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音乐 > 正文

“我其实在扮演老狼”

2002-11-05 13:50 作者:王晓峰 2002年第15期
距离他上一张专辑《恋恋风尘》出版有7年时间,新专辑《虎口脱险》正在录制中,但这一切和老狼似乎无关。他依然悠闲懒散,他说他是过着五十步笑百步的生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老狼

老狼是一个很奇特的现象,他没有生就一副好嗓子和一个俊模样;但他很幸运,当他与校园民谣联系在一起后,就成了校园民谣的代言人。高晓松也是这样,当他和老狼结合在一起后,两人就产生了唇齿相依的默契。没有高晓松的老狼只能叫王阳,没有老狼的高晓松和李晓松、赵晓松没什么两样。老狼没有给第二个人做校园民谣歌手的机会,他说:“《同桌的你》把很多校园民谣掩埋了,被我一个人害了。”

距离他上一张专辑《恋恋风尘》出版有7年时间,新专辑《虎口脱险》正在录制中,但这一切和老狼似乎无关。他依然悠闲懒散,他说他是过着五十步笑百步的生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采访老狼,自然会谈到校园民谣,但眼前这位校园民谣的最大受益者似乎不太愿意谈论这个话题,“我碰巧认识了高晓松,其实我跟校园民谣没有什么关系,应该是金立、高晓松和郁冬他们出来,但我成了校园民谣的偶像。一首歌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听众会把唱歌的人想象得很完美,其实我不是这个人,我不过在扮演老狼而已。我要是表现真实了,估计就没这么多人喜欢我了。”好像校园民谣的帽子是强加在老狼的头上,一开始他觉得好玩,后来觉得不太合适,但再想摘掉时候,发现已经晚了。索性,老狼就戴着这顶帽子招摇过市。所以,现实中的老狼跟人们想象中的老狼完全是两回事。“其实过明星生活是挺分裂的,在观众中是一个人,在生活中又是一个人,人都是有表演天赋的。朴树和许巍他们的音乐和人生比较接近,我不是,因为我没那么多痛苦。”

生活中的老狼更希望自己是个自由自在的人。大凡做了明星的人都会向往过普通人的生活,但你要是真让他做普通人,他未必愿意,所以明星们都爱把过普通人生活当成奢侈品。一方面,老狼说:“唱歌这个职业太好了,挣钱多,不用上班,这对很多人来说就是梦想。”另一方面,老狼又说,“我想摆脱这种状态。”他想过到一个环境恶劣的地方做义工,但也仅仅想想而已;他喜欢和一些素不相识的人打交道,他喜欢周围的人认出他也不把他当回事儿的那种状态;他喜欢和朋友们一起去酒吧里唱歌,唱他喜欢的英文歌,而不想听到有人冲他喊“唱《同桌的你》”。但是老狼说:“我的人生目的特模糊,我还没想好以后不唱歌了,自己做什么。”

那么,老狼还校园民谣么?很显然,不论是唱片公司、老狼还是高晓松,似乎都不愿把新专辑和校园民谣扯得太近,毕竟过去了这么多年,“校园民谣”是不是也被人们丢在风里呢?但从专辑的几个制作人来看,基本都是当年校园民谣的主力——黄晓茂、高晓松和郁冬。虽然唱片公司负责人一再强调这张专辑风花雪月的东西少了,多了一些人文的东西,但只要有这几个人在,就别想摘掉校园民谣的帽子。高晓松说:“我的创作有了变化,但没有放在他的专辑里,我这次给他写的两首歌《歌》和《给M》核心的东西和以前没多大不一样。”另一位制作人郁冬认为:“校园民谣在任何时代都是应该存在的东西,我认为没有必要回避。校园民谣会永远戴在老狼的头上去不掉,校园民谣树立的人文精神还是存在。我给他写的两首歌《100%女孩》和《虎口脱险》都比较浪漫,浪漫和风花雪月是两回事。”

如果说新专辑和当初的《恋恋风尘》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当初的纯情没有了。

老狼对新专辑到底会做成什么样子倒是一副无所谓样子:“我自己缺乏创作能力,什么歌好听就唱什么,没想过通过这张专辑表达一种什么态度。这张唱片反映的都是些小情感,特小资,这和我的生活状态有关。我现在是明星了,所以比较懒散,感动的方式和其他人不太一样,里面没有太深刻的东西,我只是把我多愁善感的一面表现出来就行了。一首歌是否能代表我的生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把歌唱好。”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