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捕捉爱欲的趣味

2002-11-05 11:18 作者:小于 2002年第15期
但王小波并不因此忽略了爱情,在《黄金时代》中,陈清扬和王二之所以从被审查中解脱出来,正因为陈清扬说出了情欲背后的爱情。 ■

《2010》像一场烟火表演,各种想象和词语喷薄而出。王小波在写作时一定处在一种狂欢状态,奇异怪诞景象一丛丛地从他脑子里冒出来,他写的每一句话几乎都带了嘲讽或自嘲的态度。马路上跑着母猪一样的公共汽车、全国现场直播的受刑过程等这样天马行空的想象和无厘头情节让人想起《大话西游》。尤其能把两者联系起来的是王小波对爱情的态度。倒不是说王小波小说里的主人公王二也说过“我希望是一万年”这样的话,而是对他爱情不解构的态度,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对男女关系不解构的态度。

王小波对此非常沉迷。有人总结过金庸先生最中意的女子想象,必定是皮肤雪白吹弹得破,而且善解人意的冰雪聪明。在王小波小说里,关于女人的想象则都有一对符合各位王二审美观的乳房。王二的乳房审美强调的是“粉雕玉琢似的丰腴”,对它的浪漫描写甚至是“像一对白鸽子”。在王小波小说中,乳房不仅是王二男性视觉中对女性的视点,也是对男性生活中的自由、快乐原则的强调。有时候王小波有用生理特征分开他喜欢和不喜欢女性的嫌疑,凡是他不喜欢的女性的乳房不会用丰满两个字,而是说像南瓜,或者干脆下垂。

这些美丽的女性无不能激起王二们的浮想联翩和快乐欲念。王二们和她们的关系里搀杂了痛苦和现时的极乐。他在小说中不去超越性爱,而是极力寻找其中的趣味。这种趣味在他那里混杂了虐待和受虐的快感。王二们一般都有着超出常人的性能力和性器尺寸,那些女人们也禁不住都被他的吊儿郎当和性能力征服。但女人们除了有美丽的乳房和肚脐外,还有个爱好,就是一副随时要给王二一个嘴巴的样子。在《2010》中,王二前妻负责看管王二,两人的关系带有很明显的统治与被统治关系,而这种关系似乎给他们的性带来异常的快乐。也可以解释王二是用性来颠覆这种关系,就像《东宫西宫》里警察和同性恋者一样。虐待和快感是王小波作品里结合的最紧密的一对儿,还是在《2010》中,王二被当众施以鞭刑,王小波把王二的各种感受写得极其华丽,像咏叹调中的华彩部分。

王二们和女人们的每一次性事都写得非常快乐,几乎是单纯的快乐。在王小波之前,还没有什么人这么专注于写性而不去背负太多文化东西。王小波刚写小说时,他的作品还没有出版的条件,他也没有这样的打算,所以就由着自己的要求写。可以猜测着说,王小波对性的描写在很大程度是跟他自己的幻想有关系。上个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人们读他的小说,不禁为小说中肆无忌惮的性爱描写感到吃惊。在《红拂夜奔》中,红拂被吊起来时奇异的性爱超出了当时人们的阅读经验。让读者觉得变态也好,让读者迷醉也好,它确实对后来的部分写作产生了影响。王小波在文学界的地位没有喜爱他的读者想象得那么高,跟这个也有关系。

但王小波并不因此忽略了爱情,在《黄金时代》中,陈清扬和王二之所以从被审查中解脱出来,正因为陈清扬说出了情欲背后的爱情。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