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存档 > 正文

等待民间的黄金自由时代

2002-11-07 13:47 作者:金焱
陈宝山爱好文学,但是他浪漫的一面总是少为人知。作为推进黄金体制改革的官员,他更多的生活都与货币、与黄金市场联系在一起。他笑称自己是个“谱写货币人生”的人。

我国是世界第三大黄金消费国

作为黄金管理体制改革的重要标志,上海交易所至今未正式开张。中国人民银行货币金银局助理巡视员陈宝山3月在香港参加香港国际珠宝展时指出,上海黄金交易所正式开业目前尚无确切的时间表。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华如兴教授说,黄金一直是在绝对的计划经济控制下,而到现在为止,国家还没有完全放开的东西已经不多了。正因为如此,封闭半个世纪之久的中国黄金市场的真正开放,也就变得不那么容易了

陈宝山爱好文学,但是他浪漫的一面总是少为人知。作为推进黄金体制改革的官员,他更多的生活都与货币、与黄金市场联系在一起。他笑称自己是个“谱写货币人生”的人。

在陈宝山的“货币人生”中,上海黄金交易所是一个重要的符号。陈宝山说,2001年11月28日上海黄金交易所模拟运行,这是中国人民银行继黄金收售实行周报价制、取消黄金制品零售许可证管理制度后,在黄金管理体制改革方面又向前迈出的实质性的一步。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华如兴这样描述上海交易所内的交易:“大户对大户。”这里的大户一方面是原始黄金的生产商,他们只有出卖出权而没有买进权;另一方面是利用黄金为原料加工生产产品的使用商,他们只有买进权,而没有卖出权。交易所的真正庄家则是代表国家调控的有相应黄金储备的官方机构。

有专家认为,上海黄金交易所现在还是个替代品,替代原有的人民银行统购专营体制。而其搭建的交易平台,也是为解决黄金产供需之间的衔接而提供的实物交易平台。结果,本来应该场外交易的品种,却拿到了场内;而应该在场内交易的品种,目前还没有发育起来。这显然与国际成熟市场的模式相悖。

在业内人士看来,上海交易所的现状是由技术原因和政策原因共同决定的。陈宝山说,我国的黄金管理体制改革是涉及国家、社会以至国际的问题,政府做出一个决定需要时间,也需要有一个过程,比如例行各种程序,制定相关的法律规则等,目前我们的黄金市场建设还处在“政策准备阶段”。

这些“大户”们是108家国家批准的会员单位。站在积极的立场上看,这些会员单位的非完全市场化的交易方式在原来也是不可想象的。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国家对黄金实行的是“统收专营”,民间自由买卖被严令禁止。1982年,国家对金饰品开了一条小缝:消费者不能买卖黄金,但可从商店买金饰品,卖则只能交给人民银行。《中国黄金报》社(北京黄金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社长张炳南说,过去黄金的市场链条是从中间断掉的,供与求双方不需要见面,而现在改革所要建立的,就是一个要到市场见面的“大黄金格局”。

张炳南所说的大黄金格局包括了从勘探、生产、冶炼到销售的各个环节。而串连起这些环节的关键,华如兴说要靠黄金价格的传导机制。

国际黄金价格的波动在过去一向与中国的“稳定”形成鲜明的对比。张炳南记得,国际市场黄金的价格从上个世纪的80年代初到现在,最高价在每盎司800美元左右,最低价维持在250美元左右。1992年中国的矿山企业把黄金交售给人民银行1克是48元,当时市场首饰金的价格1克金130元,而国际价格折算成人民币是100元左右,这样的价差直接导致黄金走私。华如兴说,黄金走私的严重程度没有确切统计,但是只要稍做比较就会得出这样的结论:我国黄金的官方进口量其实不多,但是我国黄金首饰的销量却很大。
走私只是显露出的弊端之一。辽宁省的温荣源曾经有一个150吨的金矿,而这只是他开过的诸多矿种中的一个,他说他还开过玉矿、硫化矿、硼矿、磷矿等,但是他的金矿开的时间不长就关掉了——“金矿是由国家来调控的,所以利润率非常低,赚钱的空间不大”。

赚钱的狭小空间在某种程度上带来了国有黄金生产企业的“瞒报”。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副教授朱宝宪说,由于国家垄断,很多企业瞒报产量,瞒报的部分争取以市场价的方式销售。

走私与瞒报促成了我国黄金价格与国际价格在1993年的一次性接轨:国内金价从每克48元直接调整为96元。这个价格定下来后,中国黄金价格的变动就开始频繁起来,“一年或几个月就要变动一次”。到了去年,中国人民银行开始启动周报价制度——每周公布按人民币美元汇率折算的黄金收配价格,国内金价逐步与国际金价接轨。虽然黄金还是由中央银行控制统售统购,未达到像股票价格一样随时起伏,但是陈宝山说,它拉开了建立“黄金市场价格机制”的序幕,同时为黄金产品实现市场化奠定了基础。

不过正如新成立的上海黄金交易所还处在事实上的停滞状态一样,现在央行公布的每周黄金报价也还没能真正发挥其作用。朱宝宪说,黄金报价的现状使投资者不太愿意进来,这需要靠制度的制订来平衡。

在去香港前,陈宝山说他曾做过一次市场调查。他到琳琅满目的珠宝饰品大厅问职员,“黄金市场改革对销售有什么影响?”职员回答“没什么影响”让他吃惊。陈宝山说,如此回答,一是上面有关黄金改革的精神可能尚未传导到下面,职员对此一无所知;二是下面的人或者是大面积的人根本不关心此事,对此缺少起码的反映。

在陈宝山的设想中,中国黄金市场管理体制改革将分三阶段进行,目前第一阶段即研究制定改革政策阶段进展良好,不过仍未到达第二阶段。第二阶段首先是上海黄金交易所正式运行,之后可对市场有初步的开放——交易方式从现货交易开始,逐步增加期货等多种方式。并根据国内市场发展的需要,允许商业银行对居民个人开展黄金投资产品的零售业务,增加投资产品。而第三阶段便会全面开放市场,逐步取消黄金进出口的限制。

华如兴说,我国目前黄金的生产比需求要少得多。我国作为世界第三大黄金消费国和第四大黄金生产国,在黄金供求方面存在较大缺口。随着居民黄金消费量的迅速增长,这一缺口还将进一步扩大。2001年底世界黄金协会发表的《全球黄金零售投资及个人黄金贮存投资回顾》研究报告更印证了这一点,该报告指出,亚洲区,包括日本、印度、越南及中国等国家和地区,黄金投资的需求增长强劲,居全球之冠。

上海交易所传达出的一个信息是,民间的黄金自由时代还要待以时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张炳南说,上海交易所暂时不吸纳个人投资,而人们拥有的黄金也还不是一种投资品——“买到的金条多半是首饰价格的金条,不是‘裸’金——投资性的金条,不具备投资性”。而只有当每一个公民都可以在商业银行开设黄金账户,允许黄金作为投资品任意买卖,中国黄金体制的改革才会向前跨出重要的一步。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