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毒枭与毒道

2002-11-07 17:28 2002年第13期
正在昆明接受中方禁毒培训的缅甸木姐警官温耐,是带领缅甸军警抓获谭晓林的主要成员,因此背景,在他学习的一个月时间被众多媒体采访。面对本刊记者,他问,“你们中国是不是可以发我一个勋章啊?”

被抓获的毒贩右手还死死地攥着“货”不肯放手

即使不在工作的场景里,孙大虹谈论起他个人去年一年最重大的事情,仍然说得是工作,“第一件,终于将谭晓林抓回来了……”大毒枭谭晓林被缅方抓捕并移交中方,已接近过去一年时间,但对云南公安厅副厅长孙大虹而言,仍然有强烈的叙述愿望。对于云南禁毒局相当部分警员而言,对谭晓林的兴趣没有因为过去一年的时间而有太大衰退。禁毒局副处长余兵说他现在还能清楚记得离开缅甸木姐警署的时间以及进入中国国门的时间,其实这两个地点之间也就大约2公里左右,余兵却说,“实在太漫长了”。余兵坐在押运谭晓林那辆丰田越野车的后排,他上车后的第一件事是将自己的防弹衣换给了谭晓林,车上6个警员,也就余兵没有了防弹衣。3月9日,坐在记者面前,余兵说:“我当时的想法是,他(谭晓林)可千万不能死。我们都无所谓。”

正在昆明接受中方禁毒培训的缅甸木姐警官温耐,是带领缅甸军警抓获谭晓林的主要成员,因此背景,在他学习的一个月时间被众多媒体采访。面对本刊记者,他问,“你们中国是不是可以发我一个勋章啊?”

虽然过去了一年,记者联络采访谭晓林却没有想象般容易。采访申请通过了云南省公安厅禁毒局,也通过了公安部禁毒局,但却在主审人王其华那里卡住了。被称为“云南预审第一高手”的王其华,其意见当然会得到各方重视。有意思的是,知情人向记者介绍这位主审人,“从来都是让嫌疑人吃好睡好,然后像上下班一样审讯嫌疑人。没有听说过他用‘突审’,也就是连续多少个小时让嫌疑人不吃不睡进行审讯的办法,也没有听见他搞不定的案子。”比较而言,需要王其华出面审讯的嫌疑人都是重量级的,没有足够的自信,很难出任这个角色。后来记者见着了王其华,他解释说,“要求采访的太多了”。显然他对记者的选择拒绝居多。

对别人近乎“神化”的演绎,王其华说起来十分轻松,“我的办法很简单,不是审讯嫌疑人,而是让他们与我‘合作’,如果他觉得你比他高,自然会老实交待。这样得回的材料最有价值”。后来记者采访到了谭晓林,即使在审讯时也自称自己“聪明”的他,对主审人的能力表示了足够的佩服。

评价谭晓林这个对手,平和镇定、见过大世面的王其华说:“他确实有很多过人之处。”

与王其华一道参与审讯的张润生说他一直在思考谭晓林为什么做这么大了不收手?“我也多次问过谭晓林,他自已说是‘贪’,但我看并不这样。”在审讯中,好赌的谭晓林与主审人谈论过很多赌的话题。谭自述自己曾一次输掉过1000万元,无论张润生当时听到,还是后来记者向谭求证,他叙述的都极自然正常,没有对输钱表现出任何情绪的起伏。“显然,他是一个输得起的人,这是一种性格。”有趣的是,谭晓林说,这1000万的输钱,后来竟是他在“道上”名气响亮最主要的“证据”。

在张润生印象里,那些谭晓林的“传奇”,或多或少都能与“输得起”联在一道。

谭晓林一个手下从四川带回一个女人准备结婚,结果到了德宏,又看上了另外一个女人,在两个女人间弄来弄去,结果谭晓林烦了,要求手下,“你必须从中选择一个,赶早了断”。手下最终选择了德宏女人,而要了断四川的,需要钱,谭没有多说,给了10万元。接着又给了20万元。谭向手下解释说,“用这笔钱做点小生意,不再沾毒了。”这个手下做了一段正常生意,没能力,又跑回来向谭晓林借钱。谭也没有多说什么,把一辆新的丰田车送给了他,说,“你能卖多少都算你的”。车没有卖出去,手下又回来了,要求重新做毒品。结果这一笔毒品刚上手做,就被中国警方抓了,一下让谭掉了700多万元。
张润生问谭,“你不担心他骗了你的钱?”

谭回答说,“不会。”

张润生后来也去提审过谭的这个手下,无论如何,对着谭的照片,他就是说不认识。

这多少可以想象成一个犯罪团伙的义气故事,但王其华却说,“这仅仅是事情的一面。”谭晓林的用人标准,王说,“第一,吸毒的坚决不用;第二,结婚的尽量不用。这后一点,看起来也像谭晓林自己所说,‘有家有口了,要照顾别人’,但实际上是他对这一类人不放心。所以,与一般人相比,谭晓林要复杂的多,算计会深远得多。”对于掉了700万元的毒资,或许谭晓林自己事前也有预感,但仍然放手做了,这多少与他“输得起”的性格相关。

王其华说:“谭晓林前前后后用了100多个手下,在用人方式上他还是有一套的。”谭晓林后来告诉告诉记者:“我的手下基本上自己都有车有房。”

谭晓林究竟在木姐地区毒枭里排第几位?张润生问过谭晓林,谭两次回答不尽一样,“第一次他说排前三名,后来他说排在七八名。”谭对自己做成现在这个状况,有一个解释是“我聪明”。家里有两台“奔三” 电脑可以上网的谭晓林,向记者说,“国内新闻我比较关注经济新闻和毒品报道,国际新闻主要看战争新闻与中缅关系”。

后来王其华同意记者采访谭晓林,但要求“只谈毒品,不谈个人”。(以下是谭晓林的自述)

利润

我没有做海洛因加工厂,也没有打算做。如果算一笔账,就很简单了。你去看过鸦片交易,现在每拽2200块,不算高,最高的时候能够达到5000多元。表面上看,每亩罂粟能赚几千块,是比一般农田赚得多,但就毒品来说,还是最低的。

如果以加工厂来看,大约5拽左右的鸦片可以做一件货(海洛因700克),这需要1万元左右,加上每件货“税钱”1万、3000元的加工费、2000元的化学用品费,整个成本大约在2.5万元左右。而我去拿货,这样的成本,估计行情在3.2万元左右。也就是说,加工厂每件货能够赚7000元,好一些时候能赚到1万块。

我用3.2万元拿到的货,如果贩到广州,价格可以卖到8.5万元左右,我的成本是运输,现在无论自己运输,还是请专门的运输公司,每件货的行情是1万元。这样算下来,每件货我能赚4.3万元,基本上是对半赚。最高的时候,一件货能卖18万,赚10万元。

毒品,从上游到下游,利润是越来越高,风险也是越往下游越高。我的买家利润当然比我更高,他们会不断地向海洛因里掺杂质,掺果栗粉完全分辨不出来,这样一变二抬高了收益。下游的大买家风险更高,一般的行情是:如果买500万元的货,要有1500万的资金量才担得起掉货风险与库存压力。

交易

一般情况下,生意都是在缅甸这边谈好的。谈生意时,除了卖方买方,还要有中间人,除非双方生意做得非常非常熟悉了才会自己谈。要中间人,理由很简单,出了问题,比如掉了货,或者赖货,中间人要负责把钱追回来交给受损失的一方。中间人由当地有身份的人担当,当然也会给他钱。

交易谈判也很简单,买家会提出自己的要求,比如是运到欧洲或美国的货,买家就会要求高纯度;而南下南亚或者北上俄国一带的货,则要劲大。多掺一些化学品,“劲”就大。除了货品的要求,什么时间交货也是重点。一般是这些谈定了,我们才会开始去找货定货。

前几年基本上是买家谈完生意,一次性先把钱付清,后来竞争比较激烈了,变成先付一部分定金,货到买家手上8小时后再付余款。如果在8小时内出了问题,责任在卖方,买方不会付款。付款方式一般是通过地下钱庄,转泰国或者转缅甸,然后再到我们手上。地下钱庄好像还没有出过什么问题,最快一天时间钱就到账了。

如果买家要货的量太大,手里的资金一时又周转不过来,也可能找人“拼”货,就是合作做一笔。有时也与买家“拼”货,也就是说,这样买家也会省钱。过去泰国的专门运输公司很多,现在我们这里也出现了专门的运输公司,每件货1万元,送不到他负责赔。后来我的很多货就交给了这些运输公司做。运输公司最划算,不出本钱,因为很难抓也不用抵命,但要做,除了有非常大的实力,还要有特别好的信誉。

风险

买家做到很大的,有一个叫庄楚城(本刊曾有报道,被判死刑),我们都叫他庄楚,他后来改行去做冰毒了。在这之前他做海洛因曾垄断了东南亚60%的市场。他来要货,大家都很抬着他。在这条道上,能够做大,关键因素一是能够找着有足够实力的买家,另外就是上下家的信誉,如果下家有实力又能够讲信誉,很快就能发起来。但是,无论卖的,还是买的,现在赖货的特别多,大约占到了70%都收不到钱,这就是风险。

赖了货,并不是就算赚了,同样有麻烦,被赖了货的一般都会找人来砍赖货的,纠纷非常多。一个叫马军的,做得很大,移民去了新西兰。有一次日本人要货,他按日本人指定的地点送到一个海滩,但可能后来起浪涨潮,将他的货冲走了。日本方面因为没有收到货,要他退款,他坚持送到了,不退,结果日本人雇了杀手,到处找他,后来在广州找到了他,动了手。杀手做完后,自己也当场自杀了。还有左家兄弟,曾经也是很大,后来老大被美国抓了,老二被人砍了……一个家族几乎不存在了。

做这一行,被杀手追杀绑架或者被抓,是太平常的事情了。

我也曾经计划洗手,移民新加坡,但手下兄弟都劝说,你是这里的老大,不能走!结果耽搁下来。我失败的关键是眼浅,胆大不怕。现在想想,就是移民去了新加坡,又能怎么样?做了这一行,跑到哪里也洗不干净,结局都一样,惨!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