有许多个空闲的白天和夜晚,在挂满衣服的阳台上,打发我们青春的时光。我们说“毕业后参加每一个人的婚礼,这样至少有八次机会凑成牌局一起打红五”之类的话时,迫不及待的毕业以及迫不及待的别后重逢遥遥无期。我们曾天真地以为,这是铁定不会改变的约见。

记得最早有人结婚的时候,一个甚至不是周末的日子,有五个人通过不同的办法在同一天以不同的方式赶到了宁波。四副牌的红五打到了后半夜,连新娘子都跑来争夺四个人的位置,只有B和G在电话里感受不能亲往的失意。此后的婚礼,参加的人渐渐地少了,合情合理的原因渐渐多了。我们被迫聪明地将自己的丈夫或男友培训成替补,继续欣然地前往一个一个城市,在三缺一或四缺二时聊以滥竽充数。

两天前会见了几位大四的同系学弟学妹,结束正题后,无意中说到在寝室里打牌。这种撩人的话题导致我流露出饕餮神情,完全斯文扫地。我神情夸张喜形于色地鼓励他们抓住大学的尾巴多打打牌,这些被就业压迫得透不过气来的年轻人惶恐地看我的眼神就像真的看到了神话中的恶兽。我不能怪他们。他们太年轻,无法了悟:人生有些东西到了一定的年纪就自然而然地离你而去。

就像需要四副牌的红五这种特殊规则只有自己才懂的游戏,在毕业后的第五年,“来不及说再见,已经远离我,一光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